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扬眉淡笑 朝堂廷堂沙场
    御史大夫张汤感觉到胸中有一团怒火在燃烧。看着元召那毫不在乎的态度,他越发觉得可疑,自己得意门生的死,一定就是这家伙从中做了手脚。

    见皇帝的脸色缓和下来,似乎是已经认可了元召所说的话。张汤再一次忍不住跳了出来。

    “陛下!切勿轻信啊!陛下可不要忘了,上次朝会上廷尉有证据直指元召,他与诸侯王勾结之事……。”

    “张汤,一个神经病人的话,也能相信吗?陛下,想想廷尉府竟然由一个这样的人掌管,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呀!当初是谁推荐保举的此人?臣请陛下下旨,让这个人出来自己说说,究竟是如何的欺瞒陛下、包藏祸心!”

    元召反唇相讥毫不客气,他才不鸟张汤这厮呢!从自己刚到长安就与他结了仇,反正是不可能和解了。那么就各凭手段,分个高下好了。

    张汤气为之结。谁举荐的杜周那还用说吗?满朝大臣都知道杜周是他的得意门生,他升任御史大夫之后,在皇帝面前尽了最大的努力,才让杜周接替了大汉廷尉的职位。元召把这个点出来,是与他正式开战了呀!

    “元召,你休得血口喷人!谁说杜周廷尉有神经病了……哦,神经病又是什么病?胡乱杜撰!”

    “呵呵!御史大夫大人原来也有不知道的事?神经病就是疯魔症,发作时轻者行为颠倒,不知所为。重者就是如同杜廷尉这样,全身血脉倒流,从七窍而出狂躁而亡啊!”

    皇帝一语不发坐在上面,看着他们两人在争辩,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臣们就更没有人说话了,一片噤若寒蝉。

    在皇帝御座旁边的左侧下位置,是近臣常侍们所在的地方,包括东方朔、严助、李延年这些人都待在这儿,可以随时听候皇帝的召唤。他们这些人此刻脸上的表情,亦是非常精彩!

    而在离得皇帝龙椅再近一些的位置上,十八岁的大汉太子刘琚正站在那里,虽然规规矩矩的没有一点儿表情,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角眉梢有压抑不住的跳跃之色。

    “元哥儿真是太给力了!看来这几天自己的担心皆是多余了。今天幸亏跟着来上朝,否则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场面呢!”

    心中暗自雀跃的太子,却并没有发现,皇帝那敏锐的目光早已从他的脸上掠过,好似已经看透了他深藏的心思。

    “你们,你们这些大臣,有没有什么想说的?”皇帝伸出手,左右胡乱指了指问道。

    并没有人立即站出来说什么。那些平日里与张汤、杜周关系非浅的官员,虽然很想声援他们,这会儿竟然觉得无话可说。片刻之后,终于有人走了出来。

    “陛下,老臣虽然身体不好,但眼神不差。臣以性命担保,元召与廷尉之死,没有丝毫的干系!”

    汲黯既没有去看元召,也没有去看皇帝,从他嘴里吐出的一字一句,如钢似铁。

    随着他开口之后,太中大夫郑当时、大农令石宽、太史令司马迁、中大夫司马相如、司隶校尉终军……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来为元召作证。

    眼看到一大半的朝臣都表达了对元召的支持,张汤脸色开始变得发青,他看到今天早已经约好了要对元召发起攻击的那些人低垂着头,各自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支持自己的意思,不由得咬了咬牙,气咻咻地哼了一声。都是一些见风使舵的家伙啊!与之为伍,难成大事。

    皇帝继续不动声色,目光越过群臣,又对在一边俯首待命的几个太医院人士招了招手。

    “还有你们,廷尉到底是何种死因,可曾弄明白啦?”

    那几个太医院的医官,伸长脖子已经听了半天了,心中的惶恐就不必提了。谁能想到会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呢!听到皇帝发问,不敢怠慢,连忙走过来,躬身对答。

    “启奏皇帝陛下,经过我们的认真查看,发现廷尉大人的死因十分罕见。死的如此急促,而且七窍流血如涌,应该是内脏或者头部大动脉忽然崩裂而造成的。根据医书记载……。”

    “好了!朕想听到的不是这些,现在谁有功夫听你们吊书袋啊!你们就直说好了,廷尉杜周是不是暴病而亡?”

    皇帝直接粗暴地打断了医官们的谨慎对答。在看到太子的表现后,他心中已经做了决定,这件事到此为止,现在想要的只是一个明确的结论而已。

    “是是是……陛下,廷尉的病症虽然罕见,但确实如诸位大臣们所看到的那样,是暴病发作而亡!这一点无需怀疑。我等虽然才疏学浅,但元侯医术深厚,他做出的判断,必定是准确无误的。”

    医官们一边心中忐忑的说着自己的论断,一边偷偷瞥了年轻侯爷所站的方向一眼。早已经是十分佩服。他们几个商议推测了这半天,才得出一个精神错乱、气血逆流的死因。而元侯那会儿就一言而断了,其医术修为之精湛,可谓通神!

    如果让这几个只会救人的太医院医官,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手段可以利用医术巧妙杀人的话,那他们不知道对眼前的这位侯爷应该佩服呢?还是害怕?幸好,他们并不知道。

    “既然如此,廷尉死因……基本就可以做结论了。丞相,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办吧。务必要做的稳妥,对于外界要交代的准确明白,不要惹起什么非议,免得节外生枝。”

    丞相公孙弘暗自咧了咧嘴,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差事,皇帝往他的头上扣习惯了,随手又来。他无可奈何地点头允诺,即便是满心的不情愿,但也必须要认真的去做。

    “陛下!廷尉的死……就算是这样,暂且不论。可是廷尉府先前查明的元召与诸侯王勾结一事……。”

    “哦,御史大夫稍安勿躁!这件事……朕看这样吧,既然廷尉突然身死,这么事关重大的事,廷尉府暂时没有主官,想要再继续查下去,必定力有不逮。可在大臣们中间选一个精明能干的接手此事,去彻底的弄明白吧!列位爱卿,你们谁愿意担此重任呢?”

    事关诸侯王,这可不是一个好差事啊!很多大臣都把脖子缩了缩,唯恐皇帝点名到自己头上。

    “臣愿请旨,去彻查此事!一定弄个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

    一片安静当中,有一人排众而出,主动请缨,气宇轩昂,声音洪亮。非是旁人,正是司隶校尉终军也!

    太子刘琚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一下子落到了肚子里。他从来就不相信对元召的那些诬蔑之词。要说元召有些护短,有时候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这些他深深地了解。但要说他有什么不臣之心或者是图谋不轨为自己谋利,那么不管有什么样的证据,在太子心中,皆是诬告!他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

    皇帝点了点头,当场恩准。对于终军的办事能力,他还是非常信任的。更何况,司隶校尉本来就有纠察百官的职责,由他接手,必定很快就会拿出结果,公示天下。

    终军接旨领命,立即起身而去。他并没有看元召一眼。有些情谊默契于心,根本就无需多言。心头所念,只是一句。

    “我能为你做的不多,莫让你的名声沾染一点污渍,前程无碍,也不过是略尽微薄之力尔。”

    见这件事皇帝已经定下结论,郎中令李广马上命令羽林军侍卫们把廷尉杜周的尸体抬走。该怎么处理后事,自然有专门的机构去办理,无需他们操心。

    御史大夫张汤一屁股坐回座位上,心情低落,面如死灰。简直就是出师不利呀!谁能想到杜周忽然就出了意外呢。这不仅打乱了原先的计划,还白白的赔上了他的性命。

    张汤本来早晨就没吃上饭,胸中怨气发作,感觉到头晕眼花,他连忙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自己手头上准备的大事还没开始呢!元召小儿,你且等着瞧!

    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发作,早已经有人厉声断喝,开始发难了。

    “元召,你这厮是什么身份?竟然痴心妄想,想要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我堂堂大汉长公主,岂能如此受外臣作践!陛下,老臣恳请收回成命,取消长公主的婚事,另行择青年才俊嫁之,方不负高祖皇帝立下的规矩啊!”

    大宗正刘轩终于跳了出来。手执笏板,对元召怒目而视。刚才的一番纷扰,他并没有参与,只是在那里闭目养神。即便是发生了廷尉当场暴毙这么重大的事,也没有扰乱他的心神半分。

    其实,廷尉府部分人针对元召所做的筹划,他也略知道一些底细。这当然是归功于他的孙子刘兴那帮人所做的好事。不过他对于这样的行径很是不屑,因此,只观其成败并不染指。

    祖宗定下的规矩大于天,即便是天子也不能违背。打击元召,有这么好的利器不用,更待何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