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由来赌局 从容暗藏玄机
    所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高祖皇帝刘邦这条祖龙,他衍生了可不止九个儿子。

    既然是自称为龙的男人,繁殖能力那是相当的强啊!早期的龙子龙孙就不用说了,即便是他到了晚年,未央宫中的美人们,还是仍旧为他生下了几个小皇子。

    已经成年的皇子们,早已经被分封到各地,裂土为诸侯王。可是其中几个小的,就生不逢时,还没等他们长大呢,他们的龙爸爸汉高祖,就归天了。

    这几个最小的龙崽子中,就包括现在的大宗正刘轩。等到高祖皇帝死后,朝堂风云变幻,未央宫腥风血雨,在那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吕太后把持国政下,身为汉高祖幼子的刘轩就这样与封王的机会擦肩而过,而且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再有了。

    这本来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然而谁知道世间事祸福相倚,偏偏如此。刘轩在以后的岁月里,反而比所有的那些诸侯王们都更过的舒坦。

    这种舒坦,不是说他的荣华富贵。但凡是皇室子弟,生下来就是富贵命,这是跑不了的。高祖少子刘轩,正因为没有封王,躲过了后面未央宫与诸侯王之间的龙争虎斗,不像那些显赫的王族一样,被抄家灭门死无葬身之地。他反而能平平稳稳的得享富贵至今,成为硕果仅存的皇室中德高望重之人。

    正像很多时代中的某些现象一样,这样地位尊崇的人物,并不是他本身有多么厉害,而是那些同时代的牛逼人物都死翘翘了,活的年纪久的就自然成了最牛逼的。

    长久以来,从来没有人敢反驳一句他的批评和指责。就算是皇帝和太后,不管心里愿不愿意,在表面上对待他的意见,也要恭恭敬敬的。唯吾独尊,颐指气使,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活到今天,竟然会有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公然在含元殿上,当着皇帝和所有文武大臣的面,出言辱骂。这、这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家伙当时就须眉皆炸,把手中的笏板敲得啪啪响,一撩袍袖,做势就要往元召的头顶砸去。

    “混账小子!如此无礼,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含元殿上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许多大臣、侍卫心中感觉今天真的是开了眼了啊,这刺激一个连着一个。平日里高冠博带威严无比的大宗正也要出手打人了,这样的大朝会,简直玩儿的就是心跳哇!

    “大宗正息怒啊!这……唉!陛下,您看……?”

    别人离得远,再说也不便出手阻拦。丞相公孙弘可是躲不过去,他和张汤就坐在元召的左右两边,张汤是不用指望的,没看到他的脸上就快乐出花儿来了吗!公孙弘只得连忙站起身来,一边挡在刘轩和元召中间,一边抬头焦急的向皇帝求助。

    公孙弘心里就别提多么懊恼了。这都是些什么烂事儿啊!大臣们之间接连上演全武行,你说你刘轩这老胳膊老腿儿的,气性还这么大,万一去打元召,再和刚才廷尉杜周一样,打人把自己打挂了咋办?那就越来越乱套了。

    在众臣们的目光中,皇帝刘彻揉了揉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元召这小子就是故意的想在含元殿上把事情闹大,他这个皇帝要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

    “大胆元召!大宗正乃是宗室老臣,朕的皇叔祖。岂容你言语如此侮辱?就凭着这般言辞不逊之罪,朕罚你俸禄一年,以儆效尤!你可心服?”

    元召暗自撇了撇嘴,罚俸禄一年?小意思!虽然知道皇帝已经是在暗中回护他,却并不领情。他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都不好好维护,任凭被身为臣子的在这里胡乱议论。那好,你既然态度暧昧,那就别怪我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

    既然与素汐公主已经定下盟约,那便任何人也指责不得。元召,就是这样护短的人!想要利用这件事来进行权力博弈,管你是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苍天为难,那便去逆苍天!

    “陛下无论做出怎样的责罚,微臣都心甘情愿地领受。只是有一样,微臣今天就在这儿当着所有人的面再重申一遍。也免得某些老顽固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群臣继续目瞪口呆中。却见这位年轻侯爷收起笑容,以非常认真的态度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然后用冷冷的眼神盯住对面想要愤怒咆哮的大宗正。

    “即便陛下今日之后会治罪于微臣,我还是要说!天地之法不足畏,祖宗之法亦可违!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大汉朝要想开创一个前人未曾有过的局面,就必须要破除一切陋习陈规。陛下,自古敢于突破,敢于创新者,才是王者气象!想想我朝从立国至今,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无不是突破前人所立下的规矩而取得的,这些事历历在目,难道诸人视若不见吗?……至于利安公主与微臣的事,我觉得这是臣的私事,与国家大义扯不上任何关系。哦,如果有谁不服气或者是看不惯,大可以与臣定下决战之约,刀剑相搏一绝生死!大宗正,你和你背后的那些人,敢吗?”

    “好!元……!”

    一片鸦雀无声中,有一人情不自禁的就为元召鼓掌叫好起来。皇帝冷冷的哼了一声,太子刘琚连忙收住了话头,才没有把想为“元哥儿”加油的话喊出来。重新垂下头时,他心中已经激动的厉害。下定决心,一会儿回到后宫以后,一定把元召所说的这番话一字不漏的带给阿姐,让她知道,她的终身托付之人没有看错,这是怎样的伟丈夫!

    “好啊!元召小儿,你简直是太狂妄了。皇帝陛下,列位大臣,可都听到啦?如此不敬天地不畏祖宗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站在朝堂之上与闻国家大事呢!陛下,老臣现在担心的已经不仅仅是长公主下嫁会引起的非议,而且更严重的是,如果陛下重用此人,将会祸乱朝堂,遗患无穷啊……!”

    刘轩精神大振,他自动略过了元召的后面两句话。开玩笑,谁去和他逞个人之勇拼刀子决胜负?脑子有毛病才会那样去做呢。不敬天地不畏祖宗,这本身就是为世间所不容的大罪过,这小子既然自己作死,那就别怨别人抓住这一点不放了。

    元召的态度果然在很多人的心中引起了不满。就连刘彻,这位一向敢于创新的皇帝,也在心里微微的叹息。元召这家伙勇则勇矣,却有时候不懂得讲策略啊!有些事去悄悄的做,可能不会引起什么大的反弹。可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是给对手创造打击的机会呀。

    要不要自己出手帮他度过今天的难关呢?皇帝眼光闪动,扫视了群臣一遍,在心底暗自斟酌。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呢,元召已经针锋相对的回应了刘轩的攻击。

    “呵呵!大宗正既然如此懂得天地大道,那我只问你一句,天地四时春秋交替,你可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吗?”

    刘轩那也是皇室子弟出身,自小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更加上年老成精,岂能被一个年轻人所难倒。听到元召的问话,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然后仰天冷笑。

    “哈哈!真是可笑,竟然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一看你就是不学无术之辈。四季冷暖,日夜交替,春花夏果,秋收冬藏……这些天地间的道理,正如人伦大道一样,半点违逆不得!唉!这也怪不得你,你本来就是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想必从来没有长辈对你讲过这些道理吧?哼!既然如此,就别在这儿故弄玄虚自不量力了。”

    “浅薄!真是太浅薄了!看你说的这几句话,就可想而知,我刚才说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一点儿都没冤枉你呀!”

    “你……!元召小儿,信口雌黄!我怎么就浅薄了?今天你要是不讲出个道理来,我与你不死不休!”

    “切!老匹夫,你以为倚老卖老别人就会怕你吗?你那点浅薄的认知,在这自然万物的奥秘面前,简直就是萤火对皓月,狂犬哮太阳……大道理就不和你讲了,讲了你也听不懂。你只知道春花夏果,却并不知道满树的瓜果在冬春也可以成熟。你只知道秋收冬藏,却并不懂得盈虚亏满的道理……。”

    “且住!哈哈,大家这次可听清楚了?这个人、这个狂妄的小子,刚才说的什么?冬天和春天也能长出满树瓜果?这不是胡说八道还是什么!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绝不可能的事,这顽劣之徒,竟然信口开河张嘴就来……哎吆,如果让这样的人站在朝堂上,和诸位同殿称臣,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啊!”

    听到元召骂他老匹夫,越来越离谱,说出的话更是漏洞百出,刘轩不怒反笑,心中杀机顿起的同时,脸上的鄙视之意简直就快要淌含元殿一地!

    呆呆看着两人唇枪舌剑半天的皇帝和所有大臣们,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起把目光投向元召的身上,这次一致认定:嗯,大宗正说的不错,元召确实在胡说八道!

    “呵呵!你觉得不可能就不可能吗?那……我们来赌一次吧?看看谁的命大!”

    元召抬起头,笑容淡泊,话里含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