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心昭日月 赢得华夏长安
    元召并没有染指赢来的钱财,虽然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在他的眼中,这些身外之物轻若鸿毛。跟他阐述的那些创新道理和商略天下的宏伟目标相比,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他不在意,可是有人在意啊!随后的时间里,眼睁睁的看着几乎令自己穷家荡产的一车车金银珠宝被从府中拉走,那些大臣们如同输掉的赌徒一般,血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心中对元召恨不得生吞活剥。不过却无可奈何,因为奉命行事的是羽林军,而且这些财物运往的目的地,不是元召的府邸,更不是太子居处,而是国家库府。

    元召既然把自己应得的赌注全部贡献了出来,太子就更不会私自截留一铢钱了。因此,胜利者掠取的毫不客气理直气壮。掌管库府的太中大夫郑当时一五一十的登记造册后,向皇帝陛下禀报完毕,不由得大为感叹,只是这笔收入,就足以支撑起西征大军的大部分预算支出了。

    而这一切的功劳,全部都记在了长乐侯元召和太子两个人的名下。当根据皇帝的授意而据此流传天下时,所有听到的人无论官商士民,便尽皆人人赞叹。上有太子贤德,下有臣子尽力,当今天子可谓有识人之明也!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元召,还并不知道皇帝将会利用一些事大做文章。长安春雨中,润湿如酥,他独自回府,脚下的朱雀大街依然如故,不过从此在这里发生的故事也许就会与从前不同。

    “农商并举,促进百业发展。”这,就是元召心目中大汉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要奉行的一条治国之策。

    历经了高祖、惠帝、文帝和景帝四世至今,百年的休养生息,尤其是最近十年的飞速发展,天下郡县城市中已经是十分繁荣。

    这种繁荣程度,由长安可见一斑。此时大汉国都长安城里,共有九个正方形的“市”,四周筑有围墙,市门东西相对,市内有隧,隧中央相交如十字形,两旁夹以陈列商品的商铺,商铺皆分列成行,井然有序。

    各种商贾经营的品种不仅有地方特产,也有高级丝织品、毛皮织品、精美漆器等,还有衣食住行用等方面货物,琳琅满目,货摊上的衣饰华美有的甚至超过王侯贵族家所用。

    等到将来……巍巍九州,天下中心!万国来朝,华夏长安!

    这一令人心情激荡的目标,一定要在自己的手上完成。而且一定要比那些英烈前辈们做得更好,完成的更彻底。元召感受到背后那些普通人眼中的期望和注目,脚步虽然凝重,却无比坚定。

    发生在这个春天普通日子里的朝会事件,就这样被记入了史册。成为一个重要的标志或者说是一个重要的开始。

    普通芸芸众生当然还不会意识到,因为一个人开始在天下弈局上执子落棋,大汉气运会发生怎样意想不到的改变。他们最喜欢听的,只是那些精彩的故事。比如在随后逐渐传播到天下人耳朵里的传奇中,那位年轻侯爷的故事,就足够精彩了。

    元召全身而退,安然无恙,他的神奇手段和巨大名声从此更加广为人知。而他的对手们则下场狼狈。其中挑动此次事件的三个领头者都是被从含元殿抬了出来。大汉廷尉身亡,大宗正气到病,而御史大夫大人,据说是被饿倒了……。

    口口相传中就是这样说的,已经决定要正式踏入朝堂的元召,在孤身作战的情况下,与强大的对手斗智斗勇,不仅为了捍卫自己与利安公主的好姻缘,把从中作梗的“坏老头儿”大宗正大人气了个半死。而且更是成功的洗清了“得精神病”的廷尉杜周大人诬陷他的罪名,还了自身的清白。至于大汉廷尉当场病发暴毙这样的事,在普通人心中,当然也就不值得同情了。

    廷尉府这次可算是倒了大霉。在听到他们的主官大人身亡的消息后不久,司隶校尉终军就率领着大批精干手下进驻廷尉府,奉皇帝之命,彻底清查关于诸侯王与长乐侯元召相勾结以及图谋不轨之事。

    经过严刑拷打被逼无奈签字画押的几位诸侯王公子,在提审的大堂上忽然得知这样的反转,马上当庭翻供。把真实的情况从头到尾诉说一遍后,几个人嚎啕大哭,纷纷脱去衣衫,当堂展示身上的斑斑伤痕,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那位最先策划发动此事的廷尉府长史张牧之,站在旁边早已是汗如雨下,体若筛糠,站都快站不住了,脸如死灰,却还硬撑着。他现在最后的一丝希望,就是自己的那位远房堂叔御史大夫张汤能够赶来救命了!

    不过很可惜,他已经等不到那个机会了。不要说张汤已经自顾不暇,在家里节衣缩食的策划怎么样过苦日子了。就算是他有那份心也没有那份力,因为负责这件事的是司隶校尉!

    &n

    bsp;  经过几年时间过去,司隶校尉府露出过几次獠牙之后,现在所有人终于都知道这个新设立的官职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纠察百官奸邪事,弹劾王侯不法情!这就是司隶校尉手中握有的巨大权限。很明显,廷尉府作为朝廷最高执法系统,这么多年以来逐渐形成的弊端,已经让皇帝开始感到警觉了。设立司隶校尉府,除了震慑百官之外,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对廷尉府加以制约的。

    司隶校尉终军英姿勃发,眼眸冷厉如刀。八年之前那个自请长缨赴南海捆蛟龙的少年,已经成长为真正的国之栋梁。

    他毫不客气的出手了!而且是霹雳手段,绝不容情。这是廷尉府成立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成为被打击的对象。从长史到普通的官吏,所有参与这件事的廷尉府相关人员,不管背后有什么关系,先当堂捉下,分别入狱待审。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起来。

    不久之后,开始有大量的官员和诸侯王派来的专使,纷纷投书上奏,控诉廷尉府相关人员的很多不法之事,其行为种类各异,不乏有令人发指者。皇帝交司隶校尉审查之后,得知大部分都是实情,不禁龙颜大怒,再不姑息。

    在这次风波中,除去廷尉杜周早已经亡故,躲过了追究之责外,其余人员受到牵连者,总共达几百人之多,分别受到杀头、诛族、发配、劳役等不同的处罚,可谓震动天下,闻者无不大惊失色。

    这个大汉最高的执法机构从上到下,统统经过了彻底的审查。至于此番波澜过后,谁会入主廷尉府,成为九卿之首的重臣,皇帝陛下还没有决定人选,朝野上下便拭目以待,尚在观望之间。

    而在未央宫深处的皇帝,虽然听不到外面的议论和猜测声音,但却对朝野民间的风向了解的一清二楚。在挥手让前来禀报消息的西凤卫暗探退去之后,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惋惜地看了看眼前的一大桌子菜,已经吃的太饱了,实在再也吃不下去了。

    “朕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节气里,还能吃到这么新鲜的各种蔬菜。而且滋味又是如此不同……呵呵!元召这家伙,到底还有些什么本事没有使出来呢?”

    “陛下,您这几餐都是胃口大开。臣妾看在眼里,心中倒是欣慰的紧。国事繁重,陛下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呢。太子啊,那会儿回来说了,他已经带着宫中内侍们去长乐侯府详细的学习过。等到不久之后,在博望苑那边的大块空地上,也可以建几个暖棚,把这些陛下喜欢吃的蔬菜果品,也都按照元召所教的方法种植上一些。到时候就能够随时采摘,臣妾愿意亲自下厨,为陛下烹制新鲜的菜品,也就随时能吃的到了。”

    这是建章宫,只有皇帝和皇后二人的私宴,除了伺候的宫人,并没有外人在场。一张并不大的桌案上,摆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精致菜肴,气氛融合,笑语盈盈。

    这些做菜的果蔬,自然都是来自元召府上。自从上一次在大朝会上,元召当殿显摆出那一大竹篮的大棚蔬菜后,他的府上就遭了殃。

    原因就是,皇帝命令他把那些看上去就很诱人的东西做菜试吃之后,马上就当场命令太子刘琚,带领着大批的侍卫宫人,跟着元召回府大量采摘去。有多少给朕弄回多少来!

    于是,兴奋的太子为了孝敬父皇,就召集了一百个人几辆马车,把长乐侯府后院洗劫了一遍。

    “如此甚好!皇后可以亲自去盯着这件事嘛,好好的侍弄。等到条件成熟了,可以把这种植技术推广到天下郡县和民间,让朕的所有子民们也都品尝到这世间少有的滋味,也算是一件功德。到时候这功劳嘛,就记在皇后头上好了!哈哈!”

    卫皇后离席盈盈下拜:“谢陛下恩德!陛下一食一饭之间,也顾念天下苍生不忘。如此仁德,诚然是所有臣民之福,更是我大汉社稷之幸啊!臣妾在此谨代为恭谢!”

    “哈哈哈!子夫不必如此。你我本是一体,何须谦逊。这些年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母仪天下,润泽苍生,这其中本来就有你的一份责任嘛!多做一点儿,臣民们自然会记得你的恩德……。”

    他们两人在这里言谈融洽,却根本就没有提及,这功劳好像应该算是某位年轻侯爷的吧?这一点,好像已经被他们自动忽略了。或者是说,皇帝和皇后早就心安理得的算做了自己的发明!本来也是啊,辛辛苦苦养大的长公主就要屈尊下嫁给他了,从他那儿就算是拿再多的东西,好像也不算是什么事儿啊?

    “陛下,既然外界的非议已经消除,那么……素汐的亲事应该定在几时呢?”

    卫皇后满脸期待,终于问出了长久以来她最关心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