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暖玉生香 笑语嫣然无瑕
    大汉长公主下嫁安国侯元召之事,终于正式确定下来。诏告中外,天下得知。

    这毕竟是当今天子第一次嫁女儿,因此,其中的礼仪隆重和郑重其事是必不可少的。皇后为素汐早就准备好了丰厚的嫁妆。这些年,有她参与其中的各项宫外产业并不在少数,每年的进项,在建章宫的小金库中积累起了巨量的财富。皇后不差钱儿!

    建章宫从上到下自然是喜气洋洋,开始为公主大婚积极的准备起来。未来驸马的大名早已经传遍天下,美丽温婉的公主能够得此人托付终身,每一个人从心底只有祝福和欣慰。

    卫皇后经过这么久的宫中岁月,她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稳。

    太子已经渐渐长大,通过对几件事的参与和处理,在天下臣民中间树立起了良好的形象。他聪明好学,不仅在博望苑那些皇家鸿儒的教授下认真读书,而且他现在都有固定的时间会去城外的长安学院学习更加广博的知识。这一点,在士林中间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太子虽然并不善于走马骑射这些武事,但他几年之前就已经随军渡海远征平定真番国,勇气可嘉!而且在朝堂上听政的时候,非常认真谦虚,这种态度,得到了朝臣们的一致肯定。尤其是在最近力挺元召胜利后,把所得钱财全部充作国用,没有丝毫的贪心,更是大得人心。

    因为这些原因,皇帝对于太子虽然在某些方面并不是很满意,但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差错,他的储君地位还是很稳固的。

    卫皇后外表随和大方,内心其实非常缜密。她深深地知道,想要在宫中的地位永保平安无虞,不管是她还是太子,只依靠皇帝的宠信是远远不够的。许多仇视的目光中,想要取她而代之的大有人在。

    这样的担心,让她一直如履薄冰。不过现在好了,建章宫自身和隐形的实力都已经非比寻常,即便是那些觊觎的敌人也不敢公然挑衅,虽然还会有冷枪暗箭的袭击,但想要得逞,已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强大的外援是如此重要。卫皇后曾经不止一次的计算过支持建章宫的力量,结果让她很安心。而这其中最强有力的臂膀,自然是那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她的亲弟弟,太子刘琚的舅舅。统领黑鹰军,屡建功勋,已经是大汉军中最重要的军事力量。而另一个逐渐踏进朝堂成为重臣的人,即将成为女儿素汐公主的驸马。有了他们的维护,皇后和太子一系,可以说是稳如泰山。

    想到这些,卫皇后心神大定。即便是早上去给王太后请安时受到的冷遇,她也不放在心上了。一个行将朽木之人,她的百般刁难,并形不成什么威胁。至于来自另外几道不友善的嫉妒目光,皇后便自动的忽略了。

    红颜不休,宫斗不已,从来如此!

    皇帝据说已经找人在查找大吉之日,却不知道定下来没有?卫皇后把她亲自过目后的大红礼装命令宫女们细心的收好,心头默默想着。其实依照她的心思,把这些事交给元召去办就好。只是,皇帝大概是为了显得重视,竟然要亲自找人来查询定夺。

    皇帝刘彻诏来的人,名叫夏侯元婴。此人居住在龙虎山,名声很大,所学斑杂,精通阴阳数术,门下弟子上千,不少的郡县官员都对他执弟子礼,普通民众更是把他看做活神仙一样。

    皇帝早就从宫中奉养的仙师们口中听到过他的名声,于是借着这个机会,派内侍专门儿传旨,把夏侯元婴从千里之外诏进了长安。

    但凡是这样的世外高人,好像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夏侯元婴也不例外。皇帝在甘泉宫朝仙台第一眼看到他的印象就非常好。

    “仙长,敢问你寿限几何了?”

    皇帝刘彻对于这些传说中懂得神仙术的人,从来都是非常客气。他心中的某些念头是一直念念不忘的。

    “修道之人,年月虚度。陛下,我已经六十八岁了。呵呵!”

    精神抖擞,气宇轩昂的夏侯元婴走了这么远的路来到长安,一点儿都不显得疲乏。这样的状态,让皇帝非常惊奇。他也跟着笑了笑,命令内侍赐座。

    “那么,仙长既然住在龙虎山多年,可曾见过龙虎呢?哈哈!”

    这本来是一句玩笑话。皇帝这么问出来,也不过是为了拉近彼此的气氛而已。却见夏侯元婴白眉掀起,淡淡的笑了笑,拱手作答。

    “陛下,龙虎山本是仙家圣地。我在那儿住了这么多年,在山林间打座静修,老虎自然是经常见到。只是常常遗憾,龙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却不曾想,今日一进长安,就得睹天颜,见识到了龙之真容,真是三生有幸。陛下,您就是真正的龙啊!”

    在旁边跟随着的东方朔和那几位朝仙台仙师们不禁愕然,真是看不出来呀!这位仙风道骨天下知名的老头子,竟然如此会拍马屁!看来,他马上就会得到宠信了。

    果然不出所料,皇帝听到这样别出心裁的奉承话,龙颜大悦,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对他的态度,越发亲热。很快谈起一些修仙养道之事,移座前席,连时辰都忘了。

    良久之后,日色黄昏,被皇帝亲自命人安排就在甘泉宫暂时住下来的夏侯元婴,走下朝仙台时,他四周环顾了一眼未央宫的重重宫阙建筑群,脸上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暮色中,跟随在内侍们身后的影子,显得飘逸而诡秘。此刻谁也不会想到,有邪恶的力量,终于穿破层层障碍,成功的进入了大汉帝国的最核心地方。也许在不久之后的某个合适时机下,就会露出它狰狞的面目,宫廷染血,波澜大作!

    十日之后,正是黄道吉日,皇帝御笔圈定,这个日子就这样定了下来。

    名叫元召的年轻侯爷这次大婚,也许注定是会成为人间佳话的一桩美事。皇家对他的宠信自然是不必再提。只说是在一日之内同时迎娶两位如花美眷这样的事,就足已经令天下人惊叹轰传了。

    梵雪楼的大小姐和大长公主到底能不能和平相处呢?在许多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中,这是一个人们最感兴趣的问题。各种情绪自然是什么样的都有。就在这无数的预测和议论中,却没有人能够想到,春日的午后,本来应该是情敌的两个女子,正在那绿意葱茏中亲热的说着悄悄话。

    “前几日听到外面传扬的那些事,每天都好担心。好在,他都用自己的方法摆平了……素汐,你知道吗?每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我便会慌恐得坐立不安,真怕他还会像那一次一样,去杀许多人……我不要他总是这样呢!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一起,让他的手上不要再沾染鲜血,好不好?”

    穿了一身素白衣裙的苏灵芝,把手中摘得的几个已经快要红透的小果子放到小竹篓里,这种被元召称作“草莓”的果实,真的是太好吃了!只是很可惜,刚开始种的并不多,前几天又被太子率领着一帮人来扫荡了一遍,今天她想要摘下来接待好姐妹,找了半天,也不过是摘了浅浅的一盘。

    素汐公主不知道什么原因,脸上有些红晕。她穿的是淡粉色的宫裙,纤纤玉掌中捧着灵芝给她挑选的那几个最大最红的草莓果,更显得肌肤白嫩,似乎触手可弹。

    “嗯,灵芝,我能体会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一样的。不过,他所做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去胡乱添加意见的好。他的心中,装的是天下。在外面与人家的那些拼杀、权谋、争斗啊什么的……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只要他回到家来,我们好好的照顾他就好了。其余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抬头看到对面女子眼中那揶揄和调笑之意时,不禁脸上的红晕更浓,她轻轻的跺了跺脚,有些嗔怪地加大了声音。

    “讨厌啊你……灵芝,你要再这个样子,我就不跟你说心里话了呢!”

    原来,自从挑明与元召的情意后,素汐公主和灵芝之间的关系便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这个一直在深宫中长大的女子这段日子无比的敏感,看到灵芝脸上意味不明的笑,便又有些羞怯难耐了。

    “没有啊!素汐,你别心里乱想嘛……我只是想说,你呀,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呢,以后他一定会疼爱你多些的!哈哈哈!”

    苏灵芝终于咯咯地笑了出来,然后举起空着的那只手表示投降。

    素汐听到她还是话中带话,也终于忍不住羞恼,把手中的果子都抛到篮子里。然后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她与灵芝在闺阁中打闹惯了的,反正此刻也没有外人,不需要顾及那些淑女形象了。

    两个女子嘻嘻打闹一阵,不免釵横发乱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停歇之后,素汐公主神色渐渐郑重下来,脸上红晕渐消,她微微的叹了口气,拉住了灵芝的手。

    “灵芝姐,我本来不应该贪心的。只是,我的命都是他给的,我、我喜欢他到不能自拔……谢谢你,对我这么宽容!”

    “说什么呢!素汐,我们本来就是好姐妹嘛,正好如此,永不分开!以后你可要帮着我好好看住他呢,我跟你说,那家伙啊花心……。”

    窃窃私语中夹杂着两个人的浅笑。却没有注意到,在外面明媚的春光中,她们口中的那家伙走到这里听了几句后,自知不妙,又悄悄地溜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