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烈酒滋味 当以热血品尝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样的诗句,从前在长乐塬的那些日子里,霍去病也曾经听师父吟诵过几次。

    她已经忘记了是在怎样的情境下,元召随口说出来的。不过这两句中隐藏的苍凉豪迈之意,留给她的印象很深,所以就记在了心中。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却也没有再忘却。

    不过今天,霍去病终于明白了这两句诗句中所包含的是怎样的情怀。放眼四顾,一望无垠的大漠荒烟中,不要说是杨柳的绿意,就连春风的温暖,似乎都感觉不到几分。

    中原大地,春深似海。玉门关外,却仍旧是一日数变,寒意袭人。

    出玉门后,首先挡在前面的西域国邦,有两个。去西南方向六百里的小国家名叫且墨国。且墨国小,整个国家也不过几万人口。国力衰弱,自然不敢与东边强大的邻居为敌。每当有汉朝使团经过,他们都是毕恭毕敬的接待,很是敬慕东方文化。

    汉朝西征大军的影子还隔着百里之外呢,且墨国君早已经派使臣带着丰厚的犒赏物品前来拜见了。骠骑将军对于这些外交事务从来不感兴趣,便把类似这样的事交给了随军出征的博望侯张骞来接待处理。

    张骞数次出使,与西域各国打交道,早已经非常熟悉。他处理起这些事来自然是游刃有余。一番交谈之后,双方皆大欢喜。且墨国虽小,却矿产丰富,经过接洽商谈之后,随军出征的大汉商贾们,却也大有作为。通商贸易,货品交流,随之展开。

    而挡在西去道路上的另一个国家,就非善类了。这就是本名鄯善国后改名楼兰的在西北方向之国。

    楼兰王朝历史悠久,国力相比较起周围诸国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强盛的了。而且他们的武器冶炼技术非常先进,他们所出产的盔甲战刀,就连匈奴人也非常喜爱,经常大批的定制,以为惯例。

    楼兰作为匈奴人的耳目兼帮凶,遮挡在从汉朝往西的道路上,成为第一个必须被铲除的目标。而且在从前的这几年里,楼兰骑兵经常袭击和屠杀大汉的使臣和商旅,手上犯有累累血债。

    骠骑将军给先锋赵破奴将军下达的军令是,攻灭楼兰,马踏王城,有敢阻挡者,杀无赦!

    经过这一路的大小数次战斗后,所有赤火军将校对于主将命令,无不凛然遵从。更何况,那年赵破奴第一次与霍去病带领一百汉军保护汉使团回归时,与截杀的楼兰人曾经结下过死仇呢!

    三千赤火军先锋悍卒,如同一簇卷地而过的旋风,以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把组织起来迎战的楼兰骑兵打的找不到北了,楼兰人死伤惨重,几乎是全军覆没,剩下的残兵败将大败而归,已经无力再战。

    赤火军从成军的那天起,就树立起了一往无前的锋芒。不战则已,战则必胜,不胜则已,胜则毕竟全功。

    赵破奴乘胜追击,果真如同霍去病命令的那样,率足先登,马踏王城,一鼓作气就把楼兰王擒于马下,立此西征第一功!可谓是胜得干脆利落。

    楼兰国的财富又非是且墨国所能相比的了,而且这个国家最著名的就是盛产黄金。霍去病帅大军来到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命令,把所有王城内的库府封存,清点完毕之后立即装车,浩浩荡荡的车队日夜不停,沿着已经打通的来路,运回汉朝去。

    望着连同押送楼兰王的人马一起东去,霍去病挥剑所向,马不停蹄,指挥着已经化成一股无敌锋芒的赤火军,连续掠过附近的戎卢国、渠乐国、皮山国、西夜国……等七八个千里距离之内的小国家。日驱几百里,只要大汉军马蹄所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皆望风拜降,没有一个敢抵挡者。

    终于,在又一个落日的黄昏,漠漠沙尘中,奔腾不息的马蹄停驻。前方,朔风如刀,连绵不绝的沙丘之后,那个国家名字叫做西羌,在这一路经过的西域各国中,军队战力最为强盛,而且是匈奴人最坚定的盟友和后方物资供应者。

    也许就在前方,西征至此的一场最激烈战斗,即将吹响号角!

    大军扎下了营寨,进行暂时的休整。探马得来的各种消息,经过梳理之后,可以得知,匈奴骑兵终于从西北草原的方向如同大潮而来。据此已经可以判断出,大战一触即发,就在西羌境内。

    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方的粮草供应这两日有些迟缓。不过问题不大,军中三五日还可以应付的来。霍去病也没有太在意。想来随着战线逐渐拉长,后军辎重部队有些困难需要克服,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张骞和李望、张继二将互相看了看,心中都对后军有些疑惑和不满,不过转而想到当前跃马千里一往无前的大好形势,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毕竟,军中当前还暂未缺粮,不必大惊小怪。

    军需官奉几位将军的命令又去认真的盘点了一下存粮,三日之内还很宽裕,略微放下了心。看到有十坛密封的酒整齐地堆在角落里,这位军需官舔了舔嘴唇,似乎已经嗅到坛子里美酒的滋味。心中有些微微的喜悦,这酒可是长乐侯爷的喜酒啊!没想到侯爷想的这么周到,连他们这些曾经驻扎在长乐塬上的军中兄弟们都没有忘记,虽远隔千山万水,也依然把情谊送到。

    这十坛酒,是在几日之前从大月氏国那边转运过来的。酒是春酿,上面都贴着大红的喜符。按照运送之人的说法,长乐侯的大婚之期已经定了下来,就在几日之后。因此提前以快船沿大江而上送到这边来的,就是为了不落下这些曾经共同相处了好几年的兄弟们,让大家都沾沾喜气,聊解征战之苦。

    全军上下听到这个消息,自然都很高兴。元侯的喜酒,那是必须要喝的!即便是每人只能喝上一口,那也是从心底往外高兴。明日血战沙场,想必沾染了元侯的气运,胜利也会更容易一些吧!

    只不过有些可惜的是,这酒现在是不能喝的。骠骑将军已经下了将令,十坛酒,要原封不动的有专人保管。等到开坛之日,就是大胜之时!

    大胜啊!所有人都知道,将军所说的大胜是指的什么。这些西域国家,在赤火军的绝对锋芒之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他们期待的对手,是即将到来的精锐匈奴骑兵!

    只有把盘踞在西部草原的匈奴骑兵彻底打败,那么才算是完成了西征的任务。在此之前,就算是他们征服了再多的西域小国,也没有什么作用 。一旦在与匈奴人的较量中失手,那么在他们身后已经驯服的那十几个小国家,马上就会翻脸无情重新加入匈奴人的战阵中。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不仅前功尽弃不说,赤火军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在这绝域之地陷入重重包围,结果只能是全军尽没不得生还!

    由此可见,接下来与匈奴骑兵的大战,将会非常关键。也许在明天,也许在后天,也许在大后天……休屠王与浑邪王总共将近十万骑兵,已经踏出草原边缘,虎视眈眈。赤火军成立以来真正的考验就要来到了。烽火流沙,精兵对决,生死在此一战!

    仿佛已经感受到将士们身上的慷慨激昂之气和即将到来的铁血气息,深沉的夜色中,重新回到它生长之地的龙马仰天长嘶一声,宛若龙吟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划破了深邃的夜空,也惊醒了正在沉思的主人。

    熊熊燃烧的火堆旁边,戎甲在身的骠骑将军收起手中的地图,抬起头来看向满天的星辰,寒光无限,平野辽阔。她心中已经选定了决战的战场。

    “师父,这地形图,果然很有用。匈奴人的动向,也如同出发前你预计的一样……也许天亮之后,我率领着赤火军所有的勇士们,就要去战斗了。这第一场与匈奴人真正的独立大战,希望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和教导……等到胜利之后,也许还不会耽搁你大喜之日的时辰。我会把消息第一时间飞鹰传信给你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你美人在抱,还有没有时间理会小冰儿的这些无关紧要之事呢?”

    想到这些时,她的情绪终究免不了逐渐低落下去。手中紧紧地握住赤火剑,被风沙干裂的嘴唇有些颤抖起来,虽然知道不会有人敢到她身边来打扰,仍旧喃喃低语几不可闻。

    “那些酒……都收到了!虽然我从来不善饮酒,可是这次是一定要喝的,如果大战后我还能活着的话……一定要喝醉一场!不管以后还能不能相见,你、你都要好好的!师父,你知道的,小冰儿好喜欢你啊……!”

    天地无声,唯有风沙扬起,遮蔽了月光和星光。沙丘间长草呜咽,似乎在提前哀悼战争中将会死去的勇士……。

    同一时刻,由此向北百里之外,匈奴人数万大军围绕的兽皮锦帐中,最先出发的休屠王看着做寻常人打扮秘密来到的汉军中来使,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