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八千貂锦 埋骨葬身胡尘
    ..,

    ,

    担任前军将军的苏建,曾经数次出塞与匈奴骑兵交手,作战经验丰富。这次以先锋军三千前行,与左右两翼护军互相呼应,本来是极其稳妥的作战方式。

    苏建出身于黑鹰军中校尉,与公孙戎奴、曹襄等人俱称为后起之秀,屡次参战,崭露锋芒,皆很有成为当世名将的潜质。

    他深深领会大将军卫青的作战意图,这次突进草原,初期主要还是以威慑为主,为的是把单于的主要军事力量吸引在这边,使他们不能支援西部。以便给西征的赤火军减轻压力,创造最有力的作战条件。

    进入匈奴人的地界后,苏建的行军速度并不快。虽然他也很想寻机而战,速战速决马上立功,但在当前情况下,顾全大局以大将军的整体部署为方向,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并不表示他心中就没有大战的渴望。大将军不是都说过嘛,只要看准机会,各自为战,不必拘泥军令。

    因此,在听到距离几十里外的左军派飞骑来报,说是发现匈奴骑兵大约一个万人队的踪迹,请求前军支援,共同歼灭这股敌人的时候,苏建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传令全军备战,然后调转马头风驰电掣一般,追随而去。

    在同等军事数量下,苏建有着必胜的信心。自己率领的这三千黑鹰军骑兵再加上庞信的那五千汉军,对阵匈奴万骑,虽然做不到把他们全部歼灭,但大胜一场,还是很有把握的。

    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等待着他们的匈奴人,并不是万骑而是三万骑。而且已经没有友军的帮助了。在匈奴骑兵的重重包围之下,友军五千,死者过大半,剩余的几百人不想死,只好随着他们的主将左护军将军庞信束手就擒!

    面对着匈奴将军凶狠的眼神和滴血的弯刀,庞信这才发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勇敢。求生的欲念一旦涌起,便再也没有抵抗的勇气。为了求得宽恕,苟活在这世间,他不得不答应了匈奴人的要求,把与他相隔最近的前军苏建部引了过来。

    一点儿都没有防备的苏建和麾下三千黑鹰军,就这样掉进了同一个陷阱里。等到发现不妙,已经悔之晚矣。朔风凛冽,刀箭无情,一场激烈的战斗就此展开。

    黑鹰军虽然很厉害,可是对方这次是有备打无备,占据了有利地形。在人数十倍于己的情况下,很多得心应手的打法根本就施展不开。

    苏建惊怒交集,只能一边派人去大将军处求援,一边率领大部拼命抵抗后撤。然而在失却先机的情况下想要逃脱匈奴骑兵的万马追逐,谈何容易。

    几千黑鹰骑士的生命逐渐凋零在这方圆百里之内的战场上,无数的鲜血染红了沙丘和草丛,折箭沉沙,其悲壮之气,足以撼动这北方的天地!

    接到消息之后的卫青大吃一惊,连忙汇集其余三军,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这边接应。只是他们终究还是来晚了,等到一场乱战,匈奴人如同潮水般退去之后,救回来的先锋前军,仅仅只剩下前将军苏建和身边不足十余人而已。可谓全军覆没。

    这次的军事失利,不仅是黑鹰军自成军以来的巨大损失,更是整个汉军的巨大损失。牺牲的三千黑鹰军骑士,都是最精锐的战士,他们在与敌人的拼杀中,战至最后一刻,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没有一个人投降,也没有一个人退缩。

    身受十几处刀箭伤的苏建拜伏在地,泣泪如血。他之所以拼着不死,挣扎着要赶回来,并非是贪生,只是为了把匈奴人的最新战力情况带给大将军知道而已。等到把前因后果诉说明白后,这位从三百骁骑成军就开始跟随卫青的铁血汉子拔出自己的战刀,就欲横刀自刎谢罪!

    与匈奴骑兵的弯刀经过百十次碰撞拼杀后已经崩损的汉刀,被打落在地。苏建没有死成。

    “你是将军,你的部下都死光了,就想着这么容易逃脱责任而去吗?你的这条命不应该死在这里,而应该死在战场上!死在为所有牺牲战士复仇的刀锋与箭簇中……我希望,这个日子,不会等很久!”

    大将军卫青长身而立,声音如刀似铁,犹带着血腥之气的风拂去他脸上的悲伤,眼中燃烧的火苗却更加旺盛。苏建以拳擂胸,仰天悲嚎,既愤恨于叛国者的无耻,更恨自己如此轻率大意,白白牺牲了三千弟兄的生命。

    “再战之日,苏建有死而已!”

    一次战斗损失将近八千人马,这是近十几年以来汉军对外战争中从未有过的事。这么重大的损失,是必须要马上报朝廷和皇帝知道的。

    卫青一面写成奏章派飞骑据实以报,一面整顿人马退回到大营,准备另寻战机。这次的教训也不是没有收获,通过苏建带回来的消息可以得知,匈奴骑兵的武器装备有了很大的提高,他们手中除了弯刀硬箭之外,另外添加了两种厉害的武器,那就是连枷和重锤。在马背上两军交战时,这些重型的武器在几丈范围之内具有很大的杀伤力。许多汉军骑兵这次就是死在了这种杀人利器之下。再次对阵时,必须要加以重视了。

    另外,那位左护军将军庞信是肯定已经投降匈奴人了,这对于汉军甚至是汉朝来说都将会是一个重大的威胁。曾经身为北军大营副将军的庞信,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如此一来,卫青原先制定的所有军事部署和作战计划都必须要大幅度调整,因此短时间之内,已经不宜再主动出击。

    卫青做完这一切之后,走出大帐,遥望着西边苍茫的方向,风沙又起处,看不到很远的距离。他此刻心中无比希望能够听到西征的赤火军传来好的消息。只要霍去病能够一举成功,等到西部草原震动的时候,那么自己这边的对峙僵局不仅能够打破,而且黑鹰军一定会奋勇突击,再度突破龙城,直捣草原深处,为死去的同袍报仇雪恨!

    而在同一时刻,龙城以北匈奴中军大营之内,匈奴单于羿稚邪亲自接见了归降的汉军将军。

    庞信从来没有想过,大单于会亲自见他。他原来的想法也就是投降后暂时留得性命,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还可以趁乱逃亡出去。然而,等到他跪伏在王帐中,看到那位具有枭雄之姿的单于可汗亲热的走过来,亲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种荣宠。

    国师张中行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向来对汉人瞧不起的大单于之所以会表现得这样“礼贤下士”,当然是出于他的建议。张中行已经派人详细的审问过那些被俘虏的汉军,得知了这位领兵将军的过往履历。他马上就认识到了其中可以利用的价值,好好利用起这个人,一定会得到绝大的好处。

    果然,就因为庞信传递的一个消息,连素来被匈奴骑兵所深深忌惮的黑鹰军,这次也吃了一个大亏。一次性歼灭其三千精锐,逼得汉军全部退回原处,这对于匈奴人来说,算是一个极大的胜利了。

    为此,单于羿稚邪为得胜归来的勇士们特意召开了庆祝宴会。在王帐之前的草地上,杀牛宰羊,燃起熊熊的篝火,酒肉伺候,士气振奋。

    在这其中起了极大作用的归降汉将军,自然成了大单于的座上客。在张中行的示意下,匈奴将校轮番上前敬酒,后来就连几位部落王也端起酒盏,与庞信对饮了几杯。庞信自然是受宠若惊,本来以为难逃一死,却不料受到如此的礼遇。心神大定之下,酒到杯干,喝得十分畅快。

    这样的气氛,在大单于亲自起身祝贺勇士们的胜利并敬酒三杯时,达到了**。已经喝的有七八分醉意的庞信,早已经忘了现在的处境,也忘了曾经生养他的故土和中原的锦绣河山。他俯身在单于羿稚邪的耳边,终于说出了不该说出的话。

    “大单于!末、末将既蒙大单于如此礼遇,当有厚报……大汉西征军那边……末将愿亲自前去说服他,从中出力!”

    一片嘈杂的喧嚣声中,单于羿稚邪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的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与国师张中行互相交换一个眼神,彼此心领神会,大喜过望。这位草原王者心情激动地挽住汉朝降将的臂膀,由衷地说道。

    “此天叫将军归我匈奴也!如果此番能够成功,把汉朝的这两支厉害军队全部消灭,解我心头大患……那么,我以单于可汗的名义在这里立誓,功成之日,必定封你为王,任你在草原上享尽荣华富贵,绝不食言!”

    庞信闻言大喜,不再犹豫,拜倒在地谢过后,当即领命起身,在单于羿稚邪亲自派出的贴身飞火勇士们保护下,星夜兼程,赶赴西部草原二王军中。

    几日之后,这位已经与休屠王秘密见面商议后的前北军大营偏将,终于潜入西征大军后军辎重队伍里,并且顺利地见到了自己曾经的主将兼“妹夫”,大汉西征军后将军李璇玑!,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