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天机难测 谁知祸福成败
    被皇帝亲自破格赐爵为关内侯的李璇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身为一军主将会做出背叛大汉的事来。他是有野心不假,但那是为了他们李家的将来,或者说是,为了漱玉宫中那位小皇子的将来。

    但他最终还是被说服了,答应了自己便宜大舅哥的某些要求。因为,思考过后,他觉得这其中利大于弊,很有道理。

    漱玉宫要想压过建章宫的势头,小皇子刘贺想要有一天取代太子成为国之储君,摆在前面的最大障碍,既不是来自皇帝,也不是来自朝堂,而是来自本身实力对比的较量。

    即便是李婉玉的恩宠已经隐隐超过皇后,李家兄弟一文一武都受到皇帝的重用,但如果认真比较起来的话,与皇后、太子一系的力量还差得有些大啊!

    如果说这其中的关键人物元召,暂时还无法对付他的话。那么,在这远征的军中多少动些手脚,利用匈奴骑兵借刀杀人,除掉他们在军中的一些依靠,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而且更令李璇玑动心的是,自己这位已经投降匈奴人的大舅哥秘密地跟他说,他是身在匈奴心在汉!

    创造战机,利用匈奴人的力量,除掉卫青或者是赤火军的霍去病,这是一条一石数鸟之计。既让匈奴单于对庞信的归降深信不疑,自此一步步得到重用,从而在草原王庭站稳脚跟。又能让李璇玑在汉军中迅速上位,凭着李婉玉的枕头风,让其兄长做到大将军的位置上,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一来,以后等到时机成熟,里应外合,再与匈奴人正式决战的时候,必然能够一举取得前所未有的大胜利。立下如此功勋的李璇玑,在皇帝心目中的分量必将会更加不同,到得那时,局面又会怎样呢?

    想到这里,李璇玑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心中决心已下。他却是心思缜密之人,如此重大的事,稍有不慎那就是杀头诛族的大罪,书面上的证据是绝不能留下一字的。遂招手把扮做寻常汉军士卒的庞信叫到身边,对他附耳细细的叮嘱了一番。然后又派出最心腹的侍从跟随庞信去往草原,对休屠王传达自己的意见。

    庞信见李璇玑已经被说服,不由得心中大定。既然已经决定下来,他不再耽搁时间,拱手彼此告辞之后,带着那一小队随行的人马,遁入深沉的夜色中。

    心中戾气横生的后军将军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面目狰狞。夜风如刀,铁甲生寒,刚刚掠过心间的那一丝因为对即将无辜牺牲的许多汉军将士的愧疚,马上又消失无踪。

    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就是都这样说的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李璇玑不再多想,转身回到大帐,开始暗中策划实行。

    在漫漫的西北战场上,方圆三百里之内,一场最激烈的碰撞即将开始。会战的三方分别是:

    一路从东方风卷残云而来的大汉赤火军;挡住西去之路的西羌国联合附近几个小国的羌军;还有从草原方向斜刺而来虎视眈眈的休屠王骑兵队伍。

    在这大战临近前的平静里,许多暗中的情报在来回传递,许多决策和部署也在并不为人所知的地方进行着。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这场战事一旦爆发,必将是石破天惊,沙海变色!

    西羌国主孟古,本身就是一员猛将。在西羌,几乎所有的成年男子都可以上马临敌。他们的马很烈,他们的矛很长,他们在这一带彪悍成性。对于远道而来的那支汉军骑兵,西羌人从来没有觉得是一种威胁。既然送上门来了,不过是自不量力的找死而已!

    听到汉军终于来到自家边境的时候,孟白面对着匈奴休屠王派来协商共同出兵的都尉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让他先不用急着去回报王爷,且先随军观阵,看西羌勇士是如何的挫其锐气,待把汉军杀退一阵后,再做定夺。

    见西羌国主有这么大的把握,那匈奴都尉自然是乐得为其观阵。来的时候王爷交代的清楚,先让西羌国的军队去试试汉军的锋芒,看看他们的战力如何。即便不能取胜,也可让汉军受些损失,到时候匈奴骑兵趁机大举冲杀,一战可胜。

    西羌精兵七千,皆白马,执长矛,藤甲盾牌,人人晓勇善战,非比寻常。随着国主一声令下,全部武装起来,在几位将军的带领下,出城而去。

    孟古王站在城头,看着自己精锐队伍踏起的黄沙,非常得意。他顾盼自雄的回首向臣子们夸耀,不出三天,必定捷报来传,大军凯旋归城下!众臣尽皆拜贺,称颂之声不绝。

    事实上,他预料的还是很准确的。果然三天还没到的时候,大军就兵临城下了,不过很可惜,那已经不是他的七千精锐。

    距离三方军队激烈的交锋还有些时间,目光暂且转回长安。睥睨一切的骠骑将军恐怕从来没有想到,在她眼中自己那无所不能的师父,这会儿并没有沉浸在即将成亲的喜悦中,而是陷入了焦头烂额的忙乱。

    暮春,四月末,关中大震!长安城附近百里皆受波及。随后天降大雨,数日不歇。黎民哀嚎,生灵涂炭!

    明天和意外,永远不知道哪个先来!

    元召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十四年后,在他二十一岁的年纪第一次亲身经历了大地震的洗礼。

    那日午后的时光很平静,桃李竞相开放,梨棠如雪纷纷,春天的风带来远近花的芬芳。两个未来“准夫人”最近总是待在一起悄悄地商量事情,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这一次非要元召带着她们去城外玩一天。

    元召受不了她们的纠缠,看着那两双美丽眼眸中对春天的渴望,他除了笑着答应下来,还能怎么做呢?

    大概少女的心中总是对一些仪式感有着莫名的郑重,也许在素汐和灵芝想来,不久之后的大婚过后,她们就已经改变了身份,不能再如现在这般无拘无束的随意了吧。

    元召虽然不在乎这些,但在这样的时候对她们的一切要求自然会尽量满足。再说自己在长安城中待的日子已经够久,将近大半月的时间没有回到长乐塬去看看了。虽然有大家在那边照管着各项产业的发展,他尽可放心,但总是还要回去看看的。

    长乐塬上的春色,比城内又自不同。不管是苏灵芝还是素汐公主,大家都不陌生。她们到了这里,与在长安城中两座侯府并没有什么不同。

    陆浚、李陵等几个弟子多日不见,这时围在元召身边,兴高采烈的听从着他的指挥,一边嘻嘻哈哈的说笑,一边很快搭建起一座木制的秋千架来。

    那座大木厅前宽阔的平地上,此时芳草如茵,最南端的渭河水春潮涌动,极目远望终南山也是一片翠绿,正是踏青的好时节。

    荡秋千,不知道起源于什么时候,反正在这个年代已经是颇为流行。女孩子当然非常喜欢玩这些东西。反正在场的也没有外人,灵芝和素汐这对姐妹双姝便束紧了衣裙,挽起袖子,露出玉臂如同春葱。红衣白衫,似是穿花的蝴蝶,莺声燕语的玩闹起来。

    这难得的空闲,元召心情也是极为舒畅。他倚在旁边的海棠树下,一边看着赏心悦目的女子在风中起舞,一边随手调教几个弟子几招式,考究一下他们近来的修为进展。

    长乐塬上远近密布的各种产业制作场所,规模早已经比十年前扩大了数倍,沿着剑湖两岸密密麻麻的衍生开去。制作武器的冶炼厂,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船坞中的几艘大船,已经刷漆完毕,只待下水运航。再远些的长安学院那边,传出来抑扬顿挫的读书声……。

    这本来是一幅非常平和的场景。因此,当一颗果子掉下来打到元召的头上,海棠树的树身同时剧烈摇晃起来的时候,在一愣神儿的功夫,他还没有想到会是发生了意外。不过当他随即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是倏然变色。

    眼中所见,那终南山上苍山密林此刻如同波浪翻滚,无数的树木倒伏下去,乱石崩塌,渭河水激起巨浪,拍裂石涯,飞溅起数十丈高!

    这般异象突变,人人都看得清楚。身在荡起秋千上正处在半空中的苏灵芝花容失色,娇声惊呼起来。而随着远近有木质建筑倒塌的声音响起,大家刚刚才搭起来不久的秋千架也哗啦一声倒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都意识到大事不好了。一片乱七八糟的响声中,元召早已经纵身而起,凌空抱住灵芝的身子,一边早已大声喊了出来。

    “是地震!赶快去救人!”

    李陵、陆浚、卓羽包括朴永烈这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地震的威力呢。看到这山崩地裂河水倒涌的景象,早已经吓得脸色都白了。听到师父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丢下手头上的东西,先去帮助附近大木厅里的人都逃了出来。

    元召把身体犹在颤抖的灵芝交给素汐照管,让她们两人好好的待在这片草地的中央安全地带,不要随便乱跑。

    “地震啊……但愿不会太严重!”

    抬眼望向长安方向时,烟尘四起,元召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