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人间草木 天下众生平等
    现任长安令名叫李蕴,是去年从待诏金马门的翰林贤才中择优选任的。而且是当今天子亲自的任命,从中可以看出朝廷启用年轻人才的决心。

    上任一年半以来,官声还算可以。虽然比起几位前任还远远不够,但相对来说,已经是比较踏实做事的好官了。

    年轻得志,平步青云,本来这样磨炼上几年,也算是有处理民生能力的经验了。却谁知道,忽然之间就遇到了天灾,这个巨大的考验降临面前的时候,李蕴才发现,自己辛苦读过的圣贤书,却并没有教会如何应对当前的局面。

    早些时候,接到皇帝的旨令后,李蕴不敢怠慢,先顾不得理会府衙的损失,连忙召集起了手头上所有能够找到的官府差役们,在他亲自带领下,开始上街清查,安抚民众情绪。

    眼中所见,自然是触目惊心。尤其是那些家园毁坏亲人不幸身亡者的哭声,更是令人悲切。这样的境况中,长安令大人的劝导并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反而有一些悲伤和埋怨的情绪开始在四处蔓延,聚集在各处街道上的人群中,有偶尔的打斗和争抢发生,也许在下一刻,就会有火星出现,引燃暴乱的烈火。

    府衙的力量不过几百人,太薄弱了,从来没有处理过如此棘手问题的李蕴,为了怕引发突然的变故,只得去皇帝面前求援。还好,汲黯大人挺身而出,主动担起了这个责任。

    现在的场面就是主爵都尉汲黯带领着一帮官吏,会同长安府衙的所有人,在街上维持局面,帮助救治伤者,抢救一些埋在废墟中的财产。

    汲黯大人在长安民众中的威望还是很管用的。之前乱糟糟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在官府中人的带领和帮助下,大家开始压下悲伤的情绪,齐心协力的把清理出来的死者遗体抬到统一的地点安置,然后抢救性地搬出一些还能用的东西,毕竟活着的人灾难过后还要生存。????李蕴也暂时安心下来。吃苦受累的做事他不怕,就怕没有办法控制住局面。看着前面那个佝偻着身子的背影在指挥着人们忙碌,年轻的长安令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挽起袖子撩起官服,满头大汗的带人搬抬起东西来。

    汲黯自己请缨去疏导灾情后不久,看着面前汇聚而来的消息,皇帝刘彻终于也在宫中待不下去了。见宫中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不顾几位大臣的劝阻,他亲自率领着一些年轻的臣子和大批的侍卫走出未央宫,来实地查看灾情。

    皇帝没有摆什么仪仗,更没有穿天子袍冠,换上普通的布袍,与寻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他本来就经常私自外出微行,早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这次自然与往日不同,他的心情异常沉重。因为跟在身后的那位他最近非常信任的仙师夏侯先生,刚才已经委婉的提醒过他,天降大灾,很有可能预示着国家也将会有不可预测的祸事发生了!

    这样的话如果在平时说,皇帝自然会龙颜大怒,加以斥责。但看着眼前的满目疮夷,他却只是无奈的深深叹了口气。心中已经暗自在打“罪己诏”的草稿了。

    这是惯例。不管皇帝从心里相不相信,服不服气,都必须要为这样的老天惩罚买单。打从三皇五帝时候起,历代王朝就是这么过来的。

    皇帝既然自诩为天子,代天行事。那么每当老天爷降下天灾,也就是说对自己的这位代理人所做之事有所不满了,是加以警示。既然如此,皇帝就要赶快检讨,好好找出自己最近所犯的过失,保证改好,然后才能求得宽恕,老天不再降罪于他的子民。就是这么一个套路。

    既然天下人都认可这样的方式,皇帝就没有理由不去背这个锅。这次,他即便想让丞相公孙弘接盘,也没有办法甩给这位“背锅侠”了。

    因此,这会儿他脸上的沉重可不是装出来的。这一方面是为了上述原因,另外,看到昔日繁华的长安街市面目全非不成样子,心中也很是难过。

    皇帝一行人,没有人有空理会他们,也自然不会有人辨认出他来。到处都是慌乱的抢救者。走到朱雀大街南段时,前面的声音有些杂乱。在一片倒塌严重的民房商社中间,他看到了汲黯和长安令的身影,不禁停下了脚步。

    白发的老臣这会儿已经很是疲乏,但他仍旧咬牙坚持着。再过不久,暮色就要降临了,在此之前,必须要尽最大努力把还能生还的人抢救出来,最起码,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李蕴其实也很累,他的双手满是血泡,脸上也有几道擦破的伤痕,经过他们的号召和努力,在这段时间之内,已经救出来了几百的幸存者。虽然大家都双眼冒火,却没有人想要停歇。

    驻扎在南门附近的巡武卫劲卒也已经奉命开了过来。不过他们不是来弹压民众的,而是来帮着救人。在这样的时刻,不管平时互相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不堪,却都已经暂时放下。救助同类,这是生命的本能。

    有一个小娃儿的哭声在嘈杂中显得格外惊心。那是一处倒塌了一半儿的民房,哭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应该是个两三岁的童子。

    汲黯指挥着身边的十几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搬开了乱七八糟的一些杂物,呛人的烟尘中,孤单的小孩子就在那个小小的安全空间里,惊恐的大哭着。身边的大人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不过相隔两丈的距离,汲黯伸出手来,想要探身过去相抱。然而就在这时,变故就发生了。

    跟在身后不远处的李蕴,眼睁睁的瞅着横在他面前的那半堵残垣断壁,晃动了一下,然后轰的就倒了下去。他心中大惊,情知不妙,连忙回头冲里面的人大喊一声,赶快出来!

    已经不用他提醒,大家也都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是余震!大地倏然的晃动中,瓦木乱飞,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马上撤离。

    众人急步往外奔逃之际,却没有人注意到,主爵都尉大人脚步略微停滞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的往前俯身,想要去救回那孩子后再逃。

    汲黯年轻的时候也练过一些功夫,为人刚烈,身手敏捷。本来即便是形势再危急,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快速的救人后再出去,也完全可以来得及。不过,他却忘了,“年老不以筋骨为能”这句话,就是对他说的呢。

    汲黯老病久矣!哪里还有年轻人的矫健身手啊。地面的颠簸,导致脚下站立不稳,手还没等够到那孩子呢,已经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而且恰巧此时,就在他们头顶摇摇欲坠的半边屋顶终于再也坚持不住,粗重的房檩木带着瓦片塌砌下来,笼罩了这方寸之地。已经急奔出去的众人听到动静,连忙回头看时,尽皆大惊失色。不禁齐声惊呼,主爵都尉大人休矣!

    十几丈外的一行人也看得清清楚楚,皇帝大声喝令侍卫赶快救人时,这么远的距离内,眼看势必已经来不及了。心中不由得一痛,没想到忠贞一生的老臣竟然会葬身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无常转眼至,生死顷刻间!眼见人间惨剧就此发生,千人在侧也无能为力!

    轰隆隆的倒塌声中,烟尘弥漫,有许多武功较高的侍卫眼中好像在恍然之间看到一道影子闪过,但是又不敢确定。惊疑不定中,大家先连忙奔过去救人要紧,但愿……汲黯大人和那个孩子还有救。

    皇帝刘彻心中焦躁,他在众臣的簇拥下也急赶过来,不过终究稍晚了片刻。但他的眼力甚好,透过那片烟尘看过去时,心中一震,脚步平缓了许多。

    随着慢慢走近,皇帝和他的臣子们以及所有赶过来救援的人都终于看清楚,有一个人的身形站在那里,怀中抱着那个还在被惊吓大哭的孩子,双臂向外撑开,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一方空间,为地上的老臣撑起了生命的天地!

    “那、那是……是元侯!”

    不知道是谁吃惊的喊了出来。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只见那背负重压的年轻侯爷用力的站直身体,挣脱开以血肉之躯硬扛住的巨大檩木与许多瓦石,灰头土脸的咳嗽了几声,显得十分狼狈。

    “元召!你……何苦如此啊!”

    自以为必死无疑的汲黯挣扎着坐了起来,心头苦涩,抬眼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满面尘土遮盖了往日的蓬勃之气,却见元召对他笑了笑,未曾说话,后背所受的重创终于令他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溅落尘土,连汲黯苍白的发髻间都染了斑斑血红!

    “老汲,谁让你这么大年纪还逞能的啊,还好我来的及时呢!”

    元召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顺手把汲黯扶了起来。适才他刚转过街角,就发现了余震险情,幸亏反应的快,提起全力疾飞而至,先抄过那孩子,然后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身体替汲黯挡住了塌下来的那些东西。

    “你这娃儿……唉!老朽已时日无多,你的未来身负天下之望,怎可如此不惜己身啊!”

    汲黯心中无限唏嘘。元召却摇了摇头,看着面带凝重神情走过来的皇帝诸人,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

    “天下众生,皆为平等。你的命、这孩子的命、我的命,大家都是一样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