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下弦月落 大漠雄风似刀
    西征大军中的剩余粮草已经不多了。当负责此事的督粮官又一次忧心忡忡的来说这件事的时候,年纪最长阅历也最丰富的前将军兼军中司马张骞,终于吃惊地觉察出这其中的不同寻常。

    自从几天前开始,后方的运送辎重队伍便不见踪迹,张骞把这归结为随着战线的拉长,辎重车队需要穿越戈壁草原,也许有些困难需要克服,稍微迟缓些也可以理解。

    然而又过这几日之后,不仅粮草辎重未见踪影,就连后军的消息也完全阻断,这就很不正常了。就算是运送通道再有困难,后军将军也总该派出飞骑来通报一下吧?如果没有真正严重的原因,而因为供应不及、贻误战机的话,可是军中大忌,更是大罪!

    “后军的李璇玑在搞什么?这件事非同小可,看来必须要让骠骑将军知道了。”

    博望侯张骞是一个难得的好助手。他非常清楚,那位锋芒毕露的赤火军主将和元召是什么关系。因此,自从兵出西域以来,他便把所有的军中杂事主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虽然说这也是军中司马的职责,但他做的尽量事无巨细,就是为了不让霍去病分心,只专心指挥着将士们奋勇破敌就好。

    一路踏破黄沙,势如破竹。震慑六国,大小几十余战,深入西域千里至此,赤火军士气正旺,人似猛虎,马赛蛟龙,正是无坚不摧的时候,如果因为后援的缺乏而摧折锐气,那可就陷入危局了。

    想到这里,张骞不再犹豫,他连忙带领着督粮官来到中军,把情况详细的告诉了正在伏案观察地图的年轻将军。

    霍去病抬起头来,在案头的灯光里,凤眉双眸中有锐利的光芒在闪动。如果这时候元召看到自己的这位得意弟子,他会吃惊的发现,短短的时日不见,她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蜕变。

    沙尘和烽火的洗礼,抹去她身上的最后一丝娇气,取而代之的是凌人的傲气。如同那把绝世名剑赤火一样,出鞘之后,无人不为之胆寒。

    有些人好像天生就是为战场所生,坚决敏锐,出手无敌。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街头与那些欺负自己的男孩子拼斗的霍去病,明显就是这样的人。

    锋芒无匹的宝剑,它的任务就是只要去战斗,去把所有挡在前面的敌人通通的斩杀、清除!至于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自然有追随者们去完成。它只要战斗、战斗、一直向前!

    “余粮还剩多少?”

    骠骑将军从来都是话语简洁,周围的空气中带着冷冽的刀芒。所有军中将士都知道,他们的指挥者,是冷酷无情的战将。在私下流传中,甚至已经有人偷偷的把那位秦将白起拿来与其相比较了!

    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位令人又敬又畏的将军心中亦有柔情,在那铁甲重重包裹的柔软身体里,有着一颗因为思念某人而滚烫煎熬的心。

    “已经不多了。全部集中起来,恐怕也只够我们明日半天的口粮。将军……你看?”

    督粮官是个胖胖的家伙,他小心地瞅了瞅将军的脸色,试探着请示该如何安排。

    “留下明早的一餐。其余的全部给先锋军赵破奴他们送去吧!”

    张骞心中暗自吃了一惊,要是这么一来的话,中军可真的就缺粮了。吃了上顿没下顿,那可怎么办?除去三千先锋军,难道剩下的这七八千人,都去喝西北风啊?

    “霍将军,派出去督促后军赶快运送粮草的骑兵也已经有三四拨了,可是至今一点儿回音都没有。我很担心,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啊?”

    张骞脸色沉重,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之前,有些心中的猜测当然不应该明白的说出来。但他非常希望,霍去病也能够像他的师父那样百无一漏,把任何的不测都考虑在内。

    但是很显然,他有些高估赤火军主将此刻的作战经验了。骠骑将军的主战场在两军对阵之前,在耀武扬威的冲锋斩将上,在飞马破阵席卷千军的锋芒中!而最不耐烦去考虑的,恰恰就是这些军伍杂事。

    “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暂时缺粮吗?等到先锋赵破奴明日击破西羌军,然后大军攻灭西羌,还用担心这些吗?”

    霍去病傲然扶剑而立,在她想来,战争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要胜!只要打败了敌人,破其军,灭其国,什么都会有的。就粮于敌,才是既简便又安稳的法子呢!

    这一路上早已经习惯了骠骑将军一

    贯作风的张骞,虽然心中终究有些不安,但他还是闭上了嘴。毕竟赤火军的身后,留下的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名,如果真的能一直继续下去,好像就算是后军辎重有什么不安稳,也无大碍。

    督粮官欲言又止,霍将军虽然年轻,但在军中已经树立起了自己绝对的威望。更何况此人被天子亲自封为冠军侯,是长乐侯元召的得意弟子呢。他和所有将士一样,心中只有服从。

    寂夜无声,一轮下弦月斜挂西天,风从天山来,带着草原的气息,远处的狼嚎,还有隐隐约约的兵戈肃杀之气。

    “哼!西羌军队很厉害吗?既然敢主动替匈奴人充当前驱,不自量力的来挡住赤火军的道路,那么就让他们有来无回吧!上一次那些去长安捣乱的邪魔歪道,听说就是出自这个国度……西羌、大宛、精绝这几个与大汉作对的国家,这次必定让他们和已经被我们攻灭的楼兰国下场一样!张司马,请好好记着晓谕诸军,灭国之日,不必客气!”

    杀气腾腾的话语中,赤火军随军司马张骞躬身领命,大战既然临近,一切不必再犹豫,对敌当先,同仇敌忾而已。

    张骞和督粮官退出去之前,抬头扫视了一眼那张简陋的行军木案,上面胡乱丢着几块像石头块样的东西,不由得心头安稳,脚步加快,自去安排行事了。

    霍去病望着大帐之外深邃的夜空呆立片刻,似乎在想什么。过了很长时间,有战马的嘶鸣声响起时,她终于转过身来,把木案上那几块用来压地图角的东西随手拂到一边。互相碰撞,响起清脆的声音,在灯光的照耀下,那赫然是几块或金或玉的玺印。

    一路征战,灭国六七!王者之印,赫赫威严。可是现在,也只不过是眼前这位傲娇将军随手的玩物而已。

    “已经凑齐了六块王印了呢……明天战罢,一定把西羌王的大印也收过来!那么,师父啊,我要收集到多少块西域各国的帝王玉玺,你才会夸我能干呢?嗯,我想……最少得十二块!对不对?”

    忠诚骁勇的军中卫士们在中军大帐四周巡守,没有人敢靠的太近。悄悄的自言自语中,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听见,可是,说话的人,仍旧感到心中有些荡漾。

    算算日期,他现在一定在洞房花烛吧?真是……太可恨了!

    如果有部下在这个时候进来,看到骠骑将军俊美的脸孔通红,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一定会被吓得连翻三个跟头的。而后果,恐怕也是会被马上杀人灭口呢!

    不过,也许是匈奴人祷告的长生天起了作用,赤火军凌厉无敌的攻势马上就要被暂时阻止!他们西征以来所遭受的第一次挫折,就发生在下弦月落的清晨时分,与西羌白马藤甲兵的突然遭遇和对决中。

    先锋将军赵破奴没有想到,西羌的军队竟然这么强悍!他们尽皆人高马大,几千骑兵出现在面前时,马如雪,枪如林,人不畏死,竟然主动就对汉军阵脚发起了攻击。

    充当开路先锋的赤火军骑兵三千,这一路上早已经打出了自己的气势。虽然见对方来势凶猛,却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怯战之意。

    赵破奴一马当先,挥舞着手中的宽背汉刀,喝令冲锋!赤火军的骄傲,岂能被对方压倒,厉害不厉害,骑兵对撞见分晓。

    此处一望平阔,正是西羌国与安息国交界之处。一半是草原,一半是戈壁,马蹄踏起无数烟尘,眼看着两军对垒,赤火军将士红色披风飞扬,而西羌骑兵却是黑色藤甲、盾牌,两方红黑分明,奔驰越来越近。

    赤火军每当冲阵,早已经有了固定的套路。犀利无比的九臂连环弩是必用的大杀器,进入射程之后,随着冲在前面的将军一挥手,策马奔驰中扣好弩箭的骑兵劲弩激发,当先一轮千枝就平射了出去。

    凭着已经无数次战斗的经验,对方的骑兵部队,在这第一轮打击当中,必定会大批死伤,奔驰冲锋的阵型也必定会有些乱起来,而这短暂的机会,就是赤火军最好的决胜之机。

    然而今天,他们吃惊地发现,战无不胜的王牌武器九臂连环弩竟然遇到了克星!射出的近千枝弩箭,除了有几个倒霉鬼被射下马来之外,极速冲锋的西羌白马军阵型竟然没有什么变化。

    西羌藤甲兵,本来就有坚韧无比的藤甲盾牌护身,比寻常盾甲对弓弩的攒射抵御力效果更佳。更何况这次他们已经提前得到汉军叛将秘密的通报,把护身藤甲和手中盾牌用油脂浸泡过,九臂连环弩就算是再厉害,也射不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