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长刀映日 昭烈汉家英雄
    根据《大汉帝国史》对军事史略的记载,后世普遍认为,这次被称为“河西战役”而彻底奠定大汉帝国威武气势的重大战争,它激烈战斗爆发点的正式开启,就是这次赤火军与西羌军的较量。

    三千先锋军的带领者赵破奴,他现在还当然不会想到,这次的战斗直接引燃后面接连发生的几次大战。他在马上收起弩箭拔出汉刀的的时候,浮上心头的,只是惊怒交集。

    在以往作战中屡建奇功的九臂连环弩竟然伤不到对面的骑兵,这个发现,让赵破奴的心头萌生了一股不祥之兆。他在马上睁大眼睛,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可以看清楚,是对方骑兵身上所穿的黑漆漆甲胄和竖在马身前的巨大盾牌起了作用。

    事到如今,已经来不及多想,唯有奋力拼杀,或许还有胜利的机会。赤火军从来倚仗的可不仅仅只是九臂连环弩,雪亮的汉刀在手,无人会退却半分。

    几十丈的距离,转瞬即到。战马疾驰下带着巨大的气势,两股力量就这样狠狠地对撞在了一起。刀与枪,箭与盾,勇气与胆量,死亡与鲜血!

    这是真正的实力对拼,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手段。不过,赤火军终究是吃了大亏。锋利无比的汉刀可以轻易地划开匈奴人的皮甲,甚至是普通的铠甲都能砍破,可是在西羌军的藤甲盾牌面前,进攻的力量却大打折扣。

    一名汉军骑兵凭着娴淑的刀技,纵马入阵之间,已经接连砍中了三四名西羌军士的身体,然而,并没有人受伤或者死去。英勇的汉军眼睁睁的瞅着以藤甲护身的敌人手中长枪如同毒蛇出洞,倏然刺中自己的马匹,战马的悲鸣声中,随着一起倒地的战士被马踏而过,死不瞑目。

    许多汉军骑兵在第一波的冲锋当中,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悲壮的死去。手中的刀就算再锋利,也杀不了敌人,而对方的长枪,却可以从容的放倒汉军骑兵的战马,全身披挂的汉军倒在地上后,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可以说死的既不甘心又十分憋屈。

    鲜血浸透黄沙,染红了马蹄。眼看着昔日同袍的生命如同波浪般倒伏,就消逝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后面杀到的赤火军骑兵们眼睛都红了,血性激发之下,心中不仅不害怕后退,反而更加疯狂地冲入战阵中,与西羌军纠缠杀戮在一起。

    赵破奴眼呲欲裂,牙齿咬碎,满嘴的血沫子,见汉军在与对方的拼杀中吃了大亏,他高声大喊着“用腕弩”!随后抬起手臂,接连两只短弩射出,挡在他前面的两骑羌兵躲闪不及,被射中脸部,一头栽下马去。其他的汉军将士们有样学样,一边用手中的刀与对方的枪盾较量,一边抽空施放弩箭,果然对西羌骑兵造成了很大伤亡。

    仗打到现在的地步,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双方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骑兵作战,胜在一个速度上,既然在最开始的冲锋中没有取得先胜之机,那么接下来陷入到短兵相接的局面后,必然是一场要付出许多性命的血战。

    明明知道形势不妙,但赵破奴没有一点儿退却之意。他是赤火军的先锋,赤火军的荣耀和身为大汉将士的骄傲,容不得他在生死之前胆怯。

    战马嘶鸣,兵器碰撞,受伤者的长声惨呼,悲壮消亡,血溅风沙!即便是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赤火军以三千对阵突袭而来的五六千西羌军,依然不落下风!

    西羌军也杀红了眼。他们没有想到汉军竟然如此顽强。明知道必败,还这么拼命。照这么样打下去的话,最后的结局,很可能会两败俱伤,剩不下几个活着的人啊。

    亲自担任主将的西羌王子勒马在后面的战场上观战,几百白马侍从保护下,他有些吃惊的皱起眉头。汉军的骁勇和不畏生死有些出乎意料,即便是自己已经按照那汉朝叛将的指点做了预防措施,使他们的弩箭伤不到西羌战士,可是这样拼杀下去也不行啊。西羌国总共的精锐之士也不过万人,这要是和对方一对一的换命,一战就死上几千,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啊!

    派去沙丘高地上瞭望远方的骑兵已经来回好几次了,约好了在此地共同夹击汉军的匈奴骑兵队伍怎么还没来呢?

    沙尘滚滚的骑兵厮杀中,当西羌王子又一次焦急地回头去看时,眼角忽动,他终于等到了盼望已久的援兵。

    已经用不着听飞驰而下的瞭望哨兵报告了, 在所有人的视野中,一骑烈马率先从左边几座沙丘中穿越而出,马上骑手扛着一杆匈奴王旗,硕大的狼头风中狰狞。随后如同狼群汹涌而出,匈奴休屠王的一个万人队杀到了。

    蓦然看到匈奴骑兵出现,赵破奴大吃一惊,昨天探马的消息不是还说匈奴人距此几百里吗?怎么忽然之间就杀到眼前,行动何其迅速!

    他却不知道,赤火军的行军路线和作战意图,早已经有渠道秘密泄露给了休屠王,所以他才马上与西羌国取得联络,定下了共同在此地决战的计划。西羌国界的这几百里戈壁滩,就将是他们为汉军准备的葬身之地也!

    这世间,每一条光辉的路程,大概都需要勇士的脚步和鲜血的灌溉吧!也许,大汉将士的血,注定要洒在这条开拓的道路上,为后人指引方向。也许他们的英魂,注定要留在这遥远的地方,留给后来者凭吊的情怀和继续向前的力量。

    赵破奴是最早的黑鹰军校尉之一,当初也是跟随元召去雁门关外匈奴万骑前闯阵过的人。在军中,他虽然比不上“公孙双雄”的勇猛,也比不过曹襄的名声大,但此人心性坚毅,身经数十战以来,从未败绩。

    不过,今日的情形,已经十分凶险,在匈奴骑兵和西羌军即将合围的情况下,面对着数倍于几的敌人,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办到的事。审时度势,当机立断之下,也唯有誓死拼杀,多杀几个算几个了!

    “大家不要分散,尽量集合起来,往一个方向冲杀,都随我来!”

    无论军之多寡,将军皆为一军之胆。尤其是危急之时,更不能优柔寡断犹豫不决。赵破奴大喝一声,当头策马舞动手中刀如雪片飞花,豁出了性命,想要把剩下的这不到一半儿人马带着冲出去。

    赤火军长久以来形成的坚强战斗力,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显现出来。那些经过无数次训练和战场厮杀形成的有效作战方式,起到了很大作用。他们舍弃了背后胶着状态下的西羌军,随着赵破奴指引的方向,冲破最先奔驰过来的匈奴骑兵队伍,斜刺里向着另一侧的沙丘那边靠近过去。

    然而就算是他们再勇猛,想要摆脱匈奴骑兵和西羌白马军的围堵追杀,谈何容易!等到冲杀到沙丘附近时,赵破奴回马四顾,幸存者也不过只剩几百人而已。且大多已经伤痕累累,人困马乏。

    赵破奴身被十几处重伤,人马皆被血染红。以沙丘为后盾,聚拢起全部人马后,他满含悲愤地叹了口气。实在想不明白,西羌军和匈奴人到底是怎样洞察了先机,在此处捕捉到先锋军行动轨迹的。

    要知道,这一路行进,他都是按照骠骑将军的指示,在汉军游骑的指引下飘忽不定的行军,之所以行进迅速而且每次的胜利都来到如此容易,与敌人根本就摸不清他们的作战意图有着绝对的关系。可是这一次……难道是他赵破奴注定败亡?

    不过,他的疑惑很快就得知了答案。随着漫无边际的匈奴骑兵和西羌军包围过来,当先那位彪悍的匈奴万夫长,不知道听旁边马上的人说了什么,然后所有的骑兵暂时停止了进攻。

    几百劲骑保护着一员马上将策马而出,朝这边走了过来,随着距离的缩短,赵破奴突然睁大了眼睛,在一瞬间,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败了。

    “赵将军,投降吧!你是勇者,更是一个明白人。念在当初在长安的时候,共同饮过一杯酒的份上,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弃刀归降,大单于一定不会亏待与你的!”

    名叫庞信的汉朝降将眼里放射出灼人的光芒。归降单于羿稚邪后,他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已经令黑鹰军遭受重大损失,塞北三城汉匈攻守之势迥变。而且,因为他的出谋划策,西征的赤火军马上也要陷入困境中,今天屠灭赵破奴部,只不过是小试牛刀,提前的开胃小菜而已。

    “原来如此……!呸!你这个逆贼,投降匈奴出卖同袍不仅不知耻,还有脸到这儿来?我赵破奴堂堂正正,当初怎会识得你这等苟且之徒!大汉将军只有站着死,绝无跪着生!”

    满身鲜血的汉家将军说完这话之后,懒得再看对方一眼。事已至此,唯有流尽最后一滴血,以报国恩矣!他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先锋将军印信,递给身边忠心耿耿的侍从。

    “骓奴,最后再替我办一件事吧……记住,即便还剩最后一口气,你也要把我的话和这印信送到!”

    虎目含泪的忠勇侍从什么都没有说,接过那沾染斑斑血迹的将军印,飞马而去。他回头最后一眼看到的场景,是汉刀映着朝阳的光芒,直刺长空,血花如雨,刚烈无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