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烈焰飞腾 流砂金木销熔
    西羌国中有嘉木,富含油脂,似树似藤,十分柔韧坚固。这是此地特产,别处所无。

    以这样的藤条织成护甲,穿在身上,刀枪难入,弓弩可防。而以成型的树藤做成盾牌,更是两军作战时,西羌军保护自己的有利武器。

    西羌国之所以凭着不到万人的军队就能扬威于西域,骑兵的勇猛和武器犀利是一个方面,而这种精良的甲盾,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西羌王子年轻骄傲,既是王子又是猛将,屡次领兵作战,十分得到麾下勇士们的拥戴。在他的野心中,西羌国所拥有的疆域是远远不够的,早晚有一天,他要凭借着白马长枪和勇士之心,在这西域之地,开创出一个大大的国度。

    这样的骄傲,在消灭掉西征的三千汉军后达到顶峰。国之英雄,未来的王者之风!类似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举国称颂!

    西羌王十分得意,自己选中的王子如此出色,这份基业交给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因此,他不再有丝毫的顾虑,把所有的军队全部交到了王子手中 ,去战斗吧!尽情发挥你的能力。

    于是,感受到背后国王和全体臣民注视的目光,大权在握的西羌王子,又一次发现敌情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去战斗了。

    西羌国周边地形复杂,荒漠戈壁峡谷纵深,凛冽的朔风横贯东西,给这个国家的民众增添了许多苍凉彪悍的气质。尤其是跨上马背的战士,不管面对着多么强大的敌人,也只有战斗,从来没有后退!

    西羌人的强悍,就连匈奴人也只是与之结为盟友,互通有无。而不是像对待别的西域国家那样,把他们沦为臣属国。

    至于远道而来的汉朝军队,从来就没有放在他们眼里。一战之后,不过如此。因此,此刻在后面穷追不舍的西羌王子和他的七千骑兵,是抱着一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心态,来看待即将开始的屠杀或者是屠灭。

    不过,汉人的军队很狡猾,他们并没有在戈壁滩上逃亡,而是没命的奔出几十里后,斜刺里跑进了荒草丛生的峡谷中,就此消失了踪迹。

    西羌王子曾经听说过在中原古老的兵家智慧中,有“穷寇莫追”的说法。但他从来不以为然。一鼓作气屠杀殆尽,才是他最喜欢的方式嘛!

    而且,虽然明知道前面的地形有些复杂,但他和手下的这些骑兵,一点儿都没有担心。这周围千里的所有地势,难道还有人比他们更熟悉吗?要说是汉军想要在此设埋伏,那他们注定是白费力气了。

    这片地域内虽然丘陵峡谷众多,但都十分平缓,而且多是沙丘,连块石头都很少见。汉军拿什么来设伏呢?以刀剑挖土堆沙挡住西羌军骑兵?然后再冲出来掩杀?那简直是笑话!

    西羌骑兵的马蹄连停都没有停,直接就追在那逃跑的汉军后面,踏入了较为宽阔的这条峡谷中 。西羌王子和手下的几位将军并非是不知兵,而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为了贪功,极度的自大也!

    人的想象力虽然说是无穷,但总有未曾想到过的作战方式,早已出现在这世间。如果说这西羌国的人从来未曾听说,那只能怨他们自己孤陋寡闻了。

    消息闭塞和骄傲自大的后果,也许会十分严重,严重到丧身、灭军、甚至破城亡国!如果西羌王子稍微谨慎一点儿,后果会不会不同呢?很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所以他的下场和他父王的下场还有整个西羌国的下场,早已经在冥冥中注定。

    峡谷并不长而且很宽阔,七八匹马可以并列而行。烈烈的风穿过谷底,两边的荒草随风倒伏,虽然已是春末夏初,但绿色还未曾茂盛。

    从广阔的大地上一下子汇聚到这谷中,几千匹马奔腾下,似乎有波涛海啸之声,长枪如林,盾牌成阵,如此气势,令人震颤!西羌王子在亲随护卫下,一马当先,形如利剑。

    就在即将到达峡谷口另一端的时候,西羌军眼中所见,前面被追逐的汉军旗帜逃出谷口后,竟然奇怪的停了下来,然后迅速转换队型,排成阵势,虎视眈眈的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西羌军为之一怔,不明白这区区的千余汉军要干什么。难道他们以为凭他们的力量就能拦阻住这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碾压过来的巨大威势?

    马如奔雷,来不及多想,西羌王子把长枪一指,左翼将军率领着他的一千精锐率先杀了过去,以这般的马速直接冲过去,对方已经静止下来的骑兵如果不赶快逃避,那可真是自寻死路了。

    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然而很奇怪,那些汉军不仅不逃跑,反而排列成雁翅阵型,牢牢的封锁住了峡谷的整片出口,以一种冰冷的眼光死死的盯住了他们。

    西羌军的左翼将军目光一闪,他看到了对方那些尖锐的寒芒正齐齐的举了起来,这是汉军的弩箭,他们要放箭了!不过,策马冲杀中的这位将军并没有感到特别紧张,他只是稍微的伏低了身子,然后用手中的大盾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前方。同时回头大声叫喝。

    “起盾!继续冲!”

    九臂连环弩虽然厉害,但他们早已经领教过了。只要有藤甲和盾牌护身,根本就起不了什么多大的作用。西羌军暗自冷笑,不知道变通的愚蠢汉人啊!看来今天的这些汉军,也必将和被消灭的那支一样,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了。

    只顾着追捕猎物的西羌军,却根本就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汉军的影子开始出现在峡谷两侧的高处。峡谷其实并不高,如果这会儿有人抬头看的话,会清楚地看到,在铁青色的苍穹之下,那些汉军眼中的光芒是如何的骇人。

    大汉赤火军主将,骠骑将军冠军侯霍去病独自站立在一棵半枯半荣的树下。这种树名叫胡杨,在沙丘戈壁间别的树木极难成活,而唯有这种树,能够参天而立。据说是生千年,死千年,等到腐烂成尘又是千年!

    霍去病的脸色很平静,到了这个时候,胜利已经是十足的把握,用不着再耗费她的精力去多想了。剩下的事,就交给麾下的将士们去给他们的同袍报仇吧!

    看到彪悍的西羌白马军果然入彀,全部被引进了预设的埋伏圈内,不要说赤火军战士们激动难耐了,就连素来谨慎稳重的张骞也手脚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他和很多军中将士一样,此情此境,偷眼看向那个负剑而立战袍飞扬的身影时,无不暗中赞叹一声,真是名师出高徒!这就是元召第二,活脱脱的一个影子啊!

    “开始吧!全部消灭,勿使一骑逃脱!”

    将军令下,并没有多么慷慨激昂,声音很是平淡。但七千精锐西羌勇士的性命,不久之后,就将全部在这几个字中烟消云灭,魂飞魄散!

    张骞亲自挥动了令旗,这是赤火军中独特的旗语。说是迟,那是快,早已经在谷口处紧紧盯着令旗信号的西征军左将军李望,率先射出了第一支弩箭。

    这支弩箭很平常,和以往利用弩机发射出去的弩箭没有什么分别。但在这支只是平常的弩箭头上,却涂抹了一种特殊的材料。那是长乐塬上最新研制出来的一种燃料。元召给它起的名字叫做“磷火”。

    在极速的摩擦下,遇风及燃,这是一种十分有用的火攻燃料。元召为了自己的爱徒征战顺利,不惜偷偷的把这种还并未曾公诸于世的东西配备给了赤火军。

    这一路征战,遇到的敌人大多都是不堪一击,只有刀和弩箭就足够用了。因此,这样的杀器根本就用不到。不过,对于西羌军,霍去病想在他们身上试验一下,看看师父所说的这种极其歹毒的东西到底是怎样的厉害法!有些期待呢。

    见汉军不出所料,果然开始放箭,西羌军一边用盾牌遮挡,一边打马前冲,不过剩余二三十丈的距离,冲过去,全部杀光!

    西羌白马如雪潮,每一匹都神俊非凡,冲在最前面的几百骑兵纵马之间,一跃几丈,还没等到马蹄落地,感受到盾牌上所受到的巨大冲击,知道是挡住弩箭的射击,他们一边把盾牌架稳,一边挺起长枪,准备冲阵杀戮。

    然而,突变就在这时发生了。战马的马蹄落地之后,竟然纷纷站立不稳,或者是立即跌倒,或者是受了惊吓一般乱跳乱踢,似乎是想要摆脱什么。马上的骑兵猝不及防,纷纷坠马,一时间惊呼声和死伤同时发生。

    最前面的这些惊乱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可是在后面的人,却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大惊失色。有许多却已经收势不及,连人带马也一起撞了上去,死伤连片,随即火势突起。

    原来,赤火军早已经在峡谷的出口处布好了大片的狼牙锯齿铁丝网,而且草丛间洒满了铁蒺藜。李望率领的诱兵从一侧的安全地带绕过去后,再以弩箭封锁,这好几重死亡的禁锢中,不要说是骑兵,就是虎豹也逃不出去啊!

    大批的弩箭射出后,涂抹在箭头上的材料摩擦起火,射入一片慌乱中的西羌前军后,那些浸过油脂的藤甲盾牌遇火即燃,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是烈焰飞腾,鬼哭狼嚎矣!

    与此同时,峡谷的入口处也已经被同样的封锁住,两侧高处的汉军也开始放箭,四面合围,屠灭正式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