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男儿慷慨 不过策马弯弓
    大江与大河灌溉着东方大地,浩浩荡荡东流入海,千年不息。而它们共同的发源地,都是来自西部高原。

    千年之前的沧桑地貌与后来的世界并不相同。江河的便利,为人类的生息繁衍和运输迁徙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虽然也经常有水患灾害发生,但对于它们对人类生产和生活所起的巨大作用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多。

    想要溯江而上,在从前的水运条件下,自然是件十分艰难的事。但对于汉人来说,从十几年前,这样的困难条件就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时至今日,随着新式大船的启用,沿大江而上直达高原源头,已经是一条最重要的水上运送通道。

    初夏的天气里,江上风有几许清凉。十几艘大船行进在宽阔的江面,日夜兼程劈波斩浪。

    一路所经之处,见者无不回避。不用离得太近,只远远地看就可以知道,这是运送大汉作战军队的船只。旗帜飞扬,甲光耀日,气势十分威武。

    但见远处的山峦,开始由深绿渐渐转为浅黄。山峰形貌走势在残存的记忆中依稀还有些印象,只是总不能太确定。负手在船头栏杆处的年轻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前尘若梦,终成云烟。

    “元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现两岸有人烟处,越往西部就越发荒凉。我大汉疆域真的是辽阔啊!”

    身形矫健的前未央宫守卫将军,早已经脱去了那身羽林军特制的盔甲,换上了统一的汉军将军甲胄。这次随军出战,猿臂善射的李敢心中别提有多振奋了。看到眼前出现的辽阔景象,不禁很是感慨。

    “李兄你可知道,此地为何处?”

    并未着甲,只是随意的披着一袭战袍的长乐侯元召,嘴角扬起笑意,回头看着走到身边的李敢问道。

    李敢有些愕然地摇了摇头。他虽然在从前以羽林军将军的身份护驾去过许多地方,但往西部这么偏远之地,却还是头一次。

    “此为甘凉道。已经距离长安千里。而再往前行进不远,就是我们大汉势力范围的尽头了。呵呵!”

    “原来如此!怪不得如此荒凉。看那荒野遍地,山木萧疏,几乎是看不到什么人,想必这些地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吧?”

    李敢随意的说了一句。却看到元召有些奇怪的撇他一眼,神色中的淡淡笑意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为什么这种眼神看人?你这个样子……总是感觉有些发毛呢!”

    李家与元召的关系,早已经深深地绑在了一起。老李与他是英雄相惜,忘年之交。小小李拜在门下,做了他的弟子。一直极其自负的李敢虽然有时候想起来,对眼前的这个家伙有些小小的嫉妒,但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服气的。

    “因为你说的话啊,有些太想当然尔了!李将军,我告诉你吧,西部的这些地方,虽然现在看起来苍凉,那是因为没有人发现其蕴藏的价值,相信不用几年之后,所有人就会知道,这是无价的风水宝地呢!”

    “什么宝地?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难道这地下埋着金银宝藏不成?”

    李敢瞪大了眼睛。要说起他佩服元召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那就是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呵呵,李将军不会只认为这世间最值钱的就只有金银宝藏吧?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飞地?”

    元召看着远处逐渐退后的地界,随口应答,心中估摸着大体位置,到得此处,应该已经出了大汉的疆域,前方已经进入了西域诸国的范围。

    “飞地?曾记得在古兵法中有过记载,是指在本国之外可以立足的军事据点,在出兵作战中,有一定的利用价值。难道说,元侯想要把毗邻汉界的这些西域地方,都想以武力征服,让其变成可以为汉朝提供利用价值的所在?”

    李敢试探性的询问道。虽然他感觉到想要彻底征服这些地方,也许需要通过很长时间的战争才能够达成目标,但心中还是有些踊跃。毕竟军人的荣耀,就在于战争中才能体现。大汉将士,从来不会畏惧作战。

    “当然,这是肯定的事。要不然我费这么大的劲在朝堂上提出打通西域通道的奏议所为何来?呵呵!西域这块地方,早晚要全部划入汉朝的势力范围内。这些地方矿产丰富,宝物众多啊!尤其是这些邦国的臣民们,听说都非常的倾慕大汉的文明与富强呢。既然如此,何不帮助他们铲除只知道剥削压榨的君王,让他们全部的归于王化,都沐浴在我大汉文明的光辉之中呢?那样一来,才能体现东方文明大国的胸襟与气魄嘛!”

    李敢用手扶了扶头盔,他感觉到听君一忽悠……哦,不是!应该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从这一刻起,他感觉到自己作为一名汉朝的将军,率领着麾下兵马去讨伐不仁、救外国万民于水火,是一件多么义不容辞的事啊!

    “而且我们所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得到西域之地这么简单的事。李将军可曾听说过?西方的世界很遥远,那边也有着灿烂的文明。”

    元召的话语依然很平淡,好像只是在讲述这世间最平常的事。只不过,身边的人听到耳朵里,心中的感觉不亚于江上的巨浪波涛。

    “元侯……你的意思是说?”

    “哈哈!李兄,你虽然年长我十多岁,可是难道没有更加远大的志向和胸襟吗?荡平这小小的西域之地算什么,越过这三十六国之后再往西去,有山河如画,有肥沃富饶,有这世间最珍稀的矿藏,有彪悍善战的勇士,更有着数不尽的财富……那里的天地才是真正的辽阔!李将军,可有意乎?”

    “飞将军”李广曾经有过三个儿子,尽皆勇猛难敌。其中两个儿子都死在战阵之上,只剩下了这一个最年幼的。

    民间有谚曰“虎生三子,最猛者为彪!”

    李敢之猛,斗杀不惜己身,少年即负盛名。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帝才一直把他留在未央宫中宿卫,就是怕他上阵之后作战勇烈,万一有个刀箭无眼的损伤,那就太对不起老李家了。

    然而,元召却从来不这样认为。如果一个人身负的才能,不能得到最酣畅淋漓的施展,这样不仅不是对他的保护,而是一种伤害。

    人生天地,命如朝露,短暂的也只不过如同旦夕之间而已。此生如逆旅,我辈尽皆是行人,如果这一程走到尽头,老死床榻之上叹息于儿女环绕中,就此烟消云灭。那才是一个将军最大的悲哀!

    果然,听到他这一番话中的鼓动之意后,刚刚度过而立之年的李家子,伸手握住了元召的臂膀,剑眉如同飞扬的风帆,意气风发,无与伦比!他拉着比他小十多岁的年轻侯爷,并肩站在船头,以手作剑戟指前方。

    “若真能得此机会,我李敢愿帅领三军,自此往西征战,马蹄所及、刀箭所至处,管教它们都成为大汉的土地,使大汉长安真正的成为天下的中心!”

    大江穿过峡谷口,远处一望无际的高原扑面,波浪激流,光芒垂野,龙吟虎啸,不可断绝!

    元召微微侧了侧头,笑意微不可查的掠过嘴角。每一个有梦想的人,自己都会给他们提供一个最好的机会,至于是不是能够名垂青史彪炳千秋,就看个人自己的努力了。只要李敢有信心和勇气,他的未来之路,必将与历史上截然不同!

    有苍鹰飞过天空的声音,元召抬起头来,遥望天际,最多再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要停船登陆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得到赤火军的消息,那个鹰隼试翼的天之骄子,现在征战到了何处?和匈奴骑兵的主力较量过了没有呢?

    西羌王城内,被元召惦记起来的人,此刻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不过,这不是被人念叨的结果,而是稍微受了伤寒。

    多变的气候,终究还是让骠骑将军感到有些不舒服。本来就是畏寒的体质,因为前几天军中缺粮,她有些吃不下粗糙的饭菜。再加上连续的征战,感到精神有些很疲倦。不过,在此时此刻,危机四伏,大战将至,却一点儿也懈怠休息不得。

    赤火军在王城内做暂时的休整,以补充体力,搜集粮草,为下一次的战斗做好准备。

    而派出的部分精锐,在城内外进行了为期两天的搜查和捕杀。奉骠骑将军令,他们的打击对象,主要就是那日进行刺杀的主谋和余党。

    对于敢行刺将军和杀死同袍的敌人来说,赤火军的围杀手段是极其残酷的。负责此事的几个校尉,都受过专业的训练,根据蛛丝马迹就能查找出隐藏的敌人踪迹,往往会在猝不及防之间,就对已经找到的猎物发起突然袭击,无论对手是谁,也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必把对方彻底铲除而后快。

    如此毫不留情的杀戮之中,自然免不了有许多冤死之辈,但这并不在赤火军的考虑范围内。因为,西羌国中人有很多都信奉一种妖僧邪术,这让骠骑将军和部下们想起在长安学院的时候,曾经差点儿让长乐侯元召丧命的那件事来。

    于是,绝杀令下,铁血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