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战旗之下 猎猎血海睥睨
    时光追溯到稍早些时候。骠骑将军霍去病下达了全军准备作战的命令。

    这是自踏出玉门关以来,赤火军首次即将与匈奴骑兵开战。所有人都很明白,这一战至关重要,其后果如何,将会直接关系着这次大军西征的成败。

    不仅如此,在赤火军将士心中,还深深地知道,他们每一个人自己的命运和这支军队的命运,也将会有这一次战斗所决定。

    成则扬威于西域,自此往后,汉军将会风卷残云,一路势如破竹再无敌手。而如果万一失败了,从将军到士兵,可能没有一个人能够有机会逃生。将尽皆埋骨黄沙,匹马不得生入玉门关!

    既然这是宿命的一战,那就避无可避,无需再避。在巨大的求战心理下,赤火军从上到下战意激昂。尤其是将校们在听完骠骑将军的部署之后,心中对胜利的信心高涨。匈奴人如果真的能够中计的话,此战必胜!

    匈奴休屠王的骑兵据说很强,强大到堪称草原上最厉害的军队,自西域至天山这片广阔的大地上,没有一个国家敢不服从于他们的意志。

    “这次的作战目标,是要把休屠王的六万骑兵全部消灭,就是这么简单。”

    骠骑将军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已经足以激起每一个人心中全部的热血。这个目标,如果放在以前的汉军面前,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他们是赤火军!他们是大汉的烈火精魂,所到之处,无论钢铁金木,尽皆焦土!

    “万胜!万胜!赤火军万胜!大汉万胜……!”

    声音整齐划一,威武雄壮,这支经过数次战火洗礼后的军队,已经初步具备了钢刀利刃一般的特质,现在唯一欠缺的,也许就只有最后的以血淬火!

    “胜利是肯定的!不过,这需要所有人的齐心协力。”

    霍去病并不习惯这样当众布置任务,她最喜欢的是亲自领兵冲杀,只有在风驰电掣的龙马上冲锋陷阵,才是从小到大的梦想。因此每次作战都是言简意赅。但这次不同,有一些勇士也许注定将会为了胜利而死去,这些人,她有些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挑选。不过这样的小小犹豫很快消失,耳边响起师父曾经教导过的话。

    将军令下,有死若生,有情似无情!

    “我需要一些死士,来承担最艰巨的任务……!”

    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感情,似乎只是在说一场平常事。然而这其中的重量,任何人都可以掂量的出。

    片刻的沉默后,开始有人走出阵列,站到前面来。没有激昂的表示,没有慷慨的诉说,就这样平静的走过来。一个、两个、三个……。

    凑够一百人的时候,霍去病挥了挥手,制止了后面继续走过来的人。有这些人守那座唯一的城门,已经足够了!

    每一个自主请缨出来的赤火军骑兵都知道他们即将面临的是什么。可是,他们还是这样义无反顾的走了出来。为首的校尉名叫王烈,他对骠骑将军行过军礼后,接下了这个任务,然后带领着他的百名勇士,径直走向了王城的城门。

    全军肃然,注目以礼!无声的情感中反而包含着最高的崇敬。无论胜败,这百名死士也许都将无法生还。因为他们选择的路,是玉石俱焚!

    当王烈他们站在城墙高处,看着昔日的同袍各自领受任务去作战的时候,个人心底的澎湃已经无人得知。他们既然已经站在这里,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只是,如果在战死之前,能够亲眼看到汉军胜利的到来,那么也算是死而无憾了。真的是……很想看一眼啊!

    隐蔽等待的时间并不很长。随着几支出城当作诱兵的汉军骑兵陆续退进城,然后马不停蹄的穿城而去,随后封锁了那座出口的城门,整座王城便只剩下了一百勇士守护的这最后一座城门了。

    骠骑将军的命令是尽可能多的放匈奴骑兵入城,而城内和城外同时发动的时机,将掌握在他们这些人的手中。当他们把大汉的战旗高高升起时,当引火的弓箭射向城内时,就是大战开始的时刻!

    匈奴骑兵进城的人数大略估计下也应该有将近三万余众了吧?王烈和他的勇士们紧张的看着下面的情形,心中都开始剧烈的砰砰跳起来。但见护城河边,匈奴王旗和精锐骑兵的簇拥下,休屠王的战马即将踏上吊桥入城来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城内生变,匈奴骑兵终于发现了不对。那些追击的前锋,转了一圈儿之后,吃惊地发现其余几座城门处都已经被用巨石封锁了,而且没有发现任何人。这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虽然还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的匈奴将军们已经开始大声命令所有人赶快后退,先撤出城去再说。

    然而,进城容易出城难。三四万多人马想要从这仅剩的一座城门出去,短时间内谈何容易。混乱就此开始发生了。

    外面即将入城的匈奴人听到里面的声音,心生警惕,万夫长马上命令后军结阵,保护着休屠王后退,以防万一。

    王烈微微的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那匈奴王没有进来。形势如此,已经容不得有丝毫耽搁。他一打手势,百名勇士一起跃上城头,在城楼的最高处,高高飘扬起那面大汉的旗帜。

    与此同时,刀剑齐下,把缠住断龙石的粗大铁索砍断,轰然巨响中,那块像小山一样巨大的岩石整块儿地落了下去,严严实实的堵死了城门。隔绝了内外,也断绝了生死之间的界限。

    不管是城内还是城外的匈奴骑兵,都被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吓了一跳。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呢,但见高高的城头之上,有身穿汉军盔甲的人开始出现。

    时近午半,太阳在这个时候突破云层,忽然射出了光芒。在这阳光之下,许多匈奴骑兵眯起眼睛,看着城头上的人,不禁有一种错觉,这些和自己一样的战士,在此时此刻,竟然显得身形十分高大,而且周身散发出像太阳一样的光芒。

    这不是真的,仅仅是错觉而已!休屠王在马上摇了摇头,使劲的眨了几下眼睛,再次看过去时,这次看得清楚。那些人是汉朝的军士无疑,只是很少的一些人,然而就是他们,阻断了城门的出入口。

    汉军想要干什么?他们在耍什么花招?难道……有什么厉害的计谋不成!

    在城外护城河边的许多人和休屠王一样,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时,还没等他们的疑惑想明白呢,却看到城头上的那百十来人,一起拉满了手中的弓箭,就在猎猎飘扬的大汉旗下,同时向城内的不同方向射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在城外的人,根本看不到城内的情况,他们想不明白,这么少的汉军在城上射箭有什么效果?难道他们都是神射手?想要凭借他们的箭术来逞个人之勇震慑匈奴几万铁骑?这简直就是自不量力,而且真是……太可笑了!

    在城内涌到城门边的大批匈奴人也看到了城头上正在发生的事,他们心中的吃惊和疑惑和城外的人没有什么两样。不过这反常的情况,让每个人的心头莫名的升起一种不祥之兆。

    混乱的人喊马嘶中,各种情绪交织起来的等待时间并不长,他们就知道了答案,也等来了自己的最终命运!

    生与死的分割点,就在一支箭射出去的时间长短之内。从汉军手中射出去的箭,箭头涂抹的磷与空气激烈摩擦后,在半空中开始然起小小的蓝色火焰,当劲力逐渐消退的时候,它们开始抛物线形状下落。

    第一支最先扎向地面的羽箭,落在一处低矮的木制建筑上,没有伤到任何一个匈奴骑兵。然而,就在箭头接触地面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蓬大火轰然而起,并且眨眼之间就开始向四周迅速蔓延。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箭射落在不同的地方,没有什么例外,无论是伤没伤到人,都在那块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并且火势蔓延的非常快。大火所过之处,冒出滚滚黑烟,无论是铁、木、砖、石,不管是能燃烧的还是不能燃烧的东西,都一起燃烧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被困在城内的匈奴人还不明白接下来将会面临的是什么,那就活该是猪了!

    在震天的叫喊喝骂以及恐惧声中,几万匈奴骑兵开始慌乱的寻找躲避的地方或者是想要寻找逃出去的道路。然而,这一切注定都是徒劳。

    无数策马在街道上逃窜的匈奴人惊恐地发现,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整座城似乎都在燃烧了起来。不管是王宫的巍峨建筑群,还是普通的民居房屋,甚至是树木、街道、广场、库房……所有的地方都在燃烧,城墙之内所包围的整个大地都在燃烧!

    匈奴人仿佛看到了末日的来临,这是一种怎样的绝望啊!这些汉军一定是对这座城市施了妖法……长生天啊!快来救救你的匈奴臣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