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报国忠烈不惜身
    休屠王贵为草原匈奴八大王之一,着实骁勇。目空一切的心中,有着勃勃的野望。他与浑邪王结为兄弟,互托心腹,自诩为刎颈之交。

    虽然两个人相交莫逆,但此人心机深沉,远超那位浑邪王。长久以来,双方的联合势力中,一切大事的决定还是以他为主的。

    草原上的狼群法则中,适者生存。而以狼群为图腾的匈奴人,他们的行为方式,也与狼群无异。只要手中掌握着强大的力量,便是这片草原上的主宰者。

    十几万雄兵尽在掌握的休屠王,足以傲视半个草原。就连西域各国,也是对他的敬畏要多过对单于可汗的敬畏。

    这次出兵,虽然是尊奉单于羿稚邪的命令,但在暗地里,休屠王和浑邪王是有过详细策划的。对于他们来说,扩张势力,整合西域与草原之间的广阔地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怀着万丈雄心,两王总共统领着十三四万大军踏出草原,分头行动。之所以把全部家底儿都拉了出来,是要去完成一个多年以来的大目标。那就是,把东到大汉玉门关,西到天山以及西南和南边方向的这些国家统统的归拢起来,在这片辽阔的地方,他们要做真正的王!

    至于完成这个大目标后,与单于羿稚邪之间的关系,是分庭抗礼还是取而代之,到时候就要看他们两个人的心情了。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此时此刻,当休屠王就立马在离西羌王城只隔了一条护城河的地方,看着被封闭城门的王城内,烈焰和浓烟笼罩了整片天空。他的手紧紧的抓住马的缰绳,一颗心在不住的往下沉。

    他的麾下勇士,已经进城一大半,如今他们都被困在了城里面。虽然隔着城墙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只听到那些悲惨的呼嚎,就可想而知,昔日那些纵横草原跃马弯弓的勇士们,此刻经历的到底是怎样的惨烈。

    在城门外的匈奴骑兵,正在没命的用刀砍锤砸,试图把已经封得严严实实的城门打开一条通道,好让里面的人出来。但任凭他们费尽力气,砍折了刀剑,也根本就无济于事。那一整块象山岩一样的巨石,纹丝不动。

    即便在城外还有将近三万多匈奴骑兵,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把城内的人救出来。许多匈奴人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有些不知所措,那冲天的大火,即便是在城外,也感受到了被风卷过来的炙热。

    所有的匈奴骑兵早已经乱了阵脚,挤在城外的这片地方,惊恐地观望着城内大火,焦躁不安的等待着休屠王的最新命令。

    休屠王抬起头来,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城头上的那些汉军停止了射箭,他们拔出刀来,围绕在城楼附近,与侥幸没有被火烧到而杀上城头的一些匈奴骑兵白刃相格。在烟火弥漫中,不时有人死去,也不时有人从城墙上跌下。

    赤火军校尉王烈挥舞着汉刀,守护在高高飘扬的那杆大汉旗帜下,把所有抢到跟前的匈奴人都一一的杀死。浑身浴血,仍旧没有退后半步。

    这面旗帜和升腾的火焰,是一个信号。它们将引导着赤火军发起最后的攻击。在看到那支红色战袍的军队杀过来之前,这面旗帜,他们必须要牢牢的守护住。这是一种象征,更是一种信念。

    一百汉军勇士,人数越来越少。他们在血与火的拼杀当中,逐渐的死去。生命凋零,慷慨悲壮!

    浓烟滚滚,城里的景象已经基本看不清楚,黑油彻底燃烧起来的威力,无与伦比。大约三四万匈奴骑兵被封闭在这座死城之内,就算被火烧不死,也会被烟呛死了。

    能够杀上城头的匈奴骑兵并不多,即便是最后的挣扎,最终还是被汉军勇士全部杀光了。那面大汉军旗仍旧飘扬在空中,猎猎作响,傲视着这片大地与天空。在它周围,聚集着还未死去的十几名汉军,他们握着已经折损的刀,血染战袍,以浓烟与烈火为背景,仍旧不屈的挺立。

    这一幕,城外的匈奴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有些呆滞的表情中,好像时间过得很漫长。其实,只不过是一刻钟时间多点而已。

    “还傻愣着干什么?放箭,给我乱箭射死他们!这些该死的汉人……!”

    休屠王几乎要把钢牙咬碎。城墙与城门都没办法打开,这么大的火,被困在城内的人看来是彻底没救了。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好像也只能是杀这几个汉军来泄愤了。

    成千上万和他们的王一样愤怒的匈奴骑兵,拉圆了手中的弓箭,开始往城头上射去。几乎就在他们松开弓弦的同时,有震动人心的战鼓声由远而近地传来。伴随一起的,是厮杀的呐喊和铁蹄踏翻地面如雷。

    在城外的匈奴骑兵有些还并未发现异常,而有些稍远些的,则在第一时间就警觉的回头看去。只见在他们的侧后方左右两个位置,有汉军大旗开始出现,然后是闪着寒光的刀林,一片嗡嗡声中,数不清的弩箭开始当头射来,一直未见踪影的汉军骑兵主力终于现出了身形。

    匈奴骑兵大乱,他们本来就已经被城里正在燃烧的大火惊吓的不轻,正在沮丧之际,对方的精骑就在这淬不及防的时候发动了攻击。

    谁都知道,在很多时候,两军对阵决胜之机,凭的是一股高昂的士气。而现在,士气低落的匈奴人,又怎么能敌得过早已经等候多时摩拳擦掌的赤火军呢!

    匈奴骑兵即便是想仓皇应战,在这片刻的功夫,又怎么能起有效的组织起战力呢。在弩箭打击中死伤惨重的匈奴骑兵,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避战,后军开始逃亡。

    在同一时间内,城头上的汉军勇士们也终于看到了那两团如同卷地而来的彤云。慷慨的心中已经再无遗憾,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在这西羌城头大汉旗下,今年不过二十多岁年纪的长安子弟王烈,和他手下还未死去的那十几个勇士一样,他们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背靠烈火焚城,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箭雨,所有人抱在一起面朝东方,那是故国的方向!

    长安,别矣!大汉,别矣……!

    听到那震动天地的喊杀声,看着从眼前慌乱逃窜的草原部属们,休屠王终于明白,他中计了!中了汉军的圈套,陷入了他们的埋伏中。

    休屠王也是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的将军。他当然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作战意志的匈奴骑兵,已经根本就挡不住汉军的锋芒。他想起就在昨天,对汉军的领兵将军,那个叫什么霍去病的家伙还根本就不屑一顾,以为碾死对方就像碾死一只草原上的蚂蚱一样那么容易。

    可是现在,他很想见一面这个据说是第一次独自领兵作战的汉将。不过,也许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不仅是现在没有,以后也将会永远没有。

    前面有大火焚城的阻挡,后面有冲锋的汉军骑兵两路夹击。在已经乱作一团的匈奴骑兵阵中,保护休屠王的几百名忠勇侍从见势不妙,马上掩护着他往东北方向撤离。不管怎么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保护好王爷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赤火军来的非常快。他们在预先埋伏好的地方,看到王城内烈焰飞腾起半空,而城楼最高处的大汉战旗也已经高高飘起。随着骠骑将军一声令下,战鼓如雷,七千赤火军骑兵分成两路,按照预先计划好的作战方案,急如星火的对混乱的匈奴人展开了穿插击破。

    博望侯张骞和李望、张继三将带领一路,而骠骑将军霍去病独领一军,如同两把交叉的利刃,对面前遇到的所有匈奴人展开了无情的杀戮。

    城头上的大旗每一个人都看得很清楚。那是用一百名汉家勇士的鲜血凝铸在那儿的。大旗指引着他们的前进方向,唯有酣畅淋漓的胜利,才能告慰这些用热血铸就的忠诚。

    霍去病一马当先,冲锋在最前面,这匹龙马早已经通晓主人的心意,鬃毛乱乍身形轻灵,带着它的主人左冲右杀,如入无人之境。

    匈奴骑兵大多都是些魁梧雄壮的汉子,许多人都被称为草原上真正的勇士。然而当今天,他们遇上对面的年轻汉家将军时,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英雄。

    赤火剑的无敌锋芒,往往会把敢于交手的匈奴骑兵一斩两段。映着日光举起时,它就变成了一把真正的赤练之虹。甲胄与身体平过处,鲜血飞溅得如同漫天的雨花。

    紧跟在将军后面的赤火军战士们,早已经收起了九臂连环弩,锋利的汉刀砍、刺、斩皆便,匈奴骑兵纷纷落马。经过无数次训练后的赤火军在战场上早已经形同一人,来回纵马践踏,无情杀戮。极少数想要组织起来拼命抵抗的匈奴人,很快就被斩杀殆尽。剩下的时间里,便只剩了追杀和歼灭!

    “速去浑邪王处……我们马上就会回来的……集合大军报仇雪恨!”狼狈的休屠王一边策马逃跑,一边对侍从们发出了愤怒的大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