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云沙苍茫单骑去
    大汉西征军的后路将军李璇玑,脸色阴沉的看着对面的人,听他详细的讲述了前方大战的最新情况。

    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他的心腹。而神情有些狼狈的讲述者,则是那位兵败之后投降匈奴的庞信。

    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断绝前方赤火军的粮草,把这支孤军深入的骑兵葬送在绝域之地,在李璇玑的心中并未觉得是什么天大的事。不过就是区区万把人的性命而已,等到自己帮助漱玉宫逐渐剪除皇后的羽翼,彻底稳定了地位之后,那个时候,他作为大将军,自然有施展用武之地的大好机会和时间。

    和匈奴人的战争,并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解决的。李璇玑一直认为,汉朝想要彻底的打败匈奴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秦始皇帝和他手下的大秦军那么厉害,也只不过是把匈奴驱逐北方了事。更不用说本朝高祖皇帝被匈奴人打的那么狼狈的事了。

    汉朝与匈奴的战争与和平局面,时断时续的上演,必将是长期存在的,这是一个延续不休的游戏。

    李璇玑心中有一个很大的野望,那就是能够秘密借助匈奴人的力量,帮助他们李家在皇权储君争夺中起到重要作用。这个想法看似不可能实现,但只要巧妙的策划,他很有把握。

    因为李璇玑很明白匈奴人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他们之所以连年不休的侵略汉朝,并不是想要中原的土地,更不是想要这社稷江山。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满足内心的贪婪。钱帛财富、奴隶人口还有满足他们生活需要的一切必需品。只要这些能满足他们,他们就能为己所用!

    只要能帮助漱玉宫的小皇子代替太子,成为一国之储君,那么提前答应他们这些条件,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本来就是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的事,匈奴人根本就没有理由拒绝。而对于汉朝来说,有的是财富人口,就算是每年损失一些,也不在乎。

    当然这些想法和计划,是要绝对保密的。尤其是在当今天子的威严之下,更是要做到滴水不漏,不能泄露一丝一毫。至于将来皇位传承之后……那时的局面如何,却还远得很呢,先不必考虑。

    不过今天接二连三听到的消息,让李璇玑感到很是失望,并且有一些担心和慌恐起来。

    他首先接到的长安消息是,那位最令人痛恨的长乐侯元召已经带领着一支骑兵来西域了。

    元召这个人,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被李家姐弟视为最危险的敌人。在他们心里,除去皇帝的意思之外,漱玉宫想要在未来有所作为,最大的阻力和对手,反而不是皇后卫子夫和她的弟弟卫青,而是元召!

    元召和建章宫的关系太亲密了。他之所以能够踏进宫廷站上朝堂,与建章宫和太子的关系密不可分。这个人显而易见,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他一定会是皇后太子一系的坚定支持者。

    而随着他的地位和权力越来越重要,这个人的危险程度就越来越高。李家兄弟都与他有着很深的过节,如果不提前找机会下手,那么未来一定是个大麻烦。

    因此在早些时候听到元召来到西域消息的时候,李璇玑心中既惊且喜。此人虽然难对付,他既然来到了这儿,在这乱军之中,能够除掉他的机会就很多了。李璇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借助匈奴人的力量。

    只不过还没有等他派人再去联络呢,自己的那位大舅哥庞信就急如星火地逃窜了回来,并且带回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威镇西部草原几十年的休屠王部六七万精兵,不可一世的踏出草原,还没等到怎么着呢,就被消灭殆尽了?这简直就令人不敢置信!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不容得李璇玑和他的心腹们不信。那庞信脸色灰败的说完,看着素来倚为主心骨的妹夫将军,等待着他拿主意。

    作为西羌王城外大战的亲眼目睹者,庞信看到了整个激烈的过程。不过作为败军之将,他见机很快,早已有了逃跑的经验。在混乱之中,他比所有人跑的都快。

    几个心腹将校听完之后,早已经是面无人色。之前听从李将军的命令所做的那些事,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那就是叛国通敌的大罪!一旦消息泄露,抄家灭门株连九族尽皆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所有人都围在李璇玑的周围,紧张不安的等待着就要面临的命运。

    “不要害怕。你们紧张什么?不过就是匈奴人败了一阵而已,我们只是后军,那胜利的功劳恐怕也记不得我们头上来。”

    李璇玑转换了脸色,故作轻松地说了一句。想要做大事,瞻前顾后和胆小如鼠都是大忌。

    “可是,将军……我们焚毁了那么多送出去的粮草辎重,一旦赤火军大胜归来……?”

    “西域地形复杂,押送粮草的军士们又缺乏向导,迷路是很正常的事嘛!他们运送粮草辎重也许会遇到风暴,也许会遇到狼群……这些意外,谁又能想的到呢!”

    心腹们吃惊的抬起头来,有的人想到了什么,有的人则是一脸诧异。

    “将军,你是说……?”

    “所有的运送供给,我们从来没有短缺过,也没有耽搁半分。前军有没有收到谁知道呢,责任不在我们。都记住了没有?”

    “对对对……!将军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事实就是如此。呵呵!”

    “可是,将军,那些运送的军士们难保人多口杂,万一……?”

    “我的话,你们从来没有细心听过!你们这些家伙啊……我不是都说过了嘛,西域这个鬼地方,气候多变地形复杂狼虫虎豹众多。许多军士为了保障前军将士的供给,都殉国了……!”

    “哦……明白了,将军!”

    能够托为心腹一直追随身边的人,自然也都是有野心的家伙。他们之所以选择了李璇玑,就是因为看中了他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才提前抱住了这根大腿。开弓没有回头箭!军中的狠厉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白,已经知道该怎样去做。李璇玑只是又淡淡的叮嘱了一句。

    “这件事……必须赶在元召那厮来到之前办妥!”

    诸将校心中一震,想到那位长乐侯的威名和厉害手段,都不敢怠慢,彼此对视一眼,奉令各自去分头行动了。

    一些残酷的屠杀在黑暗中进行。所有参加过运送粮草辎重去执行焚毁任务的军士都被分别集合起来,在根本就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昔日的同袍秘密的处决,然后掩埋在这西域黄沙中……冤魂沉眠,无处诉说!

    高尚与壮烈,委屈与懦弱,慷慨激昂的战死沙场与毫无价值的失去生命……每个人生命的重量都是一样重,但放置在不同的背景下,他们便天差地别,神鬼殊途!

    做完这些,消除后患之后,李璇玑与庞信以及心腹们秘密商议制定了下一步要走的路。即争取最大可能,鼓动匈奴人的力量,把元召以及赤火军全部诛杀在西域。如果有可能,甚至连雁门关外正在与匈奴对峙的卫青也一并消灭,那就真的是一劳永逸了。

    商议过后,便马上分头行动。李璇玑派出两名心腹去往浑邪王军中,秘密告知他们元召已经来到西域的消息。而庞信则带人马不停蹄地赶回单于羿稚邪大军处,说服他马上全力攻打卫青黑鹰军部,到时候集中优势兵力,两处大战同时发起,那才是烽烟遍地,打得热闹呢!

    休屠王遭受如此重大损失,整个草原一定会咆哮起来的!李璇玑预料的其实一点儿都没有错。

    就在他派出飞骑潜往匈奴人那里通报军情的时候,浑邪王部的大军已经备战完毕,将近八万骑兵全部拉出来,群情激奋,怒火滔天。

    狼狈逃窜而来的休屠王很惨。他的身边也就剩了千人跟随,与听到消息急急忙忙赶出来接应的浑邪王相见时,已经是哭倒在地,愤恨填膺。

    他们两王虽然各自统领着自己的部落,有不同的势力范围,但相互之间关系亲近,不仅两王多年来关系莫逆,而且部属骑兵们也都与自己人没有什么两样。就连浑邪王的队伍里,其实也有许多来自休屠王部落的勇士。两家不分彼此。

    惊闻这样的噩耗,不要说浑邪王的感受了,就连大营中的所有匈奴将军和他们的骑兵们在巨大的震惊之余,心底升起的也都是复仇的怒火。

    什么都不用说了!既然都是草原兄弟,那就去用弯刀和铁蹄把那些该死的汉军践踏如泥吧!

    苍凉的牛角号吹响,无数的匈奴人全副武装起来,长弓在手,弯刀雪亮,方圆几十里之内,煞气遮蔽了云层。

    就在这万骑迸发的时候,那位曾经联系过休屠王的汉军将军又派使者来了,只一人一骑,带来了合作的诚意。

    不过在这样的时候,休屠王和浑邪王自然没有功夫理会一个普通的汉军士卒,就随手让他跟在身后,且去一起见识见识匈奴铁骑毁灭一切的气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