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刀剑如梦傲红衣
    傲慢的浑邪王一直以为,自己的兄弟休屠王之所以惨败,是因为他太大意了,所以轻易的中了汉军的圈套。这只能说是汉军的领兵将军太过狡诈,而非是匈奴勇士们不勇敢。

    不过现在,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也终于相信休屠王败得是如何不堪了。因为,他的麾下骑兵同样失败了,而且是败在两军硬对硬的拼杀中。两万骑兵被对方打得落花流水,也不知道死伤了多少,剩下的稀稀落落逃了回来。

    自己手下的两万铁骑是一个怎样的战斗力,浑邪王心中比谁都清楚。几乎可以说是能够横扫西域这片地方了。可是就是这样的一支军队,在几乎三倍于汉军兵力的情况下,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被对方消灭了大半?!

    汉朝来的这支骑兵,到底是有着怎样强悍的战斗力呢!要知道,这样面对面的冲阵厮杀,最能检验一支军队的实力。看着那些惊慌逃窜的草原勇士,好像后面有猛虎追逐一般,已经无需多言,这世间有一支比匈奴骑兵更加厉害的队伍出现在西域战场上!

    没命逃窜的匈奴人,也大多已经带伤。他们逃奔回本阵时,远远地看到最前面护阵的几个骑兵方阵弯弓以待,有匈奴将军在大声喝令示意他们这些残兵败将去往侧翼方向,如果有不听指挥敢扰乱阵脚者,立杀无赦!

    有两个侥幸未死的千夫长被引到了中军之前,他们面色灰白的向两位匈奴王诉说了刚刚的遭遇。

    这支全身精良铠甲,披着红色战袍的汉军骑兵真的是太厉害了!他们明显是经过专门的骑兵作战训练,在战阵冲杀和彼此战术配合上非常默契。看似是大队冲锋,其实分别作战时,都是以十几二十几人的小队为单位,对遇到的敌人在瞬息之间予以绞杀。

    一人一把刀,只是很小的杀伤力。然而如果几十个人手中的刀凝聚成了一把刀用呢?那就是小型的杀戮阵!而激发出了全部战斗力的赤火军,突击遇到因为各种机关而陷入混乱中的匈奴骑兵后,怀着必死的决心,便形成了巨大的杀伤力。

    “汉朝军队……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浑邪王厉声问道。早些时候休屠王说对方只有不到七千人马,他现在又有些不相信起来。

    那匈奴千夫长互相对视一眼,又惊恐的在马上回头看了看刚才激战的方向。他们虽然也很怀疑,但亲身经历,却不由得不信。

    “王爷!汉军并不多,确实只有六七千人的样子……可是,尽皆勇猛难敌!而且,他们预设了很多圈套,再加上适才风沙大起,我们的勇士处在下风口,所以吃了大亏啊!”

    浑邪王简直气冲斗牛!这、这是老天爷都要与匈奴作对呀!不过,如此说来,汉军虽然厉害,但也是占了天时地利的光。自己手下这数万铁骑,就不信今天收拾不了这支孤军。

    这片地域上的沙尘,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如同匈奴骑兵冲锋的快,败退的也快一样。在留下遍地残骸之后,汉军营地周围的这片战场风沙退散。残刀断剑,无主的战马,还有重伤之后未曾死去者的痛苦哀鸣……这一切,都在无声诉说着这场骑兵大战的惨烈。

    染血的汉刀和铠甲来不及擦拭,身上的伤口来不及包扎。赤火军将士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就迅速整理好了队形。

    有许多战士在刚才的激烈对杀中失去了生命,他们的英魂永远长眠在这片西域的土地上。然而在此时此刻,昔日情同手足的同袍,并没有时间去悲伤,更没有时间去清理他们的遗体。因为他们还要面临更加激烈的战斗!

    来复仇的匈奴大军虎视眈眈就在对面百丈之外,今天注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既然怎样都是注定要战死,那么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等到自己鲜血流干的时候,到底能够亲自手刃多少匈奴人呢?这是每一个赤火军将士都掠过心头的一个简单想法。

    人生自古谁无死!赤火军将士都是年轻人,他们中间的大多数,都还没有享受生命的精彩。心头有许多情绪掠过时,许多人也只是把脸上的血尽量擦干净些。

    听说人死后,魂魄归乡探望时,如果脸上有污垢,亲人在梦中会看不清楚的。如果真是如此,那倒真的要仔细些。爹娘年迈,泪眼不堪哀!

    西域的风凛冽而干燥,没有江南的温柔,也没有长安的豪爽。在这个季节,江南早已经是繁花一树连着一树

    渲染。长安灞桥,十里长亭的绿柳也已经羁绊过无数儿女情长。

    但这儿的陌上还没有花开,等到花开时,也许那绚烂的色彩中,会增添一抹最艳丽的红……那便是大汉英魂血染的风采。

    骠骑将军霍去病也掀起面甲,把沾染的血迹和沙尘仔细的擦干净。她的眉眼之间虽然依旧英姿飒爽,但脸上的皮肤明显已经显得有些粗糙。这些日子的征战和风沙侵袭,让她的外表和所有的军中将士看上去已经并没有什么分别。

    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好像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分别的爹娘,而是为了那个朝夕相处十多年赋予她第二次生命的人。

    “如果这个样子被他看到,也不知道会不会还认得呢?灵芝姐那么温婉,素汐公主又那么美,还有那对双胞胎的姐妹花……哼!有她们在身边,说不定他早已经忘了自己这个孤苦伶仃的野丫头了吧!”

    霍去病的手背上被匈奴人的弯刀划了一道伤口,不过相比起伤口的疼痛,她心中忽起的念头,却更是感到痛彻心扉!龙马仿佛知道主人心意,硕大的马头转过来蹭了蹭她的大腿。伸手抚摸柔软的鬃毛时,有一滴清泪滴在手背上,如同烈火灼烧。

    匈奴人战马的嘶鸣蓦然传入耳中,这样软弱的情绪也只不过是转念之间,巾帼红颜的意志复又变得刚强如铁!

    “这最后一战,就权当是从前那无数次考试中的一次吧……师父,真的希望你会给我打满分儿呢!”

    马蹄下的大地染遍了鲜血,触目所及的匈奴骑兵铺天盖地,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彷佛在下一秒钟就能把他们这支孤零零的骑兵全部踏碎一般。然而,他们依然不会后退,也不会躲避。迎着山风与巨浪,他们要做生命中最后一搏!

    匈奴大阵还没有再一次发起冲锋的迹象,不过,到了现在,已经不必去考虑这些。夺取先机,就在此时!

    破损的战鼓已经剩下了仅有的一面,擂鼓的勇士用尽全部力气敲响了它!闻鼓则进,死无旋踵!刀山火海,任诸君豪情天纵!

    张骞、李望、张继等军中将校紧紧地随在骠骑将军的马周围,只等着主将的长枪所向,那就是冲锋的开始!无论能不能再一次创造奇迹,他们都注定将已经是一个传奇。所有人心情澎湃,热血滚烫全身。

    梨花枪红缨束下的八楞枪头,是在长乐塬上的卓家冶炼场精工打造的。虽然已经杀敌无数,但没有丝毫的损伤,依然寒光闪烁。霍去病单臂斜挽指向正前方时,仿佛全军的气势都凝聚在了这枪头上,直如把苍穹刺破!

    战马就要飞纵,刀枪就要重新绽放寒芒!此去破阵,酣战平生,传吾大汉威名!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清亮的鹰鸣从半空中传来,如同一道黑色闪电,那雄鹰直掠扑下,落在了霍去病的肩头。

    霍去病心中有些惊异。早些时候自己放走的这只海东青怎么又飞回来了呢?师父不是说过,这驯熟的雄鹰最是认路,虽千里万里,也必定能赶回长安的吗?可是它……难道自己最后的话,注定不能让他知道的吗!

    稍一迟疑之际,她的眼角忽然一动,不对!这只鹰腿上绑着的信条不是自己系上去的那条啊!而且……有一种难以置信的预感忽然就涌了起来,她的心脏似乎被巨锤击中,剧烈的像是要就此跳出来!

    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赤火军将士们,忽然看到带领他们无往不胜的骠骑将军,扔了手中的长枪和宝剑,任凭它们跌落尘埃里。从那只雄鹰的腿上解下一束窄窄的布条,只看了一眼,就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在马上呆滞的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方向,整个身子竟然微微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所有的将士们都大吃了一惊。离得身边最近的张骞等将校急忙打马过来,焦急的连声发问。

    “将军!怎么啦?大敌当前……!”

    霍去病重新掀起了面甲,并没有回头理会他们几个人,也没有顾得上回答他们的问题。她只是在龙马上急切的立起身子,不顾风沙迷眼,想要寻找那个在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影子。

    张骞伸手拿走了那布条,几个人同时看过去时,只见那明显是从衣襟上撕下来的布条上只写了几个简单的字。

    “别紧张,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