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方寸之间飞寒芒
    曾几何时,发生在长安未央宫宣室阁中的一场君臣对谈,现在天下知道的人还并不多。在如今国家形势下,关于这一次大汉尚书令元召根据皇帝询问,所做出的对匈奴政策的详细解释,以及随后决定下来的重大决策,还是属于最高的国家机密。

    由侍中东方朔和太史令司马迁共同做记录整理而成的君臣对奏,被皇帝陛下亲自收在宝阁,和许多重要的文件一起属于忠心耿耿的西凤卫特殊保护下。

    这份旨在稳妥处理汉族与其他民族关系基本原则的元公奏议,当在不久之后汉匈大局已定,终于流传天下的时候,听闻其详细的有识之士,无不赞叹佩服。

    《大汉帝国史》郑重的在外交关系篇中不惜篇幅把元召的原话做过详尽记载。之所以如此做,就是为了给后世留下一个范例,让后来的执政者,知道怎样才能把这其中的关系处理好。

    “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只依靠绝对的武力,是无法做到完全和平相处的……就算手上的力量再强大,也压服不了异族之间内心的不服和无时无刻不在的抗争……不要暴力要合作!只有利益的双赢,才是维系和平与友好最牢固的纽带。所以我们开通西域,就是想做一个探索和实验。在这个包括匈奴人在内的多民族地域,开创出一条全新的道路。经济、文化、民族交往、财富共享……利用汉朝强大的实力和后盾,把影响力到达的这些国家都牢牢的吸附在大汉帝国的周围……到那个时候,还需要劳师远征兵戈之利吗……?当然,在此之前,还需要依靠大汉将士们手中的刀去威服怀远。是要白刃相加还是要杯酒欢好?相信到时候只要想好好生存的国家和民族都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元召的这种思想,影响深远。后世的从政者,无不奉为圭臬坚决执行。也就是从这次西征开始,大汉朝的对外政策,就完全地走上“刀与蜜”的道路。顺从意志者,结为互利互惠的友邦,共享繁荣。而悖逆不从、明犯吾大汉者,虽远必诛之!

    当然,在皇帝和极少数知道这项政策的人心目中,虽然知道这是十分激励人心的目标,但大多数都认为,想要达成并不容易。国战之胜最起码需要时间,即便是乐观的估计,恐怕也要几十年后才能初见成效。那也已经是了不起的伟业了!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有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元召才没有那些耐心等待几十年的时间。有些事,不做则已,既然决定做了,那就用最简单彻底的手段,来个天翻地覆慨而慷,山河变色朝夕间!

    如果说西域是一盘散棋,那么这中间最关键的一局棋盘劫杀,就是和匈奴人的较量。桀骜不驯的族群,只把他们打败是不行的。草原的辽阔,足以让他们很快的恢复实力。元召不想汉匈之间的战争如同历史上那样衍变成长期之战。所以他才亲自来到了西域,来到了这次大战的最关键地方。成败也许就在翻手之间,就看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当元召踏入西域戈壁黄沙中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可能详细地搜集到了所有想知道的各方情况。

    有一个最关键的盟友,来到了他的身边。那是长期滞留在大月氏国的匈奴王子余丹。将近七八年的流亡生活,让这位匈奴王子早已经成熟起来。而今,在他的心中,之所以帮助元召,连他自己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心中对单于羿稚邪的仇恨还是因为昔日眼前好友的情谊。

    当李敢率领探路的飞骑在无意之中捕捉到两个汉军游骑的时候,经过详细的讯问,才知道他们是奉令去往匈奴浑邪王军中通传消息的。在身边众人愤怒之余,元召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近在眼前!

    于是,经过周密的策划后,元召以信使的身份单骑来到了浑邪王和休屠王的大军之中。并且与西域各国使者们一起随在军中,从头至尾的看到了赤火军与两万匈奴骑兵的激烈拼杀。

    汉家将士的英勇无畏视死如归,让他既为之骄傲又为之悲悯。然而这是必须要做出的牺牲。他们的热血与生命,不会白白牺牲,魂兮不远,且待归来!

    浑邪王看着手下的残兵败将狼狈不堪的跑了回来,简直是气急败坏。当着休屠王和西域各国使者的面,这让他素来以西部王者自居的傲慢情何以堪!

    “传令左右两翼,分别包抄,以箭射之。中军出击!给我把对面的汉军踏为肉酱!”

    浑邪王大声喝令。他就不信了,汉军就算是再厉害,然而在十倍于敌的情况下,还能得活?不要说是厮杀了,就算是只用弯弓攒射,也能把他们人马都射成刺猬!

    匈奴三军,左右骑射手,中军最精锐!眼见三军一起出动,赤火军插翅难逃。然而,浑邪王的命令并没有被传令的勇士传达到军中。因为有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只冷冷地说了一句话。

    “别轻举妄动呢!否则,脑袋就搬家了。”

    浑邪王和休屠王并马而立,中间相隔了不到一个马身的距离。在他们的周围,密密麻麻的簇拥着千百护卫的草原勇士。这些都是忠诚的战士,绝对的心腹。可是,满含杀气说话的人,就在他们身边,咫尺之间,杀机顿起!

    不管是两个匈奴王还是他们麾下的将士,从来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会有敌人能在数万大军之中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们身边。所有听到说话声音的人猛然抬头去看时,无不大惊失色!而在不远处的西域各国使者们,则早已经是呆若木鸡,眼睛连眨都不敢眨的盯着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突变,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怎样可怕的事。

    数万匈奴骑兵严阵以待的军前,只见在猎猎风中的大王旗下,有一个做普通汉军士卒打扮的人,就那样长身直立在浑邪王的马后背上,随手抽出了所佩汉刀,寒芒吞吐,数十丈之内,所有人的生死都在其掌握之中!

    一片寒光闪动,大声的怒吼和愤怒的咆哮同时响起。负责护卫的匈奴勇士们纷纷亮出了刀剑,这是怎样的耻辱!千百人的保护中,竟然让自家王爷的安全受到了威胁,无论来的这个人是谁,必定把他乱刃分尸,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念头!

    最贴身保护的几名匈奴人反应最快,他们都是草原上修为高深的家伙。虽然感受到来袭敌人的神出鬼没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很可怕,可是他们并不曾犹豫,在察觉形势不妙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击。

    他们长期保护匈奴王的安全,彼此之间早已经默契于心。猝遇大敌并不慌乱,其中四五人纵身跃起,手中刀从不同的方向攻击敌人的要害,这几把刀端的厉害,如同泼洒的刀河,在那人的身前形成了一片刀光的瀑布,利用这种形式把浑邪王与其隔离开来。而另外的两人则扑向马背,准备把浑邪王拖下马来,先保证他安全万无一失,然后再合力围杀来袭之敌。

    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施救手段也不可谓不及时正确。七八个一流勇者联手之下,就算是草原上的最强者,那位飞火大漠神墨云白在此,恐怕也难以抵挡得住!

    然而,在下一刻,这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的人都慢了半拍,甚至没有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轮回的巨手把时光拨慢了半寸,然后又倏然前进一般。眼花缭乱之间,只听得惨叫声响起,血花飞溅如同雨点……!

    发难与救援,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有忠诚护卫的血溅到脸上时,浑邪王直到现在,才终于反应过来。那个早些时候来报信通传汉朝叛将意思的无名汉军小卒,挥手之间就把自己身边最厉害的几个高手护卫给干掉了!而且……他感到脖子上寒芒刺骨,似乎那把滴血的刀,正在寻找可以一刀砍掉脑袋的地方!

    这种随时濒临死亡的体验,让浑邪王感觉到亡魂大冒。身后的巨大压迫感,使他根本就不敢回头。在急切之间,拼命去回想那个汉军士卒到底是如何模样时,却拼凑不起半点儿印象。此时此刻,仿佛有一头洪荒猛兽正张开了锯齿獠牙,就盘踞在他的马后。也许下一刻,就会把他吞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你是什么人?!简直是大胆包天。赶快放开浑邪王兄,否则让你死的好看!”

    出言恫吓的是休屠王。他心中也吃惊的厉害。虽然没有看清楚刚才对方是如何杀人,但只这种可怕的手段,他相信,包括自己和浑邪王在内,处在那把长刀范围内的所有人,都逃不开他的挥刀一屠。

    “死的好看?呵呵!这句话还是留给对你自己说吧……休屠王,我跟你说啊,你马上就要死了,而且会死在你最好的王兄刀下!提前告诉你这个结果,会不会很惊喜呢?”

    带了一丝嘲笑的话语中,只见那年轻的汉人打了一声呼哨,一只雄鹰从天空中扑下来落在他臂间。然后只见他撕下一指布条,指尖蘸着被杀者的血迹随手写了几个字,系在鹰腿上,轻轻一托,那鹰振翅而去……!

    西域大地,龙腾虎跃,煞气冲天的匈奴铁骑军中,有人正好整以暇的掌握乾坤,胜券在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