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英姿勃发世无双
    古往今来的历史记载中,曾经出现过许多在重大关头以一人之力扭转局势的人物,这样的人,人们通常称之为“雄杰”!

    类似人物的出现,在春秋战国时代屡见不鲜。那些慷慨激烈,那些忠诚与孤胆,国士无双,传颂千古。

    在那个壮怀激烈的时代,有人曾经单刀匹马勇闯王庭,不惜为国流血五步,胁迫敌国君王低下高贵的头颅。签署文书,妥协割地。

    也有人曾经在会盟台上,虎视眈眈的千军万马中,以匕首挟持国君,为自己的国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那个大时代,可以说是华夏大地上最精彩的一个时代。天地精华仿佛格外钟情于此,都集中井喷式的迸发。许多英雄豪杰的事迹,不仅为中原历代王朝的人所深深敬仰,就连蛮族番邦四周邻国都听说过一些这样的事。

    匈奴人自然也不例外。他们虽然自夸矜勇,素来以铁骑无敌横贯整个北方为傲,但对于听到这些传说中的中原勇敢者的传奇,心中还是很钦佩的。

    只不过,这种敬佩的期限截止在大秦王朝之前。对于那位伟大的始皇帝和他麾下的赫赫长城兵团,匈奴人的畏惧,曾经存在了很多年。

    至于汉朝的皇室,虽然他们终结了秦末的战乱,并且历经百战才取得天下。但匈奴人真实的想法中,并不认为汉朝能对自己形成威胁。包括单于羿稚邪在内的整个草原都认为,汉朝的军队很难达到大秦军的战力水平。

    而大汉的将军呢,匈奴人更是从来不放在眼底。就连高祖皇帝时的开国猛将如云,在与匈奴对阵中,也只是落得接连惨败的下场。更不用说后来的一些寻常将领了。在汉匈较量中,兵败而被割掉脑袋的,好像一直都是汉军将领的多。

    到了最近这些年,虽然有名将李广这样的厉害人物出现,匈奴人吃过几次亏,但无关大局。压着汉朝打的局面,似乎一直没有改变过。

    而异常的出现,是从一支叫做黑鹰军的汉朝骑兵出现在战场上开始的。匈奴接连几次败绩,尤其是雁门关外的“河南战役”中,遭受了百年以来的最重大损失。不仅损兵折将,而且丢失了河套草原这个进攻汉朝的跳板。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匈奴人意识到了汉朝军队突然迸发出的强大战力和对草原形成的严重威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匈奴王廷才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河套草原从汉朝手里重新夺回来。北方雁门关和西域玉门关外同时发动的两条战线作战,就是这次战争意志的全部体现。数十万大军一起出动,惊天动地,是为自汉文帝后期匈奴铁骑突进到长安西北不足百里以来的首次。

    单于羿稚邪集齐的北方大军与以黑鹰军为首的雁门关守军交战几次之后,互有胜负,现在正处于一种僵持阶段。所以,单于可汗才把大战的胜负之机寄托在了休屠王和浑邪王的身上。

    只要西部草原匈奴兵团大举南下东进,借道西域从大汉的玉门关、阳关一线展开攻击,那么凭借着这两位匈奴王麾下骑兵强大的力量,绝对可以一举侵入汉境。到时候不管是两路兵马一起夹击雁门方向的汉军,攻占塞上三城,重新夺回河套草原。还是长驱直入,进逼长安,可以选择的余地就太大了!

    面对着单于可汗的重托和整个草原的殷切期望,带领着部族全部勇士踏出草原的浑邪王,其实非常希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他要让自己的名字铭刻在草原的大地上,永远流传在牧羊人传唱的歌谣里。

    浑邪王很想把麾下数万大军的气势全部握在手中,然后化为毁灭一切的力量,猛的把它们放出去,让出现在眼前的所有汉军皆成灰烬。

    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矣!赫赫威严的匈奴王现在竟然连拔出自己肋下金刀的勇气都没有。感受到那吹毛利刃的锋芒就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来回的轻轻移动,他心中的恐惧便在一点一点的攀升。原来,等待死亡的未知滋味,竟然是如此可怕!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这汉人,不要以为挟持了本王,就能够达成自己的什么目的!你放眼看看,当着这数万草原勇士……你就算杀了我,想逃也难!”

    纵然心底十分害怕,可是浑邪王强迫自己语气中不露出一点儿怯意。当着所有草原勇士们的面,王者尊严,绝不可丢!

    片刻的功夫,远近相传,匈奴军阵中的大多数将士们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有汉人的刺客出现在中军,并且控制了两位王爷。一时间尽皆哗然,开始出现骚动。带领的匈奴将军们拼命的大声呼喝,在没有得到进一步的王令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轻举妄动。毕竟王爷们的性命要紧,一旦激怒了汉军刺客,玉石俱焚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那刀锋似乎是故意在浑邪王的耳朵边随意的掠过,他感觉到如芒在背。听到那年轻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以满不在乎的口气淡淡说道。

    “放心吧,只要你识趣,自然不会伤到你的性命。不过如果你觉着自己的脖子硬,可以硬抗刀的话,那就难说的紧了!哦,浑邪王,你觉着呢?”

    那把刀终于在浑邪王的肩头放下来,似乎上面带着千钧之重。这位草原王者感觉到呼吸不畅,心跳加速,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力量的压迫,他大口喘了几下,有些说不出话来。

    附近的中军精锐骑兵们早已经张弓搭弦弯刀相向,尽皆怒目而视。不过空有千军万马簇拥,一时半会儿之间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从那汉人的刀下解救出自家王爷脱险。

    相隔不足一丈距离的休屠王,其实非常想跃马跳出这死亡之地。不过他心里很明白,以那人刚才的杀人手段,他逃不出去。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静观其变,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投鼠忌器啊!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族勇士们虽然没有听过这么形象的词语,但这其中的道理还是懂得的。眼前的情势就是这样。两位王爷性命要紧,任何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无名鼠辈,做如此行径,难道连名字都不敢报吗?哼!”

    休屠王看到浑邪王脸色很难看,他不由的怒声喝问了一句,虽然不失王者的威严,但明显的色厉内茬。

    天高地阔,黄沙漠漠,千乘万骑,英雄孤胆!这样的人物,并不只存在于传说中,春秋侠烈此去不远,华夏之魂当以永期!

    “我从长安来,名字叫元召。”那年轻汉家儿郎话音并不高,但远近的所有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浑邪王虽然看不到身后之人,但已经明显感觉到周围人情绪的变化。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抖了一下,然后一种莫名的情绪促使下,即便是被身后的敌人一刀刺死,他也要回头看清楚这个名震天下之人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

    浑邪王以必死之心回头看到的人,并没有凶神恶煞状,也没有身处包围中的如临大敌模样。很难想象,在上一刻还散发出无与伦比气势的人,此刻迎着浑邪王惊疑不定的目光,与之对视的,是带着揶揄的笑意。

    如同远古的劲风越过祁连山脉,辽阔的大江澎湃着高原草地。在这些匈奴人的耳中,自然也听到过这位汉朝新近崛起的英雄传奇!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中,没等到浑邪王说什么呢,休屠王已经大声叫了出来。

    “什么?你就是元召!好,你来的正好,当初你刀斩左贤王之仇,今日正好得报!我必杀你!”

    原来,休屠王与左贤王之间,有着很亲密的亲戚关系,本来也是互为盟友的。却没想到,他壮年早逝,死在元召的刀下。今日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呵呵!休屠王,想杀我的人太多了,你需要排队呢!不过,我想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你马上就要先死了。你的手上沾染了赤火军将士们的鲜血,所以须留你不得。”

    元召用手随便指了指暴跳如雷的休屠王,然后用刀背拍了拍浑邪王的肩头。

    “去把你曾经的好兄弟亲手杀了吧!这是你唯一可以活命的机会。”

    浑邪王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他不由自主地反问了一句。

    “你……你说什么?杀谁?”

    “用你手中的刀,杀休屠王,就是现在!明白?”

    “混账!你把我们草原男儿想成什么人了?士可杀不可辱。为了自己活命而出卖兄弟这样的事,只有你们汉人才做的出!我们匈奴人从来不屑为之。”

    浑邪王怒火万丈,他与休屠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坚决之意。不仅是他们,手下的匈奴将士们也是齐齐愤怒。名叫元召的这个家伙果然用心歹毒,他竟然想要用这种手段,来挑拨草原部落之间的关系。真是痴心妄想,看错了草原勇士们是何等样人!

    却没想到,看到他们这种态度,元召只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对浑邪王和他的部下们重新又说了一遍。

    “休屠王和他带来的总共千余人,今天是必须要死的。不过我很希望,他们死在你们手上。因为只有你们这样做了,才能挽救你们自己的性命……还有你们部族的未来。”

    “休得多说!元召小儿,有本事你就放开我们,来一次真刀实枪的较量,那才算得英雄所为!”

    “浑邪王,你会照我说的去做的……哦,有些事忘了和你说。呵呵!你们的部族,看看,那边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