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云光乍破听奔雷
    对于这个时代的大能为者,元召一直怀有一种十分好奇的心理。他很想知道,传承自轰轰烈烈的春秋战国时代的余脉,到底还在这世间留存多少。

    这些年来,厉害的人物他也颇见过几个。但相对来说,还并未领教过太过于惊艳的角色。即便是当年在东海之外遇到的玄刀神金永吉,在他手中也不过一招即伤抱憾而亡,更不用说其他了。

    有消息说,散布在江湖间那个势力极大的九州隐门中,倒是有几个“千年老妖”级的人物,虽然未知真假,但想来能够支撑起那么庞大的一股势力,并且能够在汉王朝持续的打击中存在了这么多年,其中自然是有其厉害之处。

    不管是中原还是匈奴草原的这些敌对力量,元召从来没有掉以轻心过。此类人物虽然没有成建制的骑兵那么具有杀伤力,但在某些关键时刻,如果趁机发难,说不定也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而这其中,有几个闻名已久的家伙,他很想会一会。如果能够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又何须大动干戈呢!

    墨云白和飞火,早已经在他心头惦念许久了。平灭匈奴之患,经过将近十年的准备之后,以现在大汉帝国的综合国力,元召有七八分的把握,能够借这次机会一举成功。

    而在这个过程中,要怎样才能彻底铲除守护草原王庭的飞火在他心底的考虑反而比两军对阵征伐还要稍微重视的多些。

    从各个渠道汇集来的消息并不全面,有关墨云白的真实情况似乎遮着一层云雾,如天山雪峰,难以窥其全貌。

    元召曾经设想过,与他的会面将发生在这次汉匈决战的最后时刻。如果单于羿稚邪兵败陷入危险境地,飞火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而墨云白极其有可能会亲自出现,来寻自己一战的。

    然而,却没有想到,在今天这个汉匈之战还并未真正分出胜负的时候,他竟然会主动下天山在这儿等候。

    看着那个如同御风而来的身影,元召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这个人就一定是大漠神墨云白无疑了。

    紧紧靠在元召身边的霍去病有点儿小小的紧张,又感觉到十分振奋。她早已忘记了刚才被袭击的愤怒,这会儿只是满心雀跃,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师父亲自出手教训人了,这个看样子十分厉害的老家伙……待会儿会不会被师父打的满地找牙呢?她很期待呀!

    几百丈的距离,很快就可以来到眼前。有些宿命中的相敌,即便是隔了千年,也终究会在大漠天山之下相遇。自从第一次听到草原“飞火”的名声,元召在十余年之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这个厉害组织的领袖人物。

    黑袍白发,面容却十分红润,从外表看不出多大年岁,当这个人站在身前几步之外,神情内敛,身边似乎有光晕流动。他正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在上下的认真打量着元召。

    十年时光,可以成就一个传奇。在天山修行之所,墨云白第一次听统领飞火的弟子说起汉朝出现的这个人时候,他就有一种没来由的预感,也许此人将会对匈奴草原造成很大的威胁。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没有错。在此后的这几年里,随着匈奴骑兵在与汉军的较量中一次次的败北,汉朝的疆域和国力也在迅速的扩张壮大起来。

    天下纷扰,时局如棋。也许只有站在天山高峰上的人才能够真正的看清楚,苍穹之下九州四海这一盘棋局到底是何人在执先手布局!

    大汉王朝,就在这短短的十年之内,飞跃到了一个令人可怕的地步。对外平灭东南百越,跨越东海收服高丽地,听说东海之外几百大小岛屿也早已经都插遍了汉朝的旗帜。而西南地方,素来不服汉朝管辖的诸蛮夷番邦,在兵威和利益诱惑的双重作用下,把丰富的当地资源拱手献上,现在已经成为了汉朝重要的物资供应基地。

    而在内政方面,汉朝皇帝采用了“唯才是举”的用人机制,有大量出生贫寒的才俊之士为朝廷所用,成为了朝堂上的后备力量和未来的栋梁之才。

    就连多年以来困扰汉朝的最大难题,即诸侯王和未央宫皇权之间的矛盾,听说也已经逐渐的得到了解决。诸侯王势力在逐渐式微之下,已经再也形不成对长安的威胁了。可以说,内忧已经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而尤其令外族人吃惊和担忧的是,汉朝国内的经济实力在这十年时间里,得到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这样局面是从未听说过的。百业俱兴,市井繁荣,南北流通,东西渐布。不管是朝廷还是民间,其富庶程度令所有的外族番邦都艳羡不已。

    “经济实力决定一切国家行为!”

    据说是出自大汉尚书令元召口中的这句话,早已经流传天下。听到这句话的汉朝人,亲眼看到汉军取得的一次次胜利后,心中有的只是自豪。而当一些邻国和外族的君王和民众认真理解了这句话中所包含的意思之后,无不心中忐忑,忧思难平。

    如果说先前,身为草原守护者的墨云白还能够平心静气的观成败,赞叹对方棋局的巧妙。那么到了现在,眼看着汉朝与匈奴之间形势逆转,即将潮头风起汹涌而来,匈奴草原已经危在旦夕的时候,他即便是想置身事外,但身为数千飞火勇士和众多弟子们的精神领袖,也必须要出来做点事了。

    长河落日圆,天色即将迟暮。在这样的天气里,适合于战斗,激烈,或者是漫天血色的悲壮色彩。

    不过,眼前的气氛,却并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墨云白没有动,元召更是静立不动。唯有雪域之风,吹动的衣襟飒飒作响。

    追随的五六个弟子也已经从悬崖上赶了过来,他们在大漠神身后几丈远的地方默不作声的观战。每个人心中的情绪不同,脸上的神色也不一样。在师尊亲自出马的情况下,这里没有他们说话的份,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对面名叫元召的汉人和他的同伴,如同在看死人。

    “听到你的名字,已经很久了。你所做的事,我无不知晓。只是有些奇怪啊……在想象中,如此身负异禀的天纵英才之士,应该是何等的耀武鹰扬飞扬跋扈才对。可是今日一见,却是外表看不出一点儿异常的平凡之人。呵呵!果然,百年之前那位老子所言的大智若愚、大象无形……就是说的元召你这样的人吧”

    良久之后,黑袍白发的墨云白终于出口说话,没有一点儿的客套,似乎是已经交往了很多年的朋友,又似乎是早已暗中磨砺了多年的对手。

    听到他开口说出这样的话,元召的眼角微微的动了一下。霍去病看到师父有些奇怪地笑了起来,然后在这大敌当前竟然把赤火剑回手递还给了她。她不禁心中一急,正要说什么,却又忍住了。师父做事从来都有分寸,他既然这样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大漠神的名头,我其实也仰慕的紧呐。既然是草原的守护者,那就应该好好的维护好草原的安宁,让大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没事儿的时候牧马放羊,看看风景,那多好啊!像这些狮子啊大鸟什么的就不要去训养了,你看,辛辛苦苦的培养一番,一不小心给人弄死了,得不偿失啊!……呵呵!”

    听到他竟然拿这事儿来炫耀,在对面不远处的莫达早已经压抑不住怒火,勃然变色。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那费了许多心血才驯服出来的雄狮和雪雕被对方杀死在当地,而且都死得惨不堪言。心痛之下,再加上前期的仇恨,也顾不得师尊的威严了,不禁跳将出来破口大骂。

    “兀那汉人,你就是元召吗?昔日你杀我兄长,今天又杀死了我的驯兽,新仇旧恨,我要与你一决高下,不死不休!”

    没等元召说话呢,旁边早就惹恼了霍去病。她把掌中的宝剑一竖,一甩披风迎风而立,怒目横眉,更显得英姿飒爽,威武非常。

    “切!就凭你这难看的匈奴蛮子,也配我师父动手你那狮子是我杀的,有本事就过来,不用三合,让你和你那些野兽去一路作伴!”

    莫达金刚一般的汉子,听到对面这身材单薄的汉人口气如此轻狂,早已经气得暴跳如雷。他一把松开缠绕在腰间的链子铁锤,虎虎如风,就要跳过去把这猖狂的小子打成肉酱。

    一缕风起处,那黑袍的半袂飘过,并不见有任何的举动,但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就那样轻易的阻住了金刚怒汉前进的脚步。莫达心中一惊,连忙退后几步,回到原地束手为礼,不敢违逆师尊的意思。

    “呵呵!这位小朋友倒是飞扬跋扈的很,果然是名师出高徒。破局西域,亦非这样的锋芒不能办到。泱泱大汉之地,英才何其多也!”

    墨云白脸上现出一丝悲悯的色彩,不知道是为了匈奴草原即将到来的衰落还是为了汉朝的盛大。元召终于收起笑容,正了正脸色认真问道。

    “那么,大漠神特意在此等候,所为何来?”

    “为了见你一面。另外还有……草原族群的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