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 金戈铁马谈笑生
    落日余晖在,预想中精彩的一场打斗没有发生,这对于雀跃的少女来说,不免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然而,她知道师父不会浪费时间与对方空谈的。此时此刻,静静坐在元召身后,听他与那个从天山下来的白头老者谈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虽然有些听不太明白,但她知道,也许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在此刻已经决定了结局。

    有些出乎元召的意料,在匈奴和西域人心目中都有极高地位的墨云白并不是来和他一决生死的。他的这个态度,从一开口说话,元召就有所察觉。所以他才放下了长剑,收敛了锋芒。为的就是给对方一个明显的暗示。

    果然,大漠神是个有极高智慧的人,他马上就领会了元召的意思。匈奴草原除了战争之外是否还会有别的路可走?这本来就是他此行想要确定的最大消息,而今有一个良好的开端,怎不令他心中惊喜呢!

    因此,他及时的阻止了弟子想要动手的冲动。时至今日,淡漠于尘世之外的墨云白比任何人都清醒的认识到,匈奴人这次很可能要经受一次前所未有的劫难了。

    而在战争的烽火蔓延到草原深处使所有生灵涂炭之前,寻找到另一条适合于汉朝与匈奴之间更好相处的道路,才是一个草原守护者的责任。

    也只有他这样的清醒者,才能够真正的看清楚,匈奴和汉朝的力量对比,早已经今非昔比了。只凭借着刀箭犀利骑术精良就能够纵横无敌的时代也许就要过去了,因为汉朝以强大的财力为后盾,可以打造出更加厉害的百炼钢刀和称霸于疆场的弩箭。更可以通过大力发展畜牧养殖,引进西域良马,培养出大批更加优良的骑兵战马。

    可以说,匈奴骑兵在过去这些年里所占有的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如果往更深处想一想,在这次河西战役中,汉朝总共出动的军队不足两万人,就能够纵横千里所向无敌,而且最终把匈奴两王的十几万人马打的落花流水,休屠王和浑邪王一死一逃,被迫让出了辽阔的西部草原。从而使匈奴人失去这西部屏障之后,整个一大半儿的草原都已经暴露在汉朝骑兵的马蹄威胁之下。

    如果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不能认识到处在汉朝两个方面兵力夹击之中的单于可汗本部兵马是一个怎样危险的境地,那就真的是睁眼儿瞎了。

    可是很可惜,单于羿稚邪现在就像是眼睛瞎了。至于他是不是愚蠢的对当前的处境视而不见?亦或是骄傲自大到认为自己的麾下骑兵仍旧是当年兵困汉高祖于白登山的厉害?那就不得而知了。

    每一个身负盛名的人,都有其过人之处。而墨云白之所以被称为大漠之神,并不在于他深不可测的武功修为,而是具有远超于常人的目光。也许是天山的冰雪高峰磨练了他的眼力,也许是大漠雄奇的风沙和草原的辽阔拓宽了他的胸襟,只是简单三言两语的开场,元召就收起了先前并不在意的心思,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与此人合作的可能。

    墨云白的几个弟子面面相觑,有些吃惊的倾听着从被他们奉若神明的师尊口中说出来的话。如果不是一直以来他们都无比忠诚的侍奉在他左右,几乎就要怀疑眼前侃侃而谈的这个人,并不是那个冷淡威严的大漠神了。

    这怨不得他们如此惊讶,即便是元召,经过这短暂的相处,也在心中颠覆了先前对他的预设印象。因为,在无数汇集而来的资料中那个高傲神秘的出世之人,言谈举止倒像是一个老顽童!

    “元侯为何如此惊讶?难道不相信我此行而来的诚意吗?”

    墨云白那张如同返老还童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对方的吃惊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这本来就是他想要的出其不意效果。高人的行事嘛,就要有个高人的样子不是?

    元召确实是有点儿吃惊的。因为对方开门见山就亮出来自己的底牌,那就是他可以保证草原上的数千飞火勇士,从现在开始,可以在这场战争中不对汉军砍出一刀。而求得的条件,就是汉军前进的马蹄到此为止,给匈奴人留下半个草原,作为他们的栖身生存之地。

    此人的眼睛看的很透彻呀!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匈奴人马上就要面临的悲惨下场。不过,元召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样的做法,并不能彻底解决汉匈之间长久以来的矛盾,更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我们不能接受。”

    元召平静的看着对方的眼睛,语气淡漠而坚决。而听到他回答的墨云白又一次挥手制止了身后几个弟子愤怒的咆哮。

    这位肩负守护草原责任的大修为者坐在那里,抬头向远方看了一眼,天边残阳如血,依稀暮色降临,天山大漠、草原绿洲尽皆一片苍茫。天下气运变幻无常,本来就是极难把握的玄幻之事。而今,中原之地气势大盛,那磅礴之气亘古未有,眼见得不要说是这区区的草原一隅之地,就算是天下九州、四海苍穹在未来都会受这气势的波及……大势如此,又岂是他个人独力所能支撑的呢!

    “不过是徒增杀孽尔……!元侯,虽然你身负天机气运,四海八荒万人莫及!然而如果真的要一意孤行,滥杀无辜,凭借着大汉的国力任意妄为的话,恐怕也是有违天道吧?”

    “你说错了!不管在任何时候,以停息烽火签订协议为代价,取得暂时的妥协和自以为求得和平,都只不过是自欺欺人尔!几年或者是十几年过去后,野心不死的匈奴单于还会率领着再次壮大起来的铁骑卷土重来的。到那时候,新一轮的流血战争只会死去更多的人,和平也永远不会来到!这样的前车之鉴,数不胜数,难道还用我多说吗?”

    元召并不想与对方虚与委蛇。想要匈奴草原得到保全,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那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这十多年的功夫和付出的精力,已经到了最后的必杀之局。难道一个区区的大漠神和飞火,就能够阻止住大汉骑兵席卷草原的前进步伐吗?

    “元侯,我可以保证让单于可汗立下誓言……。”

    “那没用的!单于羿稚邪必须死……呵呵!”

    “这是为何?要知道匈奴人的仇恨最难抹平,如果你真的要以杀死单于为目的,恐怕想要收服草原更是难上加难!”

    墨云白心中既吃惊于元召语气中的坚决,又有些不以为然。在他想来,元召想要以强横无比的暴力手段来征服草原,是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的事。

    元召淡淡的笑了。墨云白虽然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他遇到过的眼界极为深远的人,但他仍旧没有看透自己的最终意图。不过,既然心中已经有了与此人合作的意向,那么不妨和他说的透彻一点。

    “杀单于羿稚邪,与大局无关。这只是我对一个朋友的承诺而已。哦,那个人想必你也知道,就是曾经老单于珺辰想传王位的那位余丹王子了。单于羿稚邪本来就是以非正常手段篡夺的王位,这一点,我相信你们飞火内部应该都心里有数吧?”

    听到元召语气中的讽刺意味,墨云白没有说话,他只是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之色。在当年的那场王位争夺中,他本来应该出来主持正义的。只不过当时适逢他在天山极高峰闭关修炼,手下的几大弟子意见不一,就此错过了最佳的干预时机。等到后来大局已定,单于羿稚邪彻底的掌握了王位。而紧接着又发生了汉匈之间的马邑之战,为了整个草原的利益着想,飞火不得不承认了他的单于可汗地位。

    “原来如此。却没想到,元侯对余丹王子还有如此期望!早已经预设下这一枚棋子”

    “呵呵!墨先生,你猜想的其实没有错。单于羿稚邪自从篡夺王位统领草原民众以来,并没有给草原带来什么好处,反而是一次连着一次的失败。草原上的日子也越来越艰难了。恐怕在许多民众的心目中,也早已经对他心怀怨愤很久了吧?他死之后,由余丹王子收拾残局,难道在我们汉朝的鼎力扶持下,经过大战乱之后的匈奴人还能不迅速归心吗?”

    墨云白的几大弟子在后面听得明白,无不心中震撼。他们终于知道师尊为何要折节至此了。元召的谋划周全细密,果然厉害!那么现在只剩一个问题,他就这么有把握能保证汉军在与单于羿稚邪本部精锐骑兵的对战中 取得大胜吗?

    听到墨云白终于问到这个问题。元召站起身来,背对苍茫的天山,明月初升,星光乍现。他指点着东面的方向,满腔豪情地说道。

    “想必此时,我大汉骑兵早已经准备完毕。等我与骠骑将军回到军中之后,就是大军出发,直击单于羿稚邪之时!那么请问大漠神还有诸位,现在要不要拼尽全力把我们二人留下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