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尺青芒剑流霜
    位于河套草原以北百里地方,就是著名的龙城所在地。龙城名为城,其实认真说起来的话,也只不过是一座土垒城堡而已。经过汉匈几十年不息的征战,年深日久,损毁严重。这座土城早已经失去了该有的防御功能。

    匈奴单于羿稚邪的十万多精锐骑兵,其前后三营就驻扎在龙城内外,从春末到夏中这数月的时间里,与汉军交锋几十次,互有胜负,却始终没有突破对方以朔方三城为呼应组成的坚固防线,不得前进半步。

    在所有忠于王庭和单于可汗本人的力量当中,这已经是最精锐的部分。他这次全部拉了出来,为的就是一鼓作气,彻底击败汉军,重新夺回河套草原这个对匈奴来说至关重要的地方。

    只不过,这几个月来的作战经历并不顺利。时至今日,在与汉军的激烈对抗中,随在军中的匈奴王庭高层才终于领悟到,当年仓促的放弃河套草原是一种多么愚蠢的行为。

    当初雁门关兵败,在大多数匈奴人想来,暂时的放弃这片地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等到回去重新集合力量,卷土重来的时候,还会照样掌握在匈奴人手中。这样的拉锯战,在过去的近百年时间里,双方已经进行了无数次。

    然而这一次,他们完全判断错误。这是一种战略上的重大失误,匈奴人没有料到,他们逐渐失去的,将再也没有机会夺回来了。

    与从前打胜之后退回雁门关内据守不同,汉军完全改变了做法。他们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筑好塞上三城,并且派重兵驻守。三城各自占据了显要位置,互为犄角,牢牢地阻挡住了匈奴骑兵南下的步伐。

    这样所造成的恶果,在这次匈奴大军进攻的时候,终于彻底的显现了出来。因为地形的限制,大规模匈奴铁骑的威力根本就得不到施展。

    而他们的对手,黑鹰军的作战能力经过这几年在互相较量中不断的成长,早已经经验丰富,真正成为了匈奴骑兵的克星。两军对阵,匈奴人根本就讨不了半点儿好处。如果不是因为汉将军庞信的叛变,才在机缘巧合之下歼灭了黑鹰军三千人马,单于可汗亲自统帅的十万精兵,几乎就是一无所获。

    这样的对峙过程,令单于羿稚邪在这些日子变得十分暴躁。速战不得,后退不能,光全军消耗掉的粮草辎重,累积起来报到他眼前的时候,也已经让他十分抓狂了。

    来去如风的匈奴骑兵,什么时候打过这样窝囊的仗!眼见得军中士气一天比一天低落,单于羿稚邪日夜与王廷大臣各部落王商议对策,却一直也没有拿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来。

    其实在很多匈奴贵族心中,已经萌生出了退兵的念头。只是没有人敢首先开口说出罢了。因为,单于可汗口中的意思很坚决,那就是他绝不容忍这次再失败。

    然而只说狠话是没有用的。几天之前,当草原西部的休屠王和浑邪王部被汉军彻底打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这样的噩耗,一下子就击垮了很多人的信心。

    战局的胜负已经变得扑朔迷离。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对胜利抱有绝对的信心。其实国师张中行已经暗中劝过单于羿稚邪,把当前麾下这支孤军面临的危险形势详细解说给他听。然而,也不知道是愤怒使他丧失了理智,还是他心中真的以为,凭借着手中的十万精兵真的就可以纵横无敌扫荡天下了。反正,单于可汗继续作战的命令很坚决。

    不过,这两天以来,大单于的情绪变得有些反常,一改阴沉暴躁不耐烦的面孔,频繁的接见了大批的千夫长以上军中将领。这让一些并不知道原委的人感觉到有些奇怪,难道是要开始大战了?

    不到最后的关头,低级的将士们是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变故的。而那些亲自听单于布置过作战任务的匈奴将军们,他们心中的震惊却并不为人所知。在事情展开之前,没有任何人敢泄露大单于的密令,否则,下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惨不堪言。

    一些暗中的准备,就在很多人还毫不知情的时候开始了。即便是积极备战的匈奴骑兵们,他们也以为战斗的目标是对面的劲敌黑鹰军。却从来没有想到,大单于传达给将军们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去吞并横跨半部草原而来的浑邪王部。

    龙城风,关山月。浩瀚的大漠风尘,呼啸而起到达这里的时候,似乎也已经变得软弱无力。

    残缺不全的磊土城墙上,草原之王大单于羿稚邪静静地站立在那儿。远近不一的篝火燃遍了夜色,有战马在轻轻的嘶鸣,那是已经装备齐全的骑兵勇士们就要准备出发了。

    背靠龙城而建起的中军大营那里的火光很明亮。在月光和火光的双重辉映下,一排高高的旗杆上所悬挂着的几十颗头颅上面血迹未干,想来那些人应该都死不瞑目吧!

    说起来,那些人也都是匈奴的勇士。他们不应该死在这里,他们的归宿,应该是在两军厮杀的战场之上,应该是在万马奔腾的沙尘中……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终究还是死在了这儿,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

    单于面色冷酷,护卫的草原勇士数以千万计簇拥在周围。这些铁血骑士无比忠诚,他们的刀与箭只听从大单于的指挥。鸣镝所向,视死如归!

    在大战之前死去的那些人,就是来自西部草原的浑邪王部族。真是可笑,浑邪王竟然派出和自己长得十分酷似的兄弟来此,这等拙劣的把戏,也敢在他单于可汗那双锐利如同鹰隼般的眼睛里蒙混过关?

    早就杀心大起的单于羿稚邪只不过略微盘问了几句,对方就漏出了马脚。如此正好,在此两军对阵的关键时刻,以“兵败失地,图谋不轨,陷草原于危境”的罪名杀之,正是名正言顺。

    火光之中,五万骑兵整装待发,各匈奴将军接到的大单于命令是,马上去浑邪王部驻地 ,接管他的所有兵马。如有不从者,杀无赦!

    这是单于羿稚邪和国师张中行以及几位心腹部落王商议之后作出的决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包围之后以此为震慑,五万精骑足矣!

    他不相信拖家带口的浑邪王敢于反抗。即便是那个有些妇人之仁的家伙孤注一掷想要鱼死网破,有着家口拖累的麾下骑兵们这次恐怕也不会全部听令的。

    而等到浑邪王部族彻底屈服以后,那七八万骑兵为自己所用,手头实力将会更加壮大。以将近二十万大军的力量全部出动,当头压向河套草原,黑鹰军就算再厉害,能够扛得住吗?!

    至于浑邪王本人的生死,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了。依照单于羿稚邪的性格,自然是斩草除根,整个浑邪王家族一个不留!

    五万精锐骑兵如同草原上的狼群,逐渐隐没在夜色中。刀光无声,马蹄纷踏。如果有人不肯屈服,也许当天将破晓的时候,一场同宗血脉间的拼杀就会发生在百里之外的草原上。血染青草,命丧黄泉!

    杀人,在单于羿稚邪冷酷坚硬的心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为了草原霸业,更为了把南边强大邻居长久的压服在脚下,使匈奴族群得到源源不绝的生存供给,不管是杀敌人还是杀自己人,都值不得丝毫的犹豫。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乌云遮蔽了月光,浩荡的西风铺地而来。今夜合兵,明日破敌,然后马踏三城,扣关直入汉地。这次必将饮马渭河,不达长安誓不罢休!

    草原之王的野心在这个夜里无限膨胀。但很可惜,他的眼睛虽然犀利,却看不透这夜色中的远方。当他麾下的一半骑兵如同潮水般涌去的时候,黄河之南汉军大营驻地,接到最新军情变化的长平侯卫青霍然起身,长剑出鞘,眉间振奋,眸子里精光闪烁。等待已久的破敌良机,终于来到了。

    黑鹰军虽然与赤火军两路作战,相隔半个草原的距离,但相互间消息的传递渠道,却十分通畅。不管是游骑传报,还是飞鹰传信,双方对彼此的胜负之机了解的很清楚。在这个时代,大军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极其不容易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洞察先机手段,黑鹰军每次作战,所有的兵力配备和进攻路线都预先策划的十分周详,给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时至今日,战前情报军情收集和分析的重要性,从将军到领军校尉,无不重视万分。

    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用他们多费脑子分析。来自赤火军中的情报已经足够他们作出正确的判断。从两王兵败开始,黑鹰军就已经随时待命,准备这最后的决战已经很久了。

    “传令,全体将士集合。元侯所说的匈奴军中大变即将发生,此战机稍纵即逝。速令人保护浑邪王早些时候派来的使者,去他们大营报信……黑鹰军,一刻钟后出击!破匈奴,擒单于,成就大功,只在今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