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刀光影里人不归
    久久没有得到回音的浑邪王心中涌起不详的预兆。一夜没有合眼的他此时的这种不安越来越强烈。当东方曙光初现,他终于下达了军令,部族民众收拾好家当,所有骑兵备好马匹。就算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也要率领着部族中人再转移到别处去了。

    不得不说,浑邪王的嗅觉还是有些灵敏的。就在他下令后不久,他派去朔方汉军处的心腹们,引领着一支两千余人的汉军骑兵,出现在了驻地南边的尘雾中。

    迷雾在这个季节的草原上是很常见的现象。如果与沙尘混合在一起,有时候便成为遮蔽天地的沙尘雾。在茫茫无际的草原上,遇到此类天气,是极其容易迷失方向的。

    不过,今天的尘雾还远远没有那么严重。黑鹰军的汉军旗帜在晨曦中看得很清楚。当它出现在远方的时候,得到报告的浑邪王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紧张,反而是莫名的一丝心安。

    汉军骑兵并没有近前,他们在三箭之地外停住马蹄。而浑邪王的使者们则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自家王爷的面前,面带惊恐的向他诉说了统领黑鹰军的汉大将军卫青的原话。

    “单于羿稚邪诛杀浑邪王弟,五万大军即刻便到……如果王爷能够放下弓刀,率众归降汉朝,则将功折罪,既往不咎。何去何从,请浑邪王决断吧!”

    听到这个消息的浑邪王倒退几步脸色煞白。果然,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单于羿稚邪露出了獠牙,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自己在草原上已经难以有立足之地。

    面对着围在身边的部族长老和王子们,他颤抖着手问了最后一句。

    “如果归汉……有几人跟随?”

    族中的这些重要人物互相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王,若南下,我等皆愿追随!”

    草原上并不都是勇武鲁莽之辈,一些经历过多次汉匈战争的人,在这几年的所见所闻里,逐渐开始明白一件事。

    汉朝已经今非昔比了啊!随着时间的推移,匈奴与其之间的差距只会是越来越大,直到最后被其全面的碾压。到了那个时候,抗拒者,死无葬身之地。顺从者,为贱民为奴隶……与其那样,还不如就在此时归服呢。说不定,反而会得到一个比较稳妥的结局。更何况,单于羿稚邪的大军即将汹涌而来。

    于是,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已经失去部族草原的浑邪王部民众,最终与他们的王一起,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汉家旗帜飞卷,两千黑鹰军骑兵在他们的将军带领下,停马肃立高坡之上,面对的方向,就是那连绵几十里地的浑邪王部族大营。

    将军名叫叶恒,今年二十七八岁年纪,一把特制的长柄汉刀,就是他手中的武器。

    宝刀需要炉火的淬炼,英雄需要鲜血的磨砺!在黑鹰军与匈奴骑兵大战的这些年里,其实已经涌现出了许多有着巨大潜质的优秀将才,虽然他们的职位还并不高,但未来的名将之路已经很值得期待。而叶恒就是其中的一位。

    其实,就在数年之前,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将来的人生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转折。

    黑鹰军的组成,在最开始的时候,最主要的来源就是被元召降服的流云帮众和长安子弟为主的骁骑营。而叶恒和黑鹰军中的许多将士们一样,他们都是原先的流云帮众。

    当年少年意气纵横呼啸的日子,在现在的叶恒那双沉静的眼眸中偶尔闪过时,他总是会摇头笑一笑。那些好勇斗狠自以为英雄的行为,确实真是太可笑了!

    身经数十战,骁勇不落人后,每战先登,被疮十余处,从一个普通的骑兵逐渐升到黑鹰军先锋营将军的职务,死在他刀下的匈奴骑兵也已经有几百人了。

    世间男儿,唯有经受过浴血沙场的洗礼,也许才会真正的明白家国春秋的道理。也唯有经过生死之间的考验,才会明白生命的重量和道义的担当。

    东方霞光初升,烈烈风尘起处,军中战马有微微的嘶鸣声响起。黑鹰军骑士们握紧了手中的弓弩。叶恒眉角微动,视野之中,浑邪王大营中终于有了动静。

    粗木搭成的瞭望台上,高高飘扬的浑邪王王旗开始缓缓的落下。绵延的帐篷被有些慌张的匈奴民众收拾起来。隐隐可以看到大量的骑兵正在匈奴将军们的喝令下分别聚集。而往这个方向走过来的,是大约几百明显匈奴贵族模样的人。

    叶恒举起手来,制

    止了身后准备发射弩箭的麾下骑兵。作战经验丰富的他,根据自己的判断,早已经知道主将卫青吩咐的方略,正在变成现实。

    果然,随着那些匈奴人越来越近,看的更加清楚。当中一人,在其余簇拥下正是王者风范。带着恭谦的神色,前来请降。

    浑邪王果然还是走投无路了!叶恒威风凛凛的凝视着这将会是第一个归降汉朝的匈奴最高贵族,他的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感佩。

    “元侯和卫将军果然都是这世间少有的名将啊!料敌于先,数日之前就已经明确的知道了今日的结果……自己今生有幸在他们的麾下驱驰,也不枉了大好男儿一场!”

    叶恒不由自主的用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一块伤疤,本来英俊的面容因为伤痕的影响,不免有些美中不足,但这些年来,他不仅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荣耀,时时对人自夸。

    这道伤,其实并不是来自匈奴人,而是来自他终身引以为榜样的那道身影。

    想那时少年桀骜不驯,眦睚必报。刀光影里自以为天下之大,无可匹敌者。虽然也并没有做多少大恶事,但终究人人侧目,以为祸患。

    直到他遇到元召。那个天纵之才的人,一剑震雪原,擒流云帮主郭解,数千刀剑之士丧胆,无一人敢轻动。当时就在其中的叶恒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万人敌的英雄!

    从那以后,叶恒和许许多多的流云帮众一样,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他们加入了不久以后正式命名的黑鹰军,开始走上一个正确的方向。而今已经将近十年时光了。

    十年的时光,无论是长乐侯元召的言传身教,还是在历次与匈奴对战中主将卫青的胆略熏陶,不管是眼界还是胸襟,叶恒感觉自己都得到了飞速的成长。好男儿就应该横刀策马纵横沙场,这一腔热血,泼肝沥胆,方才称得上轰轰烈烈无悔此身。

    今日的这一趟差事,其实是他主动请缨。这当中的凶险,大将军卫青已经解说的很明白。本来这样的重担应该有军中骁将“公孙双雄”或者是首将曹襄、苏建之辈来担任的,但还没等他们请战呢,叶恒已经挺身而出大声请令了。

    虽然在元召的飞鹰传信中分析的很明白,两虎难相容,浑邪王的最终选择应该是南下归汉。而稍早些时候,他也派出了使者来黑鹰军中表达了这个意思。但在结果还没有最终来到之前,两军阵前瞬息万变,谁也不能保证还会发生什么事。

    而另据最新战报可以知道,单于羿稚邪派出的精锐骑兵已经飞扑而来。气势汹汹,来者不善。这三股力量的角力,马上就会展开。无论是怎样的一种情形,一场激烈的大战是绝对避免不了的。

    大将军卫青派出这一队骑兵的任务交代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去浑邪王阵前根据实际情况便宜行事。如果浑邪王决定投降,那么他们就代表汉军予以接收和引导,护送其部族南来,踏过河套草原去朔方三城暂时安置,待大战结束之后,根据朝廷和皇帝的旨意,再决定下一步的去处。

    而如果浑邪王有另外的意思,那这队黑鹰军的任务也很简单。他们要拖住匈奴骑兵的脚步,不管是逼迫他们东去或者是北上,就是不能让他们南下一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要坚持到星夜兼程东进的赤火军来到为止。

    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分危险和艰巨的任务。只不过凭着区区两千多人马,面对的却是数万匈奴骑兵。此非孤胆将军不能胜任!

    交代任务的时候,卫青面色严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战将起,他必须要保证把最优势的兵力投入到单于羿稚邪所在的龙城那边去,方才能在刚开始就取得一击必胜的最佳效果。接令之后,叶恒转身的时候,卫青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将军此去,若有留言……我必代为转达!”

    “谢大将军!叶某当年第一次追随大将军和元侯出塞作战的时候,曾听得元侯吟诵过两句诗句,叫做‘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令人激奋,至今难忘。如果战有不测……愿随地安葬,虽为孤魂,亦当夜夜守护汉长城,旦夕犹作刀甲声!”

    谁人无父母? 谁人无妻儿?今日所为者,为国亦为家!

    当长安城中挂念的人停下手中缝制的衣物,抬头仰望同一轮明月,盼望着家中男儿归期的时候。重山千里之外,黄河呜咽,刀甲生威,无人知,有许许多多的大汉健儿在冲锋之前,也曾经看过那一眼月光……。

    东面的方向,万马奔腾,单于羿稚邪麾下五万精骑拔出了手中的弯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