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红尘旧恨误此身
    当夜幕又一次来临的时候,龙城晓月升上半空,草原夜色笼盖四野。白天的激战结束后,这一片地域暂时恢复平静。

    龙城,这个曾经作为匈奴骑兵屡次南下侵袭汉朝的重要地方,几百年来见证了无数勇士的牺牲。而今夜过后,它更将作为一次重大战役的重要节点,被深刻的铭记在史书上。

    黑鹰军与赤火军汇合之后,现在的总兵力已经达到四万多人。再加上两万多西域联军,以及随后赶来的各种运送辎重粮草的队伍,扎起的帐篷连绵不绝,把以龙城为中心的匈奴大营牢牢的包围了起来。

    这是在汉朝与匈奴作战历史上的第一次。此战无论结果如何,只看眼前的战场形势,就已经令所有参战将士无比振奋了。

    草地上四处燃起的篝火,把汉军营地照的很是亮堂。一口口大型的行军锅中正翻滚着大块的肉类,香气四处飘散,就快要熟了。除了正在煮着的肉之外,每个大营的聚餐区,都堆满了丰富的食物。已经看到胜利希望的将士们纷纷围在周围,等待着大快朵颐的享用。

    肉是兽肉和牛羊肉。在中原地区,这些东西当然都是很奢侈的吃食。大汉为了保护农业耕种,严令禁止私自宰杀耕牛之类。不要说寻常人家想吃到牛羊肉,就是那些王公贵族之家,除非有特殊情况得到官府批准,否则也是没有私自宰杀的权利。

    不过在大草原上,牛羊马匹可不缺。大批的匈奴人,在战争之余,蓄养放牧就是他们唯一可干的事了。因此,每个部族之中,都牧养着数以千万计的大型牲畜,在茫茫的大草原上牧马放羊,这也是可以拿来对外换取生活用品以维持他们生计的主要来源。

    汉军在战场上缴获了无数的马匹、牛羊等,更有许多因为战争而无人看管的牛羊马群随便乱跑,捉了来杀上千八百头改善一下全军的伙食,小事一桩。

    而其余那些丰富的军中食物供给,自然是来自奉大汉尚书令元召之令,从朔方等塞上三城源源不断运过来的。这其中,出力的是那些从中原而来的大批商贾们。

    此时,几百位大汉商道中的代表人物,就在那边心满意足的一边观望,一边低声地互相商量着什么。不管是哪一个,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也不怪他们如此踊跃,元侯都已经说了,战事结束之后,不管是草原还是西域,都将是潜力无限的宝地。这些广阔的地域中,有无数的宝贵资源等待着他们来开采和发掘。谁开发谁受益,他们将与国家一起共同享受这些宝藏带来的财富。

    而想要取得这种资格唯一的条件,就是在英勇的汉军将士平灭匈奴的战争中,出人出力,充分保证所有大汉将士们的后勤供应。只要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他们就将得到由尚书令元召亲自做保证的承诺。富贵荣华,百年大族,指日可待!

    此时此刻,没有人怀疑元召做出的承诺只是一句空话,就像没有人怀疑汉军必将会取得最辉煌的胜利一样。这一点,在从东到西自南向北一路见证汉军伟大胜利的商人们心中,尤其坚信不移。

    “自古以来,商人重利……元侯为何会对商贾们这么重视呢?难道他们的作用真的会那么大?”

    在中军大帐外面的草地上,席地而坐的人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大汉帝国未来左右天下大局的精英人物。名叫东方朔的中年男子吃完了面前的一大块羊肉,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不顾形象的满手油腻,让人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在皇帝身边十分注重着装的侍中了。他看了看那边聚集的大批商人营帐,有些疑惑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当中燃起的篝火十分旺盛,虽是初夏,夜里的草原还是有些寒意的。元召把他特意挑出来的一小块牛排骨仔细的撒上细盐调料等东西,然后放在身边的霍去病面前,示意她慢慢的吃。

    这位在沙场上叱咤无敌的骠骑将军马上把面前的一大堆食物推开,端着这一小碟子,细嚼慢咽的吃起来。她的饭量并不大,对吃的东西尤其挑剔,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师父亲手做的东西才会让她胃口大开。虽然已经吃的很饱了,但闻到牛排散发出来的香味,她还是决定彻底消灭之!

    “当然,这是不容怀疑的。呵呵!商人们将会对国家发展所起的巨大作用,可是非常重要的。也许你们现在还都不服气,那是因为从前的千年以来,以农业耕种为主的社会关系,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发展空间……但是,在不久之后,我们大汉朝就会与任何朝代都不同了。哦,现在说起来有些费解,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元召拍了拍手上的尘屑,神态轻松。战事的顺利超出了他的预期,尤其是这一次因为单于羿稚邪的自大和赤火军的行动迅速,两军合力兵困龙城,草原之王已经是瓮中之鳖,想要逃脱,势必登天!

    大汉太子刘琚就坐在元召的左边,他聚精会神的听着元召所说的话,一边示意跟随的东宫伴读详细的记录下来。这个习惯他已经坚持很久了。只要是从元召口中说出的道理,他往往要反反复复的思考好多遍,就算是一时理解不了,但他也会记在脑子里,等到后来经过印证往往会产生恍然大悟之感。他认为这样学到的道理,比任何天下鸿儒所教授的都来得透彻。

    只不过,当他的眼角掠过坐在另一边的红色披风掩映中的霍去病时,心中又有些莫名的不安。刚才“姐夫”元召对她那么细心,太子早就看的明白。他们几个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相识,如果论起和舅舅卫青的关系,太子刘琚和霍去病的亲戚关系倒也不远,他自然知道霍去病的真实身份。如今都已长大,当初的黄毛丫头小冰儿却已经成长为英姿飒爽的巾帼将军……这中间会不会有些不妥呢?太子刘琚苦恼的挠了挠头,替阿姐素汐公主多操了一份心。

    除了带领精锐巡守警戒的几个将军不在场之外,其余的黑鹰军和赤火军中诸将都在这里了。黑鹰军以长平侯卫青为首,麾下名将曹襄、苏建、公孙之辈尽皆不拘小节,随地而坐。而赤火军,只要不上战场冲锋,他们的骠骑将军总是会呆在元召身边,大家都知道他们师徒情深,却并不会想到其他。此时在另一边围坐的,以李敢和博望侯张骞为首,几位在河西战役中大放光彩的将军也是意气风发,大声谈笑。

    众人听到元召刚才所说的简单几句,都是一边大吃大喝,一边频频点头。这些将军们虽然打仗是一把好手,但在对国家大事的认识上当然还是有些肤浅的,不过他们却从很久以前就认准一个道理,元侯说的道理还会有错吗?!他说这些商人们将来会起大作用,那就一定会很重要,虽然他们在从前身份低贱,但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呢!

    东方朔见元召递过来一个淡淡的眼神,便不再相问,只是在心底默默的思索。他是一个聪明人,内心深处已经隐隐预感到,元召刻意提高这些商人们的地位,一定有着很深的用意。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个新兴的势力团体,将会对天下大势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难道这就是元侯想要达到的目标吗?

    “哦,差点儿忘了,匈奴人不是派使者过来了吗?大家都吃饱了的话,那就派人把他们领过来吧。”

    元召脸上的笑意,任谁都看得明白是发自内心。将军们也都一样,虽然有几个身上带了伤,笑起来呲牙咧嘴的有些奇怪,但这却阻挡不住他们心中的兴奋。

    卫青点了点头,一名黑鹰军校尉带着人转身离去,不一会儿的功夫,有十几个匈奴武士保护着的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中年男子,神色淡然的被带了过来。

    元召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人逐渐走近。虽然草原的风霜染白了他鬓角的黑发,但那挺拔的身姿,却显示出此人久居上位者的气质。他与周围的匈奴人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来自中原文明的熏陶即便是已经经过二十多年塞外风尘的磨砺,却仍旧一眼就可以看出。

    “元侯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始得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中行这厢有礼了!”

    身负家仇逃亡到塞外草原上二十年之久的张家子,即便早已发过毒誓,在今生没有辅助单于可汗攻入长安荼毒刘皇汉室报仇雪恨之前,绝不再对汉人低下头颅!然而,事到如今,他却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誓言,带着整个草原的未来和大单于本人的重托,对眼前这个比他年轻二十岁的汉朝臣子躬身下拜。

    “张中行……呵呵!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有胆子到大汉军中来!你可知道,因为你叛逃匈奴为其出谋划策,这些年来,有多少大汉健儿为此而殒身丧命埋骨塞外,孤魂不得还乡!今日你既然来了,那就先为他们偿命吧!”

    元召站起身来,厉声大喝,不怒自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