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 塞上刀光遮胡尘
    长安,上林苑中的绿树成荫,流水潺潺,正是夏日的好去处。几年以来,这处皇家猎场经过当今天子的大力扩建,无论是规模还是奢华程度,远胜从前,早已经今非昔比。

    有钱就是任性!皇帝也不例外。想想当年文皇帝想要建造一座露台,找大臣盘算了一下,需要耗费一户中产人家的一年之资,他就无可奈何地放弃了。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除了皇帝为了维护爱惜民生的好名声之外,国家财政的紧缺,也是不容回避的现实。

    每当想起先皇们的拮据,对比当下,皇帝刘彻便油然而生一种自豪之感。现在朝廷最不缺的就是钱。不要说国家库府中财富堆积如山,常年动用不到,连穿铜钱的绳子都烂了。就是自己的未央宫小金库中,那些累积的钱财,也足以抵得上半个天下的收入了。

    有了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不要说丞相和掌管库府的太中大夫不会说什么,就连那些喜欢拿“崇尚节俭”这样的美德来约束皇帝的一些大臣们,也开始逐渐的闭上了嘴巴。

    经过几年的努力,利用“推恩令”的手段,国内诸侯王的势力通过进一步分化之后,已经再也形不成对朝廷的威胁了。可以说是这个困扰未央宫几十年的心腹之患终于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而随着大汉军队在对外战争中取得的节节胜利,对国家周边形成威胁的一些不安定地区,都被逐渐平定。一些对汉王朝怀有敌意的力量基本都被铲除掉了。

    皇帝刘彻的心情简直是越来越舒畅。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汉军捷报频传,北方最大的敌人匈奴接连败退,最新的战报上说,匈奴大单于竟然已经被围困在了龙城!

    这个消息几乎让他兴奋得夜不能寐,匈奴单于竟然也有今天!当年高祖皇帝被困白登山之辱,匈奴传书诏高皇后“侍寝”之恨,历代公主和亲的悲哀……今日终于有了洗雪前耻的机会。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皇帝刘彻依然龙精虎猛。在这样情绪振奋的刺激下,连后宫的美人们也没有什么新鲜感了,更没有兴趣去露台与那些炼丹师们坐而谈道。他现在想做的事,是去纵马驰骋弯弓射猎!

    既然不能亲自去沙场领略一下风云激荡,那么就去终南山上林苑好好的玩一次,也算是聊以安慰。

    于是,兴致大发的皇帝,在浩浩荡荡的宫中侍卫和羽林军护卫下,带领着一干亲近之臣来到了上林苑猎场。当然,这样类似于郊游性质的活动,后宫当下最受宠的几位美人还是要带在身边的。至于皇后,就不必了,需要坐镇宫中,皇帝已经好几年没有带她出来过了。

    而艳绝后宫的李婉玉自然是要随驾的,不要说昨天晚上吹了半夜的枕头风,就只是她的知情知趣婉转如意,皇帝近来也是越来越感觉离不开她了。

    头一天的围猎自然是尽兴而归。长安不必急着回去,离着诸王伏阙觐见的日子还有好几天,尽可以安心。

    匝巾箭袖一身劲装的皇帝刘彻站在山顶高处,俯瞰脚下的关中大地。但见苍山似海,残阳如血,云卷风急,波涛起怒。只言片语,都是雷霆震响,亿兆拜伏,张开双臂,万里河山就在手掌之间!

    这样的感觉,爽就一个字!赫赫天子威仪,固应当如此也!

    就在这位皇帝陛下自觉处于天人之巅的时候,有前线急报又来。这次是长乐侯元召与太子的联合奏疏,飞骑送到长安之后,负责留守的丞相公孙弘不敢怠慢,连忙就给皇帝送来了。

    皇帝刘彻接在手中大略一看,眉间微动,继而仰天大笑。

    “两个小子倒很有想法嘛……哈哈哈!诸卿可知,这上面另外说了一个怎样的好消息”

    待得把元召奏疏中请求皇帝批准设立草原经济带的部分看完之后,再往下只看了几眼,他就已经忍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了。

    随扈在左右远近的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皇帝的神情,虽然还有些疑惑,但这必定是好消息无疑。

    “陛下,可否容微臣猜上一猜”

    离得最近的宠臣名叫董晏,他微微躬了躬身子,脸带微笑,神情飘逸,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代美男子。

    宫廷内外都知道,自从东方朔出任侍中,而韩嫣从戎开始投入军伍,现在接替李敢充任未央宫羽林军将军以后,就又有几个世家子弟成为了皇帝身边的心腹内臣。

    而这其中最得皇帝信任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漱玉宫李夫人的弟弟李延年,而另一个就是董晏了。

    这两个人的才能当然不能与严助、东方朔、严安以及韩嫣等那一批人相比,但他们却以柔媚侍奉天子,言辞之间极尽吹捧之事,这对于已经开始志得意满的皇帝陛下来说,却正合他的胃口。

    “哦那你来说说看!”

    皇帝心情大好之下,反而来了兴趣,他看着自己这位宠臣,面上笑容不减。

    “陛下!微臣曾听说龙凤乘云,虎豹从风。今日御驾在此,山林草木尽皆拜伏,万壑千岭鸣响回声,此正是大吉大利之兆也!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微臣猜想,应兆在北方,吾大汉英勇将士一定是又取得意想不到的胜利了吧?呵呵!”

    人长得俊美还会说话,这就难怪会得到天子垂青了!旁边的人虽然有些在心中暗自不屑,但却知道,此人是得罪不得的,脸上绝不能露出来。

    果然,皇帝刘彻听到他的话,更是笑得畅快。他一边点头,一边对所有人扬了扬手中的那道奏疏。

    “匈奴人的龙城,已经落到汉军手中了!单于羿稚邪突围北逃,现正处于我们大汉将士的围追堵截之中……哈哈!这样天大的好消息,朕要马上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山风吹过终南山的草草木木,松涛呜咽,石壁回声。纵然是木石无情,听到这样的消息,恐怕也会悄然萌动的吧!

    皇帝刘彻高高的站在一块山岩上,迎着猎猎的风向,没有人看到,有泪珠涌出眼角,又迅速的消失在风中。刚才这简单的两句话,他用尽全力才压抑住胸膛中澎湃的情感。列祖列宗如果在天有灵,这一刻亦当同在!

    仿佛是被一阵风吹折了腰,不管是将军、大臣还是侍卫,也不管是宫人、士卒还是普通的执役者,不约而同的一起拜服在地,山呼万岁!即便是山石磕破了膝盖,灌木刺伤了肌肤,在这一刻都没有人再理会。

    这样的欢呼顷刻之间就从山上传到了山下,整个上林苑都沸腾了起来。“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年轻的羽林军侍卫满脸通红热血上涌自不必说,更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大臣长跪不起叩拜苍天,满脸涕泪横流……。

    近百年的耻辱啊!如果再上溯到西周末年犬戎之乱的话,时光已近千年。勤劳善良的华夏民族一直被蛮夷压着打,即便做出过几次有力的反击,取得的效果也极其有限。

    而今,大汉将士取得这样的战果,是怎样形容其伟烈也不过分的。这不是一个人的胜利,也不是一支军队的胜利,是整个大汉王朝底蕴的支持,是所有华夏民族的民众所作出的集体贡献!

    “元卿!朕在此对苍天发誓,今生只要你不负朕……朕,绝不负你!”

    皇帝刘彻遥望着苍茫的北方,在心中默默的许下一个誓言。

    对于这样的重大消息,各方面势力得知的时间比皇帝并晚不了多少。巨大的震撼过后,许多想在这其中争取到最大利益的行动就此开始展开。

    皇帝陛下回到安歇的上林苑行宫之后,妖娆美艳的李婉玉略施手腕,就替自己的哥哥李璇玑争取到了帅军参加漠北战役的机会。对于这样的小要求,皇帝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李璇玑的军事才能还是有的。既然他想要上进,当然会给他这个机会。

    毕竟,汉匈战争结束之后,皇后和太子一系的势力在军中太大了……对于这些存在的隐患,身为皇帝,他不得不提前做出一些布置。

    皇权,这顶世间最耀眼的皇冠,在自己没有决心摘下来之前,容不得任何人染指,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顺便儿对去传诏的人说,李璇玑率军北上经过龙城大营的时候,去看看匈奴单于的生死如何,最好是活的!那么,就由他派人押送回来吧!”

    皇帝心满意足的搂着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身子,闭着眼睛随口又说了一句。怀中的美人早已大喜过望,重新覆上身来……夜色深沉,呢喃婉转久久不息。

    同样是世间的君王,单于羿稚邪此刻的状况却与汉朝皇帝天差地别。

    “元召……你一定就是了!真是没有想到,我会败在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手里。你来这儿干什么?来看笑话吗?哈哈哈!”

    蜷缩在角落里蓬头垢面浑身是伤的单于可汗眼中放射出饿狼一样的光芒,恶狠狠地盯着那个笑容满面的家伙,恨不得扑上去撕成碎片。

    “呵呵……来送你上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