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风过无痕密谋划
    那位天子宠臣名叫董晏的男子,确实是人物风流之辈。长安民众虽然并不清楚此人的来历,但自从其身份贵重之后,市井坊间便都在背后称之为“董郎君”。

    董晏在朱雀大街中段有自己的府邸,乃是当今天子御赐。皇帝刘彻有喜欢赏赐给臣子们田宅的嗜好,许多贵幸的近臣都曾经被赐予府邸。当然,这其中根据宠信程度不同,厚薄还是有着天差地别之分的。

    董郎君虽然是后进晚辈,但在皇帝陛下心目中的分量还是很重的。不仅这座御赐府邸富丽堂皇极尽奢华,而且宫中日常赏赐之物也是应有尽有,隔三差五未曾断绝过。

    世间事从来如此,不管你这个人的出身如何,只要是有朝一日发达了,那么自然有无数的趋炎附势之徒找上门来,争先恐后拜伏于门下,甘愿为之驱使。

    董晏没有什么亲人,但各怀目的从不同地方而来依附的门客,却是满满当当,连门房都塞满了。虽然没有战国四公子那样食客三千,但常年在此高谈阔论希望得到董郎君的重视而取得上进之路的家伙,从来不乏其人。

    不过,别看董晏在皇帝面前能够放下十分身段,曲意奉承。但只要出了未央宫,自然就恢复了高傲的模样。

    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对于府中这些熙熙攘攘的投机客,是十分鄙夷和不屑一顾的。然而为了某种造势的需要,心机深沉的他却不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

    虽然机缘巧合得到皇帝陛下的恩宠,一朝青云直上随王伴驾,达到世间人一生梦寐以求的地位。但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他却比谁都明白,深深记得心里,言辞行动之间时刻都不敢忘。

    如此的小心,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保有这终生的荣华富贵而已。每当浮现起这个念头,这位外表柔媚内心其实极想有一番大作为的年轻宠臣,莫名便会有自嘲的笑意。

    他从小也曾学得文武艺,想要货卖帝王家。却没有想到,最后走上的是这样一条道路。身份也算是尊贵了,却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受人发自内心崇敬的尊贵。

    退居府中不曾随侍皇帝的时候,董晏时常会登上后院的高台,遥望长安以外的西北方向。这时的神情便会变得有些奇怪。府中人都知道此时是不能过来打扰的,否则有可能会招致这位外表温和的贵人发怒。而一旦发怒的后果,有可能会极其严重。

    所以,府中人不管是奴仆还是门客,都很自觉的选择回避,让董郎君自己在安静的想事情。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这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与其他人的小心翼翼不同,府上的门客中有一个人例外。也只有这个人在董郎君想事情的时候能够在旁边服侍,并且有时候简单的对答竟然极为契合主人的心思,所以在董府当中受到特别的重视,也就不足为怪了。

    “江充,你可知道长安城内近日最轰动的事是什么?”

    高台上的风飘起衣襟,董晏伸手从旁边人恭敬捧着的托盘中拿过一盏茶,轻轻的呷了一口,有一种清淡的香气萦绕鼻端,他随口问一句。

    “主人,江充虽然在府中小心操持,并不太关心外面的事,但却也知道,这长安皇都即将迎来一次盛况空前的诸王觐见大典了。”

    被董晏唤作江充的年轻人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他的外貌虽然比不上董郎君那般飘逸,但在无人注意时眼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显示出此人的心底也许并不是如外表那样看起来简单。

    董晏淡淡的笑了笑,回过身来看着江充。这个今年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比他还小了五六岁。言谈举止与其他人都不同,倒是很对他的口味。他没有详细盘问过他的来历,有些事本来就没有必要弄得那么明白,只要相互之间投缘就够了。

    “呵呵!你说的不错。却没有想到,你平时看起来对外面的事没有什么兴趣,却也知道这些。”

    江充略微垂下眼睛,把一些深藏的光芒隐蔽在无人得知的角落。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看似温和,但其心中却倒立着一把杀人的刀!

    “最近长安城内都已经传遍了,想听不到也难啊!这都是我们大汉朝的赫赫功绩。主人陪伴在天子身边,想必感受到的天颜欣喜,更是所知深刻吧?”

    董晏脸上的神情有些微微的变化。似乎有一些想往和羡慕一闪而过,又迅速消失了。不过即便是他的这些轻微变化,也早已经被那双不动声色的眼睛尽收其中。

    “龙颜大悦,自不必说。江充啊,那你可知道,除了皇帝陛下的雄才大略鸿福齐天之外,谁又在这其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呢?”

    董晏今天有些奇怪,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想要把心中的感慨对一个人倾诉一下。此时此刻,也许眼前这个低眉顺眼对他素来崇敬有加的江充算得上一个倾听的对象。

    “主人,这还用问吗!市井间早已流传,那位年纪轻轻就封侯登上朝廷高位的人,是天上星宿下凡。是他替大汉王朝创造了这一个又一个奇迹呢……!”

    仿佛是被触动了心底最隐秘的嫉妒,听到江充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董晏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然后是无声的叹息。

    “原来,世上之人对他的评价已经如是之高。呵呵!也难怪,这本来就是他应该得到的盛誉……江充,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元召的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吧?”

    “主人,元侯据说才刚刚二十一岁,我却比其虚长了三岁。”

    “唉!人与人是不能相比的……就不用说你了,这世间能望其项背者,都寥寥无几,就更不用说与其比肩了。我每当站在这高台上北望,想象着那千里黄沙万骑劲发的场面,心中总是有些激动。然而却知道,这一生恐怕都没有那个机会了!细细想来,却是无由得悲哀。”

    董晏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几句话是他心中真正所想,却是很少对人如这般说出来。江充心中微微一动,异常敏锐的发觉到,也许这中间发生了些什么,所以才会使得这位董郎君发出这样的慨叹。这中间会不会有机可乘呢?他在董府中已经等待了太久了,任何的机会都不想放过。

    “主人何必妄自菲薄,说这些话呢!既然得到皇帝陛下的倚重,将来参与朝堂政事,前途远大,只要抓住机会,就算是封侯拜相也是轻而易举的事罢了。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多加提携小人啊!”

    董晏哈哈大笑,用手点指着江充,显然对他的这番说辞心中十分受用。

    “封侯拜相这样的事,就不用去多想了!如今的朝堂可不比从前,青年才俊不断涌现,后备人才举不胜举。没有真正的大本事是混不下去的。我只求得能够在皇帝陛下身侧小心伺候,保以长久富贵也就心满意足了。哈哈!”

    “主人可别忘了‘事在人为’这件事。当今天子用人之道不拘一格,机会说不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就会来到了呢?所以说主人还是要好好的做好准备,积累人脉,博取名声,以备不时之需啊!”

    江充的眼中有光芒闪烁,董晏不禁有些微微的惊异,没看出来啊!府中还有这么有眼光有想法的人?既然如此,有些难以决断的事倒是不妨说给他听听,让他帮助自己参详一番。想到这里,他拍了拍江充的肩头,脸上带笑,如沐春风。

    “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啊。不过,现在宫廷内外朝堂上下形成的不同势力,十分错综复杂,想要在这其中选择好臂助或者是盟友,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主人心中有何难以决断,不妨说来听听。小人虽然愚钝,也愿意替主人分忧。”

    江充压抑住心中的波动,神色诚恳。董晏已经翻来覆去思虑多时,一直难以下定决心,这时不再犹豫,在他耳边悄声低语,把来龙去脉详细诉说……。

    江充越听心中越振奋,他已经预感到,沉寂多时的长安终于又要大起波澜了!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所期盼的。他之所以潜踪隐迹在这董府,不就是为等待这样的机会吗。

    “江充,依你之见,你觉得是否需要在这其中插手我们的力量呢?”

    “主人,在形势未明之前,绝对不可轻举妄动啊!”

    “哦?这是为何?那些刘氏诸侯王一直都是皇帝的心头之患,如果这件事真的能够做成,岂不是正和天子心意吗?”

    “主人随侍皇帝身边,难道不知道帝心难测的道理?谁也无法真正知晓他的心思。更何况,与那些术士仙师合作……却是世间最凶险的事啊!前朝的例子可不少,以虚无缥缈之事说动君王者,一旦事有不协,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祸!主人岂可不慎?”

    “那……该当如何才最妥?”

    “虚与委蛇,静观其变。坐山观虎斗,看准时机再出手!”

    长安董府中,名叫江充的男子终于露出了深藏已久的锋芒。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