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 帷幕深深深几重
    长安上空的风云正在慢慢的汇聚中,暗中的较量,在不为人所知的地方,开始进行着轻微的碰撞。也许等到正式爆发的那一天,会石破天惊、天地变色!

    有许多人的命运,总是会在一些大事件中被不由自主的改变,即便是非其所愿,却也是无可奈何。小人物的抗争,在很多时候往往也只是徒劳的结局。但也有例外,在诸多因素巧合之下,漩涡之中的弱小力量,却反而能够引发一场谁也不曾想到过的激烈动荡。

    几年时间过去,建章宫的规模和装饰仍旧和从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大汉皇后的居处,不尚奢华不求享乐,自从褪去红尘歌姬的舞妆,开始注重自身的端庄修养以来,那些繁华如梦的日子,似乎已经离得卫皇后很远了。

    皇后的称号,只是一个虚名。这是在她最近这两年的心头,越来越浮现出的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母仪天下的尊贵,是用什么样的代价换来的,也许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皇帝刘彻的形象,在天下人的眼中,也许只看到了他的胸襟宽阔和用人的肚量,随着治理天下和开疆扩土的文治武功,他的威严形象一天比一天高大,似乎注定会是一代有为帝王。

    然而世人以尊崇的目光远望宫阙巍峨的未央宫时,他们看到的,只是金碧辉煌和无上威严。厚重的宫墙和深深庭院阻断了红尘的打量,那层层的深宫帷幕之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无数扑朔迷离的传说,真相如何,世人又哪得而知呢!

    皇后的姿容并没有凋谢,刚刚度过花信年华还没有几年时间的她,仍旧算得上美丽的女子。但如果放在这个时代来说的话,却算不得年轻了。尤其是在这蜂舞蝶飞的后宫之中,千娇百媚、繁花盛蕊数不胜数,各处宫殿之中,从天下各地选拔而来的倾城倾国之色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曾经也算得上是容华天下的卫皇后,在美貌比较上似乎就逊色了许多。

    当今天子是个风流皇帝。无数的宫中幽怨,被掩盖在那些赫赫功绩的光辉之下,无论是在史书或者是世人眼中,并没有人觉得这是什么大事。百代千秋之下,传扬和赞颂的也只是所谓的文韬武略山河盛大,至于在这背后牺牲和埋藏的无数泪珠,也不过是沧海中的泡沫,谁会看到呢?

    当夜晚来临,夏夜的长安,暮色阑珊里仍旧充满了活力,这座在那时世界最伟大的城市,并不宵禁。未央宫中灯火次第,逐渐点亮天幕下的繁星,这片厚重深沉的宫殿群,似乎也活了起来。无数的繁华热闹,如同民间一样,在宫殿之中开始上演。

    有弦乐丝竹之音穿透夜空,刺破了寂寥的宫殿,萦绕在耳畔时,在专心致志的刺绣着一副蜀锦披肩的皇后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异色。只是,不久之后,灯火之下手指略微有些凝滞,一点血珠儿不小心滴在锦绣的空白之处,迅速的浸染开来,恰似盛开了一朵凋落的梅花。

    “哎呀!皇后娘娘,您的手指被扎破了……!”

    皇后微微蹙起眉头,本来并不想惊动旁人。不过早已经被伺候在旁边的贴身宫女发现了。两个已经跟了她很多年的宫女连忙走过来,有些心疼的取走了她手中的活计,又连忙翻箱倒柜的去找伤敷药。

    “不要大惊小怪了,你们两个呀!只不过是不小心被针刺了一下子而已,哪有那么娇贵啊!”

    皇后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把一些心思暂时收起,这么多年的宫中生活,她早已经学会了怎样掩藏自己的情绪。

    “皇后娘娘是万金之躯,怎么能有丝毫的儿戏呢?奴婢早就说过,夜里比不得白天,就算是灯火再亮,也是伤眼神的……您总是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是啊,皇后娘娘这个月来,已经熬过好几次夜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本来您就不应该亲自做这些粗活,交给宫里的嬷嬷们,她们的手艺保证做出来让您满意。”

    可以看的出来,两个宫女对于皇后的关切是发自内心的。她们在卫皇后身边已经待了很多年,对于这位待人和善的主子,在尊敬之余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

    皇后只是浅浅的笑着,建章宫的每一个人,她都会宽容的对待,因为她自己从前的身份和所经历过的生活,让她从很早的时候就懂得了人间冷暖、情义的可贵。以己推人,不管后来的身份如何改变,她也一直秉承着这种和善。

    “那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衣物,穿在他们几个身上,我才会安心呢。呵呵!”

    宫女们自然知道皇后口中所说的他们是谁。稍微的忙碌过后,见皇后手指伤处确实没有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皇后刚才正在绣制的那副蜀锦,口中称赞连声。

    “这图案和花色,可真是鲜亮呢!皇后娘娘的手工,就算是比起外面长安东市的那些刺绣坊主们,也丝毫不逊色半分呢……太子和公主可真是有福。”

    这倒不是她们故意奉承,放在案上的蜀锦刺绣在灯光之下,看上去金丝银线针脚匀称,虽然还没有完工,但赏心悦目十分精致。

    皇后笑着点点头,示意她们收起来,留待有空闲的时候再去绣完。这幅鸳鸯戏水图案的蜀锦,是她准备给素汐公主的。至于太子和小公主云汐,她都已经给他们做好了好几身。

    见皇后在灯下有些心思不定的样子,两个贴身宫女彼此对视一眼,不敢再私自打扰。她们悄悄的屏退了其余伺候的人,然后收拾干净东西,又奉上一盏安神茶之后,退回到外面的房间,小心听着里面的动静。有些事,作为宫人她们心里也多少有些明白,只是那不是她们所能进言的,唯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在心里多多祷告上苍,好好地保佑太子和两位公主平安福康,也好让皇后娘娘少担忧几分。

    良久之后,安静的宫殿中灯花爆了一声,打断了卫皇后的思绪。她站起身来,轻轻的推开后面的长窗,清凉的风拂面而过,有无声的叹息遗落在这夜色中。

    太子在几年之前就已经搬去博望苑居住了。她心里虽然万般不舍,却也无可奈何。这是皇帝刘彻的意思,是为了太子求学上进好好的学习政务,这样的事,她当然没有丝毫的理由来不舍得。

    素汐也已经不在后院楼上居住了。她的房间虽然一直保留着,也会经常过来。但这个最会体贴母亲心意的女儿,终究还是有了自己的家。她已经嫁给那个年轻的侯爷,虽然皇后对她余生的幸福很放心,但每当看到那边楼上黑灯瞎火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万分失落。

    唯一还在身边的,也只有小女儿云汐了。只是……想到云汐,皇后看到小楼上还亮着的灯光,她知道云汐还没有睡。本来在这个时候应该过去再安慰安慰她的,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当前建章宫所面临的担忧。

    忧虑的来源,不是太子也不是来自其他方面,而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公主云汐。

    云汐白天的时候,已经在这边哭了好几次。那个在宫中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的消息,终于还是被她知道了。虽然皇后安慰小女儿那只是流言和谣传,但她心里却清楚的知道,这件事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轻松。

    因为,在不久之前,皇帝有一次心血来潮过来建章宫的时候,曾经对她提起过这件事。说是他为云汐公主看中了一门亲事,也许在合适的时候就会公开。当时听到耳中的卫皇后虽然没有立即说什么,但内心里已经是波澜翻腾,涌起无数的苦涩滋味。

    皇帝并没有多说,他只是告诉皇后,为云汐选定的夫婿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在将来也许对江山社稷有很大的用处。

    这么重大的事,皇后当然会动用自己的渠道去秘密地了解全部情况。当她明白前因后果之后,不禁大吃一惊。因为,皇帝说过的那个名叫栾心玉的人,他进到宫中的身份,原来是供奉的仙师。

    皇后的心绪不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她不知道皇帝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修仙问道这些缥缈虚无的事就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需要付出自己亲生女儿、王朝公主为代价的地步吗!?

    然而这样带着埋怨的疑问,她没有办法去当面质问皇帝,也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商量。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尽量的拖延时间,让云汐相信这只是一个谣传。也许等到不久之后,皇帝会改变心意呢……这是她在建章宫中暗自祈祷了无数遍的事。

    “好在,太子就快要回来了,还有元召……。”

    皇后想到这里,心中略微有些安定下来。不久之后,在一队宫灯的指引下,穿过楼台亭阁,她终究还是走向了云汐的居处来。也许,有些事真的不必提前过于担心呢。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