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白衣胜雪刀玄光
    赞曰:

    少年白衣长空下,负刀走天涯。

    飞马黄沙,追云啸日,西风多叱咤。

    玉勒雕鞍难解意,横眉溅血花。

    箫笛吹弯头上月,归来也、英姿发。

    大宛城内的贵人们有些惊讶,他们没有想到,来自汉朝的使臣居然这么有胆量,敢只带了一个随从,就这么从容的进了城。

    不过也只是感到有些意外而已,反正是要杀人,那么不管怎么样,都将没有什么区别。进到城内的这两个汉人必然是有来无回,城外的汉军骑兵,也当覆灭在不久之后。

    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大宛王和另外几个国王还有一众贵臣们,把面见汉朝使臣的地点,选在了王城的宫殿之内。

    这样无意识的举动,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对于汉人,他们其实已经非常重视。想要从气势和威严上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做法,正是心中胆怯的表现。

    大宛王夜华坐在正中的位置上,殿前执刀兵武士数百,都是精选的国内勇士。而另外的贵人们分列坐在两边,大多脸上带着轻视的嘲笑,看着汉朝使者被引领着走了进来。

    大汉使臣报上的名字叫作东方朔,其在朝廷中的官职据说是殿前常侍。大宛王虽然对汉朝的官制并不太明白,但也知道,这样的身份,应该已经算是汉朝皇帝身边的近臣了。

    “呵呵!东方朔,看你一介书生模样,竟然有胆量千里跋涉跑到这儿来。既然进了这大宛王城,那么就说说你的来意吧!”

    大宛王夜华与左右交换了一个眼神,身边的武士已经握住了弯刀的刀柄。只要大王一声令下,他们就准备一拥而上,把这两个汉人乱刃分尸,砍成肉酱。

    大殿内弥漫的杀气,并没有扰乱丝毫内心的平静。自主请缨来此走一趟的东方朔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抬起眼眸扫视了一遍四周后,轻轻弹了弹衣袍上的尘土。

    “你们这些人呐,偏居一隅之地,孤陋寡闻之极。对于你们来说,不要说知道审时度势,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的道理,就算是大祸临头,恐怕都不会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吧!”

    从儒雅清淡的口气中说出的,偏偏就是这么不客气的话。大殿之上顿时一片喧哗。随之有怒骂和呵斥之声响起,有人就想拔刀而出,当场溅血。

    大宛王伸手制止了众人的冲动,他的脸上不怒反笑,带着几分得意之色用手指了指在大殿中央安静站立着的汉朝使者。

    “你的口气有些狂啊!不过你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很快就会后悔的。你要知道,在这里可不是逞口舌之利的地方,我们勇士们手中的弯刀杀人不沾血,对待敌人从不手软。你要不要试试呢?”

    其余人也在旁边大声威吓着,西域有些人本就长得体型高大极其凶恶,颐指气使的大殿内,一时间显得乱糟糟的。

    “不要说这些废话了。夜华,你身为这次叛乱的主要煽动和组织者,对西域民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你这次难逃一死矣!至于你们这些其余的协从者,念在被其蒙蔽和蛊惑的份上,可以宽大处理,只要现在马上命令你们的各自部下放下武器,就地投降,一切都还可以有挽回的余地,到时候我会在元侯和皇帝面前替你们求情的。但是如果继续执迷不悟……。”

    东方朔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依然是不急不躁的样子。只不过说到后来,他的语气中终于带了一些严厉的色彩。大殿中响起了一阵山呼海啸,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被人粗暴的打断了。

    “你在说什么?愚蠢的汉人,难道你的眼睛是瞎的吗?还是真的自大狂妄到已经看不清眼前形势了?哈哈!真是可笑啊可笑,都死到临头的人了,竟然还在这里说这样的话,这恐怕是今年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了吧!”

    夜华卸下了王者的威严,他看着站在下面侃侃而谈的那个人,实在是不明白他有什么样的倚仗敢在这里说出这样的话。这分明就是一副教训和最后通牒的口气。这么不把自己看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乎!

    东方朔面对着一片发怒的面孔,他微微的笑了起来。西域的形势,如今在汉朝巨大的影响力之下,人心思定,这是大势所趋,又岂是区区的这几个悖逆而行者所能左右的呢?

    “自大狂妄看不清眼前形势的,恐怕是你们这些人吧?好了,我的话已至此说的很明白了,如何选择,只在你们一念之间。这也是最后的一个机会,虽然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但如果自己错过了……那后果就自己承担吧!”

    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殿上的人终于被激怒了。西域的汉子也不是贪生怕死的孬种,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是成是败,总要拼过之后才知道。更何况,现在胜券在握,哪里容忍的有人发出这样的威胁!

    “大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与这些汉人有什么好说的?先把这两个人一刀两段来的干脆,然后发出号令,大军尽起,一鼓作气把城外的那些汉军骑兵全部消灭干净,让他们一个都难逃!”

    “开始吧!大宛王,别再犹豫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汉朝距离遥远,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请大王马上下令……诛杀之!”

    此起彼伏的吵嚷叫喊中,殿内几百众怒目而向者,孤单汉使二人。

    大宛王夜华果然没有再犹豫,大丈夫做事,何必瞻前顾后!旧仇新恨,大宛与汉不共戴天!

    “来人,把这两个汉朝人当殿击杀!走吧,诸位这就随本王去城头观战,看看我们的西域勇士们是如何消灭那些汉朝骑兵的。”

    夜华随口对手下的殿前武士吩咐了一句,在他看来,杀两个外表文弱的汉使者,并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几个武士的力量就足够了。其余的人,不必在此浪费时间,直接去城头看热闹就好了。

    然而,这位大宛王想错了。不仅是他错了,殿内的所有西域人都错了。错了的后果,这次将会很严重!

    得到大王命令的殿前武士十余人,没有丝毫的犹豫,各自拔出随身的弯刀长剑,凶神恶煞的直扑过来。大王已经带领着其余人开始转身向殿门外走去,必须在此之前干脆利落的杀人完毕,那才能显出他们的身手不凡。

    开始往外走的大宛王夜华和其余的那些贵族,都没有人再打算理会汉朝使者的结局,马上就变成死尸的人了,还去多想干什么呢?因此,当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刀溅血和身体倒地的声音时,没有人停留下脚步。

    不过在下一刻,有惊呼声开始响起,随后眼前一暗,一道疾如闪电的白色身影,挡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三丈远的地方,就是大殿的门口,那里阳光照进来,是盛夏的世界。而在这殿门内的方寸之地,似乎有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冰雪寒意,忽然就笼罩了所有人的全身,刹那之间,令人不寒而栗。

    夜华除却王者身份,那也是弓马娴熟的马上将军。被这突然出现的杀气震惊之余,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早有簇拥的百余武士挡在了身前。他抬头去看时,却正迎上一双冷如寒潭的双眸。

    “大王小心!汉人是高手……他刚才杀了十几名武士!”

    身后带着惊慌的示警声音终于传来!在这片刻之间,波澜陡生,谁也没有料到,此前的那段时间里一直默默无言跟在那汉朝使者身后的随从会突然暴起,以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的招式,一招之间,十人毙命!

    “你是什么人?!意欲何为?”

    大宛王没有去看身后的情形。根本就无需去看那些武士是如何死的,只是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身上的气势,所有修炼过武艺的人便都明白,冷漠看过来的人,必然是绝世高手!

    “杀人!不降者,即死!”

    玄刀出手,泛着冷冷的寒光,杀人之后,滴血不沾。白衣如雪的高丽少年,冷冽的气质恰似白头山上万年寒冰中犹自挺立的松柏。他高傲的心中,不屑于凡尘事多矣!对于大宛王的废话,直接忽略了前者,只告诉了对方结局。

    “一起上!给我杀了他!”

    夜华拔出了黄金战剑,虽然已经知道对方很厉害,但他不相信在几百名精锐武士的围攻之下,对方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其余的几个小王和贵族们都不由自主的退缩到了殿角,心中惊疑不定。他们当中刚才有些人曾经看到过那身穿白衣的汉人刀光闪过,虽然只是惊鸿一瞥看不真切,但那凌厉之势已经足以令人心惊了。

    从始至终,白衣朴永烈就只说过了刚才的那几个字。然后,刀光大起!如同天上的月光之魄被引到了凡尘。鲜血四溅,白骨成枯。在不久之前,天赋极佳的他在西域黄沙中,终于悟到了师父所教授的刀意到底是什么东西。今天,却正是一个练刀的好机会。

    一身儒服的东方朔依然安静地站立在那里,作为装饰的长剑并没有取出来。他带着赞叹的神色怔怔的看着元召的这位弟子白衣身影。想起在临行之前元召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对他说的话。

    “其实,并不需要如此大张声势嘛……你只带着这高丽帅哥儿去西域就足够了。呵呵!”

    此时此刻,东方朔不再认为元召那是开玩笑。

    耳边听到纵声长啸中,只见那漫天刀光如同匹练落下的时候,仿佛倒映出大好山河,浮云瑞雪……蓦然,刀光暴涨,如月出群山,云驱雾散,四周一地残败,白衣少年还刀在抱,傲然而立。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