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生死允诺此身轻
    ,!

    长乐塬最西面还未得到开发的一小片草原,便是牧马场所在地。世人都知道,长乐侯元召作为最早提出加强与西域联系的人,当初最能打动皇帝的一条理由,便是来自西域几个国家的良马。

    世间良驹,汗血宝马!几年之间,在西域战争取得的不断胜利中,有不少于将近十万多匹战马被运回中原。这其中,就包括几十匹纯种的汗血宝马。

    也许在许多人想来,作为几次战争的策划者,元召的这块封地马场里,一定也会豢养着大量的优良马匹。不管是于公于私,他都有享受这种利益的权利。

    然而,外人都想错了。这片占地广阔的马场,确实曾经繁育过许多战马。不过它们都先后被转运上了战场。英勇无畏的汉军战士骑乘着它们转战东西、追亡逐北,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辉煌的胜利。

    所以,现在的长乐塬牧马场里,辽阔的长草之间,除了数量极少的良马之外,也不过散养着几千匹上了牙口的老马而已。

    这些马,都是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本来它们的光辉使命随着伤病老迈已经结束,那些追随主人叱咤沙场的岁月早已经成为过往,等待它们的命运,不外乎被贱卖于奴隶人之手或者是市井屠宰场。

    说起来似乎有些悲惨,然而有谁会为这些牲畜操心过什么命运之类的呢!似乎如此,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习以为常的事。

    不过,那位年轻侯爷却不是这样认为的。元召曾经特别为此对随军征战的商人们发布过一道奖赏令。他明确宣布,凡是从战场上运送回来的伤残或者是不堪骑乘的战马,都可以转运到长乐塬上来。价格就照良马的市价付给。

    长乐侯既然有这样的要求,对于商人们来说,钱不钱的,那根本就不是事。不过就是顺路跑腿的功夫,谁还缺几匹马的钱呢。

    于是,这几年的功夫里,从各处战场上而来的退役战马也有将近过万匹了。元召把它们统统都安置在牧场中。春华秋实,岁月消磨,任其老去……。

    有人据此认为,元召有些过于“妇人之仁”了。这也被一些暗中的敌人,视为他性格中可以突破的弱点。

    然而,长乐塬牧场里的留守者从来不这么认为。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历经风雨沧桑,无数的刀光剑影惊心动魄都曾经如过眼烟云……也许,只有这种人性中最可贵的“仁”,才是世间稀少的瑰宝!

    随着岁月流逝,那些也曾经有过健壮躯体的战马终于不堪消磨,逐渐的老去、死亡、尘归尘、土归土……就如同看守它们的人一样。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自愿请了这个差事在牧场中消磨余生岁月的人,确切来说并不是沙场归来的老兵。然而他们,比百战老兵所经历的,还要更加复杂的多。

    和那些退役战马一样,终究抵不过无情的岁月。这些当初守卫长乐宫的忠诚卫士们,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

    其实说起来,这段时光并不算长。十余年前,窦太后仙去,他们这些尊奉文皇帝命令忠诚守护长乐宫的人,原先的归宿应该是去冷冰冰的霸陵了此残生。

    不过,当时尚为少年的元召特别请了一道旨意,皇帝刘彻允许他们归老山林,从此放逐自由。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名叫秀鱼的长乐宫老总管领着他的一帮兄弟,走出了未央宫,来到长乐塬上,至今已经十年时光了。

    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纵然是经历过铁血厮杀风云变幻的这些皇宫卫士,终究还是越来越少了。不过在这最后的岁月里,他们每一个人所经历的却是最舒心的日子。

    元召给他们提供了所能想到的一切舒适。所谓在这座牧场里放牧马匹,不过是一种消遣而已。如果说在老秀鱼心中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便是,他非常惭愧,恐怕在这老朽岁月里,不会再有什么能够帮助元召的机会了。

    “……咳、咳!这小子是一个难得重情重义的人啊!想必过不了几天,就快回来了吧?”

    夏日良夜,微风徐来,面前星空之下是辽阔的青草坪地。三五个人影在坡顶高处,畅饮着坛中美酒,却甚是爽快。秀鱼老矣!他的腰身已经弯成了驼背,老来嗜酒,似乎要把前半生所欠缺的都通通补回来一般。

    长乐塬上的美酒自然应有尽有,尤其是牧场里,元召的几个弟子遵奉师父的命令,从来不敢短缺了这边的供应。而对于他们这些老家伙来说,不管是元召还是追随他的年轻弟子们,都觉得很亲切,就如同子侄辈一般。虽然他们大多已经并没有了什么亲人。

    “是啊,应该是快回来了。据说长安城中近期会有大场面,皇帝是离不了他的……不管怎么说,这次回来,一定要让他到这边来好好的喝一场酒。老五和九哥刚刚走了……我们这些人也不一定哪一天早上起来就见不到了。唉!世间最难敌的便是无常啊……!”

    听老兄弟说起最近的伤逝,夜色中有些沉默。不过片刻之后,秀鱼提起酒坛,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大口,苍老的语气中却有几丝难得的豪迈。

    “元召曾经说过,人生短暂,难为之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生老病死,本来就是寻常事尔……我们这一生经历了那么多风雨,难道还要效小儿女之态,做这些无谓的伤感叹息吗?来、来、来!且干了这坛酒,也许等到不久之后,我们与早走一步的兄弟就会重新相聚了。哈哈哈!”

    其余几人听他这样说,也跟着笑了起来。当初的三五十人,到如今也只剩下他们不到十个人了。且都已年迈,封刀已久。也许,唯有美酒才是最好的余生相伴了。

    秀鱼把精致酒坛中的酒全部喝干,看了看北方的夜空,星辰寥落,心中终究是有些伤感。他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元召了。未曾想,那个年轻人今天竟然做出了如此的成就……心中想起第一次在长乐宫见到他时的样子,已经驼背的老人眼中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正要再开口说些什么时,有清脆的钟声打破了夜色的沉寂,从不远处传来。这样的钟声,也许对于长乐塬上的其他人都很陌生,但秀鱼当时脸色就变了,他霍然站了起来,腰身一下子就挺直了。

    “有变故!大敌来袭……!”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极少响起的铜钟声音意味着什么!因为当初的这个建议,就是由他提出来的。

    有鉴于在几年之前大批意图不轨者试图乘长安学院开院之际发动袭击,制造动乱。那次事态平息之后,秀鱼便对元召提出了这个建议。在长乐塬高处建造一座钟楼,铸造铜钟一座。当遇到事态危急时,可以发出紧急信号,也免得被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秀鱼还记得,当时元召是以可有可无的态度随便的答应了他。也许在元召心里并不认为这样的预防措施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过,秀鱼却不这样认为。

    那座钟楼离此不远,在这样的夜里突然响起,这绝不会是有人闲的无聊,而必然是发生了难以预测的紧急情况。

    就在秀鱼这四五人同时开始警惕起来的时候,牧场里的其余几人也已经从休息的地方闪现出了身影。

    “发生了什么事……?!”夜色中有人急切地问道。

    秀鱼打了个手势,早已经彼此心意相通多年的十几个老兄弟,都聚拢了过来。他只淡淡地问了一句。

    “有敌来袭……尘封的刀,还都拔的出来吗?”

    好像是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气势,蓦然之间就充满这周围。十几双眼睛在夜色中同时发出光芒。

    “刀,一直都在。就算是生锈了,也照样能够杀人!”

    “好!那就亮刀吧!十年了……呵呵!也不知道老夫的刀,到底还能不能够如从前那样锋利呢!”

    说完这句话的老秀鱼,再也看不出一丝驼背的迹象。他挺拔的身躯,一如从前在长乐宫守卫时的模样。今夜,这群昔日的忠诚守护者,依然有着犀利的刀锋。只不过他们这最后的忠诚,不再是为了皇家,而是为了那个曾经相契于心的少年!

    与此同时,敲响铜钟之后,重新拔出自己刀的季迦,如同疯了一般骑上一匹马,拼命向着长安方向而去。一边打马飞奔一边不棕头看向东南方向的季家少爷,其实他非常希望拨转马头,回到那浅滩芦苇荡旁,和自己的两个兄弟并肩作战同生共死。

    然而,季迦却不能!他的身上还肩负着更重要的使命,要去长安搬救兵!来袭的上千敌人势力太大了。仅凭着长乐塬上现有的留守力量,根本就阻挡不住。

    “陆浚、李陵……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都还活着!”

    季迦擦去眼中的泪水,快马加鞭,踏破夜色,直趋长安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