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惊雷起处似无声
    长安未央宫,今天晚上的气氛有些特别。确切的说,是甘泉宫西露台这边,戒备森严之外,带了些神秘的色彩。

    即便是宫中最受宠的美人们,也并不了解皇帝陛下今天夜里到底去干什么了。就更不用说已经许久没有说过知心话的皇后。

    皇帝刘彻刻意封锁了消息,是因为他期盼已久的那件大事终于有了眉目。在他的心心念念中,就算是把登上皇帝宝座君临天下以来这二十多年的功业全部叠加起来,也比不上今天夜里的这件事重要。

    在宫中流传和因为某些原因赋予他头上的神秘光环里,当年确立他为大汉皇帝继承人的时候,宣扬他为真正的龙之传人。即真龙天子。

    在很久之前,这位皇帝的小名就叫做一个“彘”字。不过,如果认为堂堂的大汉皇室取名字如此低陋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此“彘”非彼“彘”也。不是小野猪,而是朱龙变!也就是说,生下来就带着真龙属性,一旦时机成熟,那就鳞爪飞扬矣。

    既然从小就带着龙的骄傲,那么想要一种与世间所有人都不同的终极追求,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早些年的时候,不管是宫内宫外天下郡县,还是危机重重。为了身为皇帝的宏图大志,他殚精竭虑,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了朝廷国政大事上。虽然从未曾放弃心中对长生道术的追求,但因为条件的限制,他并不能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干。

    而今局面却已大为不同。眼看不久之后,就可四邻慑服,天下大定。皇帝刘彻终于可以拿出精力,去追求他念念不忘的长生不老之术了。

    在仙家传说中,那些得道之士可以采天地之灵气,纳日月之精华,佐以仙家手段炼制出仙丹灵药。凡尘之人服用之后,可以驻颜有术、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

    历代帝王用尽各种手段,为之求而不得。他刘彻何其有幸,竟然在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就有可能窥得门径,这又让他何其感激上天的恩赐,不枉了这许多年来一片虔诚之心。

    让大汉天子如此感怀的事,自然非同小可。这是因为,宫中仙师栾心玉在几位得力弟子的帮助下,终于传来好消息,他的仙丹已经炼成了!

    对于皇帝来说,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终于有了结果。这又怎不让他欣喜若狂呢!

    遵从栾仙师的教诲,在皇帝陛下还没有真正服用仙药之前,如此天机不得随便泄露,以免仙药不灵。所以宫禁内外一律戒严。无论是谁,入夜之后,都不得随便走动。

    虽然宫人们都感觉有些奇怪,但没有人敢多嘴多舌的乱问,更没有人敢随便议论。执守宫中的侍卫们早早的就封闭了各处的门禁,刀剑在手,严加防护。整座皇宫中的气氛,都有些紧张起来。

    皇帝刘彻沐浴更衣,以最谦诚的态度早早的就来到了西露台仙师供奉居所,与栾心玉畅快谈论一些玄妙之事,等候着天交子时的到来。

    仙师都说了,“子时”时分,是阴阳交替的交点,阴尽阳生,万物滋长,正是仙丹出炉的最好时辰。到时候,皇帝陛下应该收敛心神,摒弃一切杂念,以最虔诚的心态服用下仙丹妙药,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否则错过时辰,或者是被打扰的话,灵药之气那就大打折扣了。

    皇帝刘彻自然深信不疑。为了慎重其事,他不仅命令宫中羽林军护卫们严密的警戒,还吩咐西凤卫出动。大统领凤彦之亲自守护在甘泉宫外,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许惊动西露台之内。

    凤彦之伺候皇帝多年,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关系重大。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布置好所有的警戒之外,亲自负刀把守宫门。如同黑夜中的鹰隼一样,严密的监视着黑暗中的风吹草动。虽然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却仍是不敢大意。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皇帝进去西露台不久,月亮刚刚从未央宫巍峨的宫殿群探出头来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一个突然的消息,不禁大吃一惊。

    西凤卫在宫外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发生在长安内外的任何事,要想瞒过他们的眼睛,显然是不可能的。

    “……近千江湖力量聚集,突袭长乐塬……?!”

    夜色之中,西凤卫大统领的心里打了一个突。在现在的关键时刻,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需不需要马上报之皇帝陛下知道呢?

    西露台的大门已经从里面关闭了。大批的贴身侍卫守护的四处水泄不通。如果现在马上把这个消息传递进去的话,陛下应该还有时间做出决定……可是,万一冲撞了天机,打扰了陛下今夜所行的大事,那又如何呢?!

    凤彦之脸上肌肉牵动了几下,他抬起头来,看着宫殿群的阴影,在月光和宫灯中,显得朦彤狰狞,那里好似如同他心中一般,藏着无数的凶猛野兽……。于是,片刻之间,他就做出了决定。

    “陛下有旨,今夜,无论何人何事,都绝不可打扰西露天的天机……你们退下吧!”

    黑色的影子重新隐没在黑暗中,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凤彦之轻轻地嘘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情绪。他也不明白,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后,为什么心中竟然惊悸的这么厉害?

    “世间任何事,哪比得上陛下的事重要呢……?”

    黑暗之中,他感觉到背上的刀有些沉重。不禁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说给谁听的。

    西露台内,心情兴奋的皇帝刘彻并不知道今夜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他此刻只是一心一意的关注着那乌金炼丹炉,等待着子时的到来。

    “陛下不要着急,时辰还早呢……首次丹药炼制了三颗,半月之内分三次食之,当有奇效!”

    皇帝刘彻大喜过望,他看着神态潇洒的栾心玉,只觉得这真是上天的厚赐,来指引自己走上仙途大道之人啊。

    “仙师为朕,可真是尽心竭力了!朕觉得怎样的赏赐都不能报答……明日之后,朕将会宣布,以建章宫云汐公主嫁给仙师。哈哈哈!如此一来,仙师与朕的关系就更近许多了。”

    一身月白衣衫飘飘欲仙的栾心玉,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越发显得超然世外之态。似乎这世间的荣华富贵珠玉美人都从来未曾放在心上一般。这样的姿态,更是让皇帝暗中称赞。如此神仙人物,一定不能放跑了他,必须要用尽各种手段,帮助自己达成长生求道的心愿不可。

    同样的长安月色中,街上已经行人稀少。翻城而入,已经精疲力尽的奔跑了半个城市的季迦,终于看到了明月楼上的灯火。他虽然已经感觉到浑身疲惫眼前发黑,几乎就要撑不住了,然而他还是咬牙坚持着。在他心中有一种信念支撑,如果父亲能够动用手中的力量,去全力支援长乐塬的话,也许事情还有可为。

    一刻钟之后,不顾一切推开后院的大门,直接闯入季英起居处的时候,季迦拜伏在地,有好半天的功夫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如此?”

    父亲季英的声音有些异常,似乎压抑着某种情绪。等拼命赶回来的季家二公子抬起头时,他才有些吃惊的发现,厅堂之中灯火通明,并不是只有季英一个人在。

    “父亲……主父偃先生……赵叔……你们?”

    季迦睁大了眼睛,看着在厅堂之中或坐或站的几个人。他感觉到脑子有些糊涂,不明白一向待在长乐塬上的主父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明月楼上?还有……据说掌握着一只暗中力量的赵远,他为什么也在长安城中?怪不得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他们的踪影。

    “长乐塬危险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大批的江湖人士发动了袭击……我拼命赶回来报信,就是要父亲赶快召集人手,速去支援的!要快啊!!”

    满天大汗的季迦感觉到自己的嗓子要喊的冒烟儿了,抢过案上的茶水,说完之后咕咚咕咚的灌了一通,才缓过气来。

    季英目光中闪过一丝焦灼,即便他这些年来修身养性,轻易的不会牵动心绪。可是听到从儿子口中说出来的话,正是印证了稍早些时候从某些渠道得到的消息。九州隐门终于把力量对准了元召,长乐塬上的这次劫难,该当如何化解?!

    “主父先生……!”

    季英紧紧盯着主父偃的眼睛,提高了声音。刚才虽然在季迦回来之前已经听这位青袍老书生分析过面临的危机。但形势已经如此危急,长乐塬或许面临灭顶之灾了……。

    “明月楼的力量,不要轻易动用。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次过后,大汉疆域内的所有天下郡县,都将会开展一次对江湖的彻底打击了!所以,你们不要被波及到。”

    “可是,事急矣!长乐塬……?!”

    “长乐塬多少受点劫难,其实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元哥儿,有些抉择他早晚都会面对的……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