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老坟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刚蒙蒙亮,齐晗就醒了。

    他从楼上下来,九哥还坐在正厅,“徐川呢?”

    九哥偏头看看他,“还没起吧,我已经叫了车子过来。”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怀光不去吧。”

    “嗯,”齐晗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你不吃点什么吗?”

    “吐司,谢谢。”

    徐川打着哈欠,从客房那边走过来,他已经换好了衣服,“有啤酒吗?”

    齐晗把吐司装到盘子里,放在餐桌上,“我家里不常备啤酒,一会儿要去的地方也不适宜饮酒。”

    徐川倒也乖乖地坐下来,和九哥一起吃着早饭。不过,那只绣花鞋摆在桌子上,有些味同嚼蜡。

    “哥,我先去警局了。”怀光在门边探头进来,“需要人手的话,给我打电话哦。”

    齐晗嘴里含着一大口牛奶,摆摆手,怀光就消失在门口了。

    “九哥,你记得路吧?”齐晗掏出手机才想起自己前几天开着流量睡着了,因为自动播放下一集,一觉醒来,他有种买了辆轿车的错觉。

    “嗯。”九哥的方向感一流,只要经过的路线和地点,都能熟记于心,几个月之后,也能轻车熟路。

    徐川又吞了几口吐司,粗声粗气地说了句,“我吃好了。”

    九哥默默地擦掉了喷溅到脸上的口水和吐司渣,有些怨念地看了一眼早就躲得远远的齐晗,后者用牛奶杯挡住自己唇边的笑意。

    “九哥,组长,探长,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在车子里等着的警员有些等不及了,跑进来问道。

    齐晗把盘子和被子都堆进水槽里,丝毫不在意九哥不赞同的眼神,“走吧,赶在太阳下山前回来,”他向上指了指,“如果让局长知道我们大半夜的还待在墓地,非要把咱们三个绑到观音庙里去上香祈福。”

    说起德州市警局局长,三个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平常遇到重案都能冷静对待,唯独对墓地格外忌讳。据说是因为局长在墓地里真的见到了鬼火,漂浮在空中的盈盈绿火,闪烁着诡异的光……

    要说鬼神,齐晗是不信的。每一件案子都必然有始作俑者,就算是真的有鬼,那也是人心有愧。

    不过,他也实在是不愿意“迎难而上”。

    显然,九哥和徐川并没有异议。

    “小李,你坐后边来,九哥开车。”齐晗拍拍驾驶这边的车顶。

    九哥姓胡。在警局里,是货真价实的多才多能,他的记忆力被医生称为图像式记忆,方向感极强,五感敏锐。但却不善与人交际,常年把自己包裹在一件大衣里,眼窝深陷,为人乖张。如果不是齐晗力荐他做顾问,恐怕很多离奇的案件都要成为悬案了。齐晗也不揽功,报告里都一笔一笔写得清清楚楚,局里的人也都意识到这个古怪的人才是真正的天才。齐晗叫他九哥,大家也都跟着这样叫了。

    胡九哥车技惊人,他们到达时,阳光恰好洒满坟岗。枯死的老树枝丫歪扭,像是死状可怖的人形。

    小警员缩缩脖子,“组长……”

    三个人中,齐晗脾气最好,也很少为难他们,“你待在车上吧,后备箱开一下,我们拿点儿东西。”

    徐川拍拍小警员的脖子,“你小子也就是跟着齐晗混吧。”

    小李嘿嘿傻笑。听老一辈人说,这片乱坟岗闹鬼,虽然有几个胆大的或是误入的年轻人,但最后都有去无回,关于乱坟岗的传言就更神乎其神了。

    齐晗总觉得这片乱坟岗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知道了的人,都被杀人灭口了。

    他一直想弄清楚老坟地里的秘密,但苦于案子多,分不开身。正好赶上这只神秘出现的绣花鞋,终于能来一探究竟,齐晗可是在心里笑开了花。

    九哥拿了几个证物带,和手套。

    齐晗看得出,九哥和他的心情一样,那一抹雀跃兴奋虽然不易察觉,但两人本就投缘,他自然能看出九哥的心事。

    徐川拿了一根半米长的铁棍。这是出警戒严时防身用的,“我看这儿到底能有什么妖魔鬼怪……”他嘟嘟囔囔地说着。

    “走吧,我们三个分头找。”齐晗又把绣花鞋拿给两人看了看,“墓主人是女性,墓碑看起来干净些,可能会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放心吧。”徐川手里还拿着那根铁棍,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上一个案子了结,到现在已经是半个月了。虽然这半个月里也没闲着,但大都无趣,小偷小摸的事情还难不倒他。不过,这一件,确实有趣。

    九哥点点头,自顾自往左侧去了。

    齐晗也拍拍徐川的小臂,往右边走。九哥的心思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他们三个人中,徐川心绪最粗,但论实打实的战斗力,那还得是徐川。所以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就算徐川看不出问题,他们俩最终也还是能排查到,如果他们两个人突发状况,徐川也能及时赶到。

    齐晗一个人往右边去,没有九哥和徐川在眼前晃悠,墓碑杂乱翻倒的老坟岗突然有些阴森可怖,死气的寒意袭来,侵蚀着他的神经。

    城南公路上的陌上花开,春意正好,与绣花鞋上沾的花粉是不是同一种,还需要鉴识科做进一步调查。但是乱坟岗上却比腊月隆冬还要寒冷几分似的。

    齐晗穿了一件风衣外套,居然也觉得寒意森森。他仔细查看着每一个墓碑,和埋葬棺椁的墓碑后的位置。

    可是,勘察过几个墓葬之后,齐晗却站住了。

    昨日夜里降雨,大雨冲刷,山坡上没有树木固土,泥土覆盖了前几日的任何痕迹,新土湿润,只留下了他自己的脚印。

    齐晗直起了身子,转身看向九哥和徐川,发现九哥也已经看向了自己。看来,九哥也发现了自己发现的事。

    “徐川。收工了。”

    徐川颠颠地跑回来,“怎么了?”

    齐晗和九哥对视了一眼,“你就没有发现,所有的墓地都一样吗?”

    “啊……”徐川认真地回想着,“好像是啊。”

    “这回是我们预估不足,屏我们三个排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九哥,回去之后画一幅地形图,标注出每个墓的位置。让怀光带人过来逐一排查。徐川,等会儿跟我去一趟城南公路。”

    齐晗一边往回走,一边给两个人安排任务,“哦对了,晚上带我去你家,关于送绣花鞋的人也是一条线索,不能放过。”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