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河底沉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九哥最后看了一眼墓地,齐晗相信他已经把一切都储存到了记忆中,三个人上了警车。

    “组长,这回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李凑了过来。

    “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老话,”齐晗语气神秘,搞得小李,还有徐川都忍不住聚精会神地等着他的下文,“好奇心啊,”

    “害死猫。”

    齐晗笑眯眯地看着小李。在有头绪之前,这件事还是不要宣扬比较好。

    小李和徐川都有些失望,但是九哥却暗自笑了笑。

    “怀光,你开辆警车过来,到城南公路花木林等我。”齐晗拨通了警局的电话,他可一点儿也不想走路回市区。

    “好的齐哥,我现在就过去。”怀光轻快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过来。

    九哥拍拍齐晗的肩,“有结果了我会立刻通知你。”

    “拜托你了。”

    齐晗和徐川下了车,城南公路两侧春色撩人,完全摆脱了老坟岗的阴森可怖。齐晗和徐川的神情都轻松了几分。

    “哎齐晗,这边连个住户都没有,咱们在这儿下车也没什么用吧。”

    齐晗沿着公路延伸看向远方,蜿蜒绵亘,“我做案子从来不讲直觉,但是我总觉得,那双绣花鞋上的花粉是个重要的线索,现在什么也查不出来,是因为我们掌握的信息不多,无法串联起来罢了。”

    徐川扶着公路围栏往另一边看,公路北面是一片花木林,南面是一条河道,算是德州市的护城河,

    “快过来,你看这是什么?”

    河面上浮着一层墨绿色的藻类,现在只是初春,气温还没有达到藻类生长的要求。何况德州市现在正在施行减污的政策,照理说,这些藻类是不该出现的。

    齐晗拿出手机,“怀光,你再带一组人和一辆吊车过来。”

    “吊车?”徐川不解。

    “可能比我想的要严重些。”齐晗眉峰紧蹙,这位神秘人送来的绣花鞋到底有什么深意,他至今没有想明白。难道就是把警察引到这里来吗?还是,他并没有注意到鞋上沾了花粉?

    怀光很快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齐哥,徐哥,出什么事了?”

    “回去再说,现在让打捞组工作吧,”齐晗对一组五位警官划定了打捞范围,“吊车下钩轻一些,不要破坏……”

    “算了,”齐晗摆摆手,“你们开始吧。”

    “哥,你刚想说什么?”大家都招呼吊车开始工作了,怀光凑到齐晗旁边。他欲言又止,显然是注意到了特别的事情,可是看在他的眼里,这片水都没什么异样,实在是想不通啊。

    齐晗摆弄着手机,他打字的速度很快,像是在弹奏一曲野蜂飞舞的钢琴家。

    “等有结果了再说吧。”他头都没有抬一下,但是唇边露出一丝笑容。

    怀光想看看他在和谁发消息,齐晗却按灭了手机屏幕。

    春色尚好,麻雀清脆的啼鸣像是一支协奏曲,此起彼伏。平静的河水因为吊车铁钩打捞,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他看着这不属于自然的景象,心中疑虑甚多。

    “找到了!”

    哗啦哗啦的水声合着吊车发动机的轰鸣,一辆黑色的轿车被拉出水面,吊到空中。

    齐晗心中的问题有了答案,“走吧,过去看看。”

    徐川和怀光对视了一眼,齐晗在未确定之前,很少说出自己的推断。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只能用奇迹来形容的瞬间。

    黑色轿车驾驶位上有一个人,因为被水长时间浸泡皮肤发白浮肿。

    怀光看了一眼,就捂住了嘴巴,跑到一边吐得厉害。

    徐川凑了过去,尽管面目难辨,但是是个男性,穿着随意的便装,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小戒指。

    “齐晗,你是怎么知道的?”

    齐晗手里拿着手机,一并揣进了风衣口袋,“水藻生长需要气温和环境因素。首先,现在的气温偏低,还不到水藻自然生长的温度。其次,一周前德州市政府发布了节能减排的绿化政策,我记得当时护城河的清理也算作完成的第一阶段任务见报。新官上任那三把火还没灭,媒体也在关注,不可能放任自流,那么……就余下了一种可能性,就是除了城南的工厂之外,另有污染源进入河水中,”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检查到车子油箱里的油都已经流光了。

    “这片水藻生长得范围有些奇怪。如果是正常的持续性污染源,会因为水流污染整条河道,但是你看,”齐晗指了指下游,“那边的水没有藻类,所以我推测这一片水域一定是因为某个原因被污染,但是造成的却不是持续污染,至少,持续性没有那么久。”

    “那你还是一开始就断定了这边发生了命案。”徐川恍然大悟道。

    怀光的不适缓和了许多,慢慢地走了回来。

    “不,我不是断定。”

    齐晗从口袋里抽出纸巾递给怀光,“我也只是推测,不论是什么样的污染源,都不适宜没有防护措施,轻易下水。”

    “哦,是这样啊。”徐川一直都很佩服齐晗能在他看起来平常的现象中,注意到他发现不了的。

    “好点儿了吗?”齐晗问怀光。

    怀光刚从警校毕业半年,案发现场看得太少。齐晗又是重案组的组长,见识到的现场都非比寻常,更诡异血腥一些。

    “……齐哥……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齐晗忍不住笑了一下,“去配合他们调查一下,死者的身份。我总觉得,这起案子,会和绣花鞋有些关联。”他突然又加了一句,“不要查失踪报案,直接调指纹库进行比对。”

    哪有这么巧的事,反而就像是把尸体摆在这里等着他们,看他们是否能找到一样。

    齐晗又给绣花鞋加了另一种可能性,

    挑衅。

    “是,我现在就回局里,那……齐哥徐哥,你们……?”

    徐川看看齐晗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还有点事,你坐他们的车回去,留一辆给我们就行了。”

    “嗯,那我走了。”怀光看看齐晗,后者似乎依旧没有注意到他正在说什么。怀光暗叹,齐晗一遇到案子就会这样,周围的事物都变成了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