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墓中藏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九哥,这么晚你还要开车出去啊?”怀光翘着脚搭在桌子上,嘴里含着一根樱桃味棒棒糖,等着齐晗或许有可能的命令。

    “嗯。”九哥瞥了他一眼,怀光讪笑着把脚放了下去。

    “我出去一趟,”九哥还是多说了几个字,“别告诉齐晗。”

    怀光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不过,连齐晗都深信不疑的人,他就没必要神经兮兮的了。

    “哦。”

    九哥已经走出了警局大楼。

    夜色沉沉,如水静谧。警局大楼亮着的灯光变得温和昏暗。九哥随意地丢着车钥匙,又重新抓回手掌心。

    过路碰面的警员看向九哥的眼神都怯怯的,飞速地点点头算是招呼。九哥深陷的眼窝和裹在长风衣里颀长的身形,在暗沉的月色里,看起来确实有些可怖,像是双眼空洞的骷髅。

    「老坟岗路上。」

    九哥在手机信息里敲下了几个字,点击了发送。

    他想了一下午,还是觉得,不能按照齐晗的吩咐,让大批警员介入乱坟岗的大规模调查。如果是一时兴起,激情杀人的话,为什么会有人把一只绣花鞋放到徐川的家门口呢?

    这其中的蹊跷,让九哥心中多了份警觉。

    手机铃声轻轻一响,「我马上到。」

    九哥动动手指,还是把手机丢在了副驾驶座位上。两个人一起,也可以查得快一点。

    夜里林间的墓地,靠近河道,雾气朦胧,阴气森森,像是阴阳界。九哥并不恐惧,只是,湿气太重,让他骨缝里都渗着湿乎乎的凉气。

    墓碑上的字因为长年的雨水冲刷和无人修缮打扫,已经模糊不清。

    九哥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铁锹,皮鞋踩在干了又湿的泥土上,找了处松软的,下了铁锹。

    齐晗多带了件外套。果然车门没开,阴森的寒意就已经透了进来,齐晗穿上外套,下了车。

    雾气太重,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轮廓都像是在浮动。

    他拿出手机想要给九哥打电话,但是他却看到信号格子空了。

    “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连齐晗都被吓了一跳。

    还好他已经熟悉了九哥鬼魅似的风格,不然,在这片鬼故事激生的墓地里,突然冒出一个瘦骨嶙峋,面目黑暗,手里还握着一把铁锹的人影出现,非得让他心脏病突发不可。

    “有什么发现?”齐晗看到九哥那把铁锹上的泥土,问道。

    九哥把铁锹往下一掼,插在泥地里。

    “真的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他的手肘压在铁锹木头把手上,“我只挖开了两个墓地,棺材上都有一具男尸,看尸体腐烂程度,考虑到这片墓地的湿气,至少死了十个月了,两具尸体虽然腐烂程度有些微差别,但是,”

    齐晗心里奇怪的感觉骤然升华。

    九哥手指在空中虚握了一下,“是绣花鞋。每一个男尸脚上都穿着绣花鞋。”

    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齐晗只叫了几个警员过来,把附近的墓地都翻了一遍,挖出了五具腐烂程度均有不同的尸体。

    他和九哥不顾尸首上还扭动着的蛆虫,仔细检查过每一具尸体,才让警员装尸袋,搬到车上带回去做尸检。

    齐晗没有完全确认死者的身份特征,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男尸,尸体脚上,也都套着类似的绣花鞋。

    齐晗和九哥靠在警车引擎盖上,他们还没有找到缺失了一只绣花鞋的尸体,现在也只能断定,还有更多的死者。其他的,还没有什么头绪。

    “我刚刚让徐川去法医那边等结果了。”齐晗说道,“你一晚没休息,要不要上车躺一下,我在这里守着。”

    九哥没有反驳齐晗的安排。齐晗是最会照顾人,分配工作的人了。不过,他并没有认可齐晗最后那句话,“你不也是吗?”

    虽说是自愿,但九哥还是知道的,齐晗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这片鬼气森森的墓地里,调查这个扑朔迷离,诡异的案子。

    齐晗笑了笑,“那我们说说吧,这个案子,你有什么想法?”

    “没有证据以前,不能作出任何判断。我们也只能推测,但也只是可能性而已。”九哥盯着皮鞋尖前面一点的小石子,“男穿女鞋,很不正常。而且即使尸体腐烂,也还是能看得出,他们身上的衣服是不折不扣的男装。那么,如此相似的死状,如果不是什么组织集体自愿殉葬行为,就是杀人凶手刻意为之。”

    “目前看来,自杀的可能性极低。”齐晗接着说道。“如果是个体自杀,不可能这么统一地穿上不合脚的绣花鞋。如果是组织性质的自愿行为,也不应该穿着差异这么大,衣服纤维都是不同的……那么,”

    “就只能是他杀。”九哥道,“凶手这样仪式感极强的行为一定是有深意的。”

    齐晗沉默了,这层深意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无法确定凶手的杀机,就几乎无法看清案子的全貌,更别提阻止凶手继续作案了。

    “徐哥,听他们说,案子有了新进……”怀光兴致冲冲地打听了徐川在哪里之后,就跑来了。

    只不过,入目的“风景”实在是太过惊骇,让他又有了一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感觉。

    他撑着门框干呕了半天,徐川才走过来,“哎哎哎,小朋友,你再这样,你的女神都得看不起你了……”

    怀光愁眉苦脸地撇嘴,他也不想啊……可是一看到腐烂变黑的尸体上,森森的白骨和蠕动着的蛆虫,他就没法儿淡定了。

    徐川说的女神,是德州市警局的法医,孟夏。

    “你都跟了齐晗这么久了,怎么还不适应啊,”孟夏隐约听到了徐川假意压低的声音。

    “哎呀孟姐……”怀光给自己顺了顺气,“我要是有齐哥那么厉害,见习时间也不用拖到年初了啊。”

    孟夏浅浅地笑了,白净的脸颊上,精致秀气的五官都像是有了生气,鲜活起来,比刚才冷淡的样子更美了几分。

    让徐川和怀光都呆了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