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共同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凯,36岁,是市立银行的客户业务经理。”怀光挂上一张照片,因为尸体照片太惊悚,难免会有人觉得不适,所以打出的照片都是公安系统里的证件照片。

    “周源,42岁,在一家外企做人力资源部部长。”

    “王世轩,40岁,是地产公司的销售部经理。”

    “王建,46岁,时尚服饰店老板。”

    “张桥生,39岁,连锁餐饮店副店长。”

    “陈志,32岁,胡子瑜,30岁,佘一勤,35岁,是同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齐晗微微蹙起眉头,但怀光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他刚刚凝聚起的怀疑。

    “詹新平,47岁,投行经理人。”

    “何梓钦,49岁,这位大家都知道的,现任德州市议长。”

    这个名字一出,连九哥都忍不住张张嘴。何梓钦是最有可能成为德州市下一任市长的候选人。前一段时间,何梓钦的秘书对外公布,何梓钦生病了,暂时不参与竞选活动,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误打误撞地得知了实情。

    “陆平,司白,钱真,张新,杜宇怀,付宝珍,邓飞,这七位死者,是无业游民。年纪在30岁到50岁之间。”

    怀光简单介绍完,按照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顺序把照片粘贴在白板上,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齐晗又扫了一遍,“如果是连环作案,凶手必然有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现在看来,这些死者并没有人报失踪案,如果何梓钦的秘书不报案,是为了掩盖事实,那么为什么他的家人不报案,他们的家人不报案呢?”

    “怀光,他们之中有孤儿吗?”九哥开口问道。

    怀光又看了看报告,确定过后才回答道,“没有,只是有的人父母不在德州市。但是,他们都已经结婚了,有的已经有孩子了。”

    照片上的男人们看起来普普通通,也没有特别鲜明的相似之处和共同点,九哥和齐晗都把注意力放到了怀光的报告上。

    “死者的年龄都在30-50岁之间,这些有职业者做的也都是多与人交流的,而且,可以算是事业有成,非常体面。”

    九哥这么一说,徐川,怀光和其他警员都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但齐晗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意外。

    “你有查过这些无业游民平日里会做些什么吗?”

    如果在职业上的共同点,不能适用于所有人,那么,也就不成立了。

    “还没有。不过死者的家庭住址都列在附页里了。”

    齐晗随手翻到报告最后一页。这几位可以说得上是德州市的人才的,在德州市都不止一套房产。但他越往下看眉头皱地越紧。

    “怀光,你怎么没说,他们都住在新城家苑。”

    怀光一脸无辜,“齐哥你也没有问我啊……”

    齐晗抬头瞥了他一眼,心有点儿累。

    怀光从九哥,徐川,看到孟夏,发现大家都一副恨铁不成钢,哭笑不得的表情,才不好意思地傻笑着摸摸头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齐晗,我们要不要安排人在乱坟岗蹲点?”徐川问道。

    尸体腐烂程度不能准确预估作案时间,凶手甚至没有大致相似的作案时间间隔。

    齐晗摇摇头,虽然他不会相信那些发生在老坟岗的聊斋志异,但是墓地里阴气太重,现在也没有证据可以推测凶手会何时回到墓地埋尸,所以这个鲁莽的方法不可行。

    “我们现在对这些死者,基本没有任何了解。人手还是要分配到新城家苑去,一是传达死讯,二是尽可能地了解死者的情况。只有找到这些死者身上的共同点,或者是推测出死者的目的,我们才能进一步地理清案情。”

    齐晗盖上钢笔的笔帽,孟夏瞥到齐晗刚刚在本子上写的几个字,杜另。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河底沉尸案的死者。

    “徐川,九哥,你们带一组,怀光孟夏,你们俩跟我。”

    “嗯。”九哥看看孟夏。他们的任务与法医专业没有太多交集,也许是因为不知道是谁遗落在藏尸地里断掉的手链吧。

    孟夏也是意外,但这样的安排她也乐得坐享其成,亲眼目睹齐晗破案,既是荣幸,也是赏心悦目。

    “……这个是……?”孟夏坐在汽车后排位置上,接过齐晗丢过来的证物袋,袋子里沾着泥土的断裂的手链。

    “九哥找到的,在老坟岗。可能是证物。”

    孟夏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那凶手就是个年轻女性咯?”

    怀光回眸看到孟夏擎起的手,细瘦白腻,怀光咽咽口水。

    齐晗开着车,却注意到了怀光的注意力已经跑到别处去了,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何以见得?”

    孟夏说道,“这款手链本来就是为二十岁出头的女性设计的,广告词也是,编织与你最心爱的人的回忆。”

    齐晗想了想,拐过转角,“听起来受众是年轻情侣,”他转念一想,随口问道,“那你为什么要买呢?”

    他沉浸在案情的所有可能性之中,据他所知,孟夏没有男朋友。不过他一念之下,居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实在是不够礼貌。

    他偷偷从后视镜看了看孟夏的反应,果然脸红了,似乎还有几分失落,果然自己是哪壶不该提哪壶了。

    “我买了两条,另一条是要送人的。”

    孟夏还是回答了他。

    怀光看看孟夏,又看看齐晗,刚才有一瞬,他突然觉得车内氛围异常古怪,不过,又说不上来。

    “齐哥,他们已经到了。”怀光眼尖,一抬眼就看到了停在小区里,九哥和徐川的越野车。

    齐晗被阳光刺得眯了眯眼睛,不见徐川和九哥的人,应该已经开工了。

    “这款手链,除了淘宝店铺,还有哪里能买到吗?”

    孟夏摇头,“这款手链也是为了回馈网购买家的,不在实体店出售。”

    齐晗点点头,“那我们就按怀光的这个报告来吧,胡凯,7幢203。”

    怀光看起来得意洋洋,显然对齐晗用上了自己的报告感到很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