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年前,住在新城家苑小区的何艳芬沉浸在女儿嫁了个好女婿的喜悦中,每天忙着撮合小区里优秀的男女之间的婚事。

    忙忙碌碌,看着自己“亲手制造”出的幸福,感受着别人的信任,这都让退休的何艳芬感到充实。

    直到在一年半前,女儿提着行李回到家里,何艳芬才认清了这个当初信誓旦旦把她女儿娶回家的男人的真面目。

    何艳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劝解调节就是在助纣为虐,让这些禽兽不如的男人以为女人可以容忍他们的行为,出轨,家暴,把原本可以过得很好的女人拖进了地狱深渊。

    既然是自己的过错,那就自己解决。

    于是,何艳芬开始了自己的“除害计划”。

    她以居委会阿姨的身份,很容易地就邀请了那些因为她才维持了婚姻,继续体面的生活的男人到家里做客。

    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的男人,不把她一个老太婆放在眼里,就这样喝下了掺了麻醉剂的茶或饮料。

    何艳芬行凶后,徒步走到租车厂租赁汽车,那个时间段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出入电梯的大部分都是用过晚餐出门闲聊,或是跳广场舞的大妈,新城家苑小区里的灯光很暗,想要瞒天过海并不难。

    城南公路限速60-80,开到老坟岗差不多要两三个小时,正是入夜时分,何艳芬给尸体穿上绣花鞋。为了延缓尸僵发生的时间,她还特意打开了冷气。

    然后把尸体掩埋好以后,开车回家,并以串门或是跳广场舞的借口蒙混过何尧玉。

    直到何艳芬在处理尸体的时候,穿了何尧玉的衣服,发现手链丢失的何尧玉,大概觉察到了何艳芬的秘密,借着可能被警方发现的手链这个契机,将错就错,凭借刑侦经验,将证据指向了自己,来帮助母亲摆脱嫌疑。

    “那恐吓信是……?”

    齐晗又超过了一辆车,“大概,何艳芬觉得,这位议长能顾及自己的面子,不再对方颜做出不好的事吧……可惜,她低估了人心可以冷硬到什么程度。”

    徐川和九哥都有些沉默。

    夜色渐渐昏沉,齐晗靠在老坟岗的泥土堆后,丝毫不在意在身上留下灰尘。

    他看着天上慢慢飘过的云彩,冰冷的月光洒在老坟岗冷冷清清的地面上。对讲机已经关掉了,徐川时而告诉他另外几组的情况。

    “目标车辆出现了。”怀光在调查租车厂的时候,也要到了何艳芬这次租赁的车辆牌号和车型。

    “嗯,准备行动。”齐晗没有动。

    徐川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在群组里发了一条消息,“各组注意,嫌疑人掩埋尸体时,再行动。”

    九哥阴鹜的眼睛像一匹饿急了的野狼,密切地关注着发生在老坟岗的所有动静。

    汽车后盖被打开,何艳芬从后备箱拖出一个折叠的硬板车。在她家里做客的时候,齐晗曾漫不经心地询问过,何艳芬说是买菜买米的时候会用一下,家里没有男人,两个女人做不动这种体力活。

    车轮在土地上拖动,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何艳芬又拿了一个铁锹,走到已经刨开了一些的墓地前,点亮了手电筒放在地上照明。

    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何艳芬似乎对自己的工作满意了,她把手电筒拿到坟墓边,灯光闪动,她扶着地面,慢慢从挖出的坑里爬出来,站了起来。

    可能是因为知道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再感到恐惧。

    “可以了吗?”徐川悄声问齐晗。

    齐晗没有回头去看,他依旧仰望着缀着明亮的星辰的夜空,默默点点头。

    安静的老坟岗里穿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齐晗闭了闭眼睛,终于站起来,往那边走去。

    毫无察觉地何艳芬掩埋好尸体,转身时,才看到身后已经站了一圈刑警。

    有几个,她认得。

    齐晗看到她转了转头,像在找什么人。被徐川戴上手铐时,也没有反抗,反而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审讯结果同齐晗推断的基本一致,何艳芬发现她原本以为自己促成的幸福才是埋葬了那些女人的罪魁祸首之后,就开始了忏悔意义的复仇。

    “我就是想让他们到死都没有人祭拜,在这里发烂发臭!他们不是觉得女人就该容忍他们的罪恶吗?不是觉得高人一等吗?那我就让他们穿着绣花鞋,看他们敢不敢投胎转世做个女人!我就是要他们好好体会,那些把一生都托付给了他们的女人的痛苦,那些在外面人模狗样的男人,回到家……我对不起她们……对不起她们啊……”

    齐晗垂着眼眸,似乎是睡着了。

    “齐晗,何尧玉来自首了。”九哥淡淡地说道。

    “让她们母女见一面吧,”齐晗轻轻说道,“别让周局知道。”

    九哥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孟夏,微微点了点头,走出房间时,关上了门。

    孟夏看着齐晗,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在知道了真相之后,翻江倒海。

    “齐晗。”

    齐晗睁开了眼睛,那双明亮的眼睛有些黯然,“你怎么来了?”

    孟夏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九哥告诉我了,罗笙的事。”

    齐晗没有答话,过了许久,孟夏以为他生气了的时候,听到齐晗淡淡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不是非黑即白的。”

    “那你会后悔吗?知道了这些真相以后。”

    齐晗看了看她,“不会。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是触犯了法律,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孟夏还想说什么,怀光猛地推门进来,“齐哥,何尧玉……你你们……”

    齐晗站了起来,“把你的想象力放到案子上去。”

    何尧玉承认了自己犯案的全过程。她以离婚为由头约杜另在城南公路湖见面,因为身高差距只能用车里备用工具箱中的锤子杀害了杜另。把在墓地里找到的绣花鞋沾上了特别的花粉,放到徐川门口,然后利用自己瘦小的身材,藏在徐川邻居门口堆着的杂物后面。

    “第一次见面我就认出了你,”何尧玉看着齐晗,淡淡地笑着,“确实名副其实,没有让我失望。”

    齐晗也看着她,“我很抱歉。”

    “没什么可抱歉的,我做过警察,你能让我和妈妈再见一面,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该谢谢你。”她转头看了看审讯室里的镜子,她知道外面一定站了别人,“我猜,你如果结婚,一定会对自己的妻子很好吧……人各有命,尽力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