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新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齐哥,录像视频又有新的线索了。嫌疑人在离开麻辣烫店的时候,绕到上一层最角落的洗手间,丢掉了一个看起来像是瓶子的……”

    齐晗开口,“这个商场垃圾回收周期是多久?”

    “这个位置的垃圾桶是……每天下午四点左右。”

    齐晗看了看手表,“那我现在就过去。”

    九哥一直安静地看着桌面上摆放的物品,直到齐晗挂断电话才抬起头。

    “看来翻垃圾桶的活儿,也得咱俩干了。”

    “不用,”九哥指着桌边的调料台,“让他们去找就行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不低,他听得清清楚楚。

    调料台粘着“盐”的位置是空的。桌面上也没有。

    没一会儿,封锁外面的警员就跑了过来,白手套捏着一个空空的调料瓶。

    和旁边桌子上的是一个型号的。

    齐晗从怀光那儿要到王馨迪留下的手机号码。响了三声,那边就接了起来,“谁啊……”极不耐烦地声音。

    齐晗波澜不惊地说道,“你还记得,和张东一起来的那个人,那天有什么异常吗?”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哎呦,是您啊~警察同志,我不都说了嘛,客人的事我可不会多管多看哦~”

    “你这话,应该对着被害人的家属说。”

    “好了好了,干嘛这么凶啊……那天,是有点奇怪……”王馨迪似乎是在回忆,语速放慢了不少,“他们要了微辣之后,我就一直注意着他们,那个人往麻辣烫里加了不少盐,我还过去提醒过他们,麻辣烫里本来就已经加了盐,但是那个人不听,张东还在一边说他没尝到咸味什么的……”

    “嗯,我知道了。”齐晗和九哥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个人是不是也没吃多少?”

    “哇您还真是料事如神啊……”

    “张东和那个人中间离开过吗?”

    “没有诶……不过,他们那桌是预定的,靠窗嘛,而且人又不多~留的名字好像叫……赵千。不过您要是来预定,我会给你留更好的位置的~”

    九哥不再凑到前面去听,齐晗挂了免提,把手机贴回耳边,“谢谢你的配合,这些信息很有价值。”

    “警察同志,希望下次您再来电话的时候,可以不用这么客气……拜拜~”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这个人提前预定了这个桌位,确保不会有人添加食用这瓶调料……然后他提前过来,调换成投了毒的。”

    九哥认同地“嗯”了一声,“现在就是要等血检报告了。现在去哪?”

    “喝酒。”

    “哎,我们这儿打烊了。”

    齐晗笑着坐到吧台上,“不喝酒纯聊天。”

    施倩大大的眼睛里眼波流转,在九哥和齐晗身上开回盘旋,“遇到难题了?工作还是情感啊~?”

    “你猜。”

    九哥低着头,看着吧台上摆放的菜单,上面推荐的酒水和上次有点不一样了。

    “要我猜,是你们不知道该去哪,顺路经过——”

    “不开玩笑了,苹果给你的。”齐晗把拎了一路的苹果放到吧台上。

    施倩看着他站起身,“哎你们就过来送苹果啊……”

    齐晗勾着九哥的肩往外走,“我们可是有规定,执勤时间不允许喝酒的。”

    九哥不确定地一直看向齐晗。

    “怕我爱上她啊,”齐晗对上他疑问的目光,淡淡笑了一下,“放心吧,不可能。”

    “血检报告出来了。死者体内含有相当剂量的氰化物,但是纯度很低,应该是提纯的。”

    齐晗摸摸鼻子,“提纯的……对设备的要求高吗?”

    “不算高,一般的化工厂应该都配备这种提纯的机器。”孟夏递给他一份表格,“这是技术部列出的相关具备这种机器工厂的名录。”

    齐晗看了她一眼,一边翻阅着那份名录,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这是谁做的?”

    孟夏想了想,“那个实习生,叫……什么……”

    “行,这个我拿走了,你先忙。”齐晗没有再为难孟夏去想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名字。每年队里都会进一批新人,不过留下的不多。不是业务能力实在不适合刑侦,就是受不了毫无征兆的加班执勤。记不住名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九哥有几分警觉,“能在你没有提点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是很不错,但是他为什么要给孟夏呢?”

    齐晗哼了一声。

    他们走到技术部门口,齐晗站在门边往里看了看,里面零零散散的几个人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有几个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跟他打招呼,“小张,你们新来的实习生是哪个?”

    “哦哦哦,那边——”

    齐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看起来小小的身影几乎被埋在成堆的文件后面。

    他走了过去。

    那个看起来个头小小的短发女孩子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走过来,盯着电脑上闪烁的几个点敲击着键盘。

    齐晗站在她身后看着。

    “这是那几个化工厂的位置?”那几个点所处的位置区划和他刚刚在名录上看到的地址吻合。

    女孩子终于抬起了头,看到站在她身后的齐晗,眼睛里有一丝慌张,更多的是崇拜,“齐……齐教授!”

    “……叫齐哥。”齐晗愣了一下,纠正她的称呼,“你怎么想到的要查验化工厂?”

    “齐齐……我还是叫您齐教授吧……上次您在庆大讲课的视频我看过了。您说,要分清每一条线索到底只有表面意义还是有深层次的意义,您虽然说的是要靠经验和分析,但是我想看看如果只靠分析能不能破解……”

    齐晗看看她,唇边浮起微微的笑意,“有结果吗?”

    女孩子头头是道的表情暗淡下去,“没有……”

    “你怎么把这份名录给了孟夏?”

    女孩子眨了眨眼睛,好像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我听到鉴定中心那边的人告诉孟夏姐,血检结果是纯度不高的氰化物……推测出可能是化工厂提纯的,所以,我就给她了……不对吗?”

    她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齐晗,无辜单纯。

    齐晗竟没有什么话可以辩驳,他摸摸鼻子,咳嗽了一声,“你叫什么?”

    女孩子乖乖地回答,“李小莞。”

    齐晗觉得自己像是在审问一个小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