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藏毒窝点
    ,精彩无弹窗免费!

    “齐教授,”李小莞坐在一边有点无聊,忍不住开口叫和徐川交谈完毕的齐晗,“您是推断出有两个嫌疑人呢?”

    “你现在手里有把刀的话,能捅到我身上吗?”

    李小莞看看自己和齐晗的距离,了然地哦了一声。

    徐川忍不住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学术交流”,“教……授?”

    齐晗刚想解释,李小莞抢着答道,“齐教授在咱们德州的庆大讲过课!是关于犯罪心理的,特别精彩!可惜我考不上庆大……”

    “学校不是重点,当年我也是从警校毕业的。论资排辈,我算是你学长。”齐晗宽慰她。只不过省略了当年他拿着轻松进庆大的成绩报考了警校,人各有志,所归不同。

    “真的吗?”李小莞疑惑地蹙起眉头,“那我怎么没在学校网站上的名人页看到您啊?”

    齐晗别开了目光,“还有多久才能到?大家该穿的都穿上吧,过去了就没时间了。”

    李小莞愣愣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晗把防弹背心递给她,“你也穿上。”

    也许是他们出现的太过突然,也许是因为做贼心虚,突击行动非常顺利。

    “齐教授,您怎么就确定,这家化工厂是藏毒的地点呢?”

    齐晗看着这些看似是工人,实际上是贩毒团伙最底层成员,双手抱头,一个接一个地上了车,“化工厂提纯,特别是这种有剧毒性质的材料,工厂内部都会有严密的记录内容,哪怕是少了1克,都需要一些调查,来确保不是误食,或是用于其他用途。你想想看,大量的氰化物遗失,这家工厂也没有报案,你会怎么想?”

    “哦……”李小莞若有所思地继续问道,“那您怎么认定是这家工厂,而不是其他家呢?”

    齐晗的笑容突然放大了,“你不经常收发快递吧?”

    “嗯……”李小莞并没有想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联。

    “张东和赵千一同去吃饭,已经不合常理了,更何况还要进行预约饭店,等等。一个快递员每天的工作量几乎没有什么闲暇,你觉得他会有时间绕路去其他工厂取药品吗?”

    “没有,怪不得赵千会约在那家麻辣烫店里,那个商业街也在这两个小区附近……”

    齐晗看着她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起劲,抱着手臂不去打扰她的世界。

    “齐哥,快递公司那边说,赵千今天没有去上班,快递都滞留在公司里,那两个小区已经有住户打电话来询问了。”

    齐晗仔细地想了想,“那就去他家里……速度要快,你们现在就出发!”他又补充道,“如果不在,那就去张记拉面店里等。”

    “是。”

    李小莞看看齐晗,“教授,我们不跟着一起去吗?”

    “你还是叫老师吧,教授这个名号,怎么听怎么别扭……”齐晗的小指在耳朵里转了转。

    “老师……”

    齐晗在等另一个人。

    “齐晗,辛……你怎么在这儿?”付辛的注意力被站在齐晗身边的李小莞吸引。

    而李小莞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四处转移着目光。

    “人,都是你的了,不过,还有一个我们要审完了才能交给你们。”齐晗看似在缓解尴尬,但付辛心里清楚,他把李小莞提溜出来搁在这儿,根本就是宣战。

    付辛却不能说什么。他只听说叶杨把女儿扔进了刑警支队,可没说是派去监视齐晗的,站在齐晗不计分毫的把人带在身边,送到他们手上,实在是把对他们的蔑视和嘲讽放在了明面儿上,也就李小莞傻乎乎地什么都不知道,跟着齐晗屁颠儿的。

    “谢了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兄弟我一直站在你这边。”付辛意有所指。

    “回去告诉你们叶队,见面礼我留下了,人,我全交。”

    付辛有些讶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一定转达。”

    赵千的住处没有人在家。徐川和怀光不敢怠慢,马不停蹄地赶到之前做毒物检测的那家拉面店,守株待兔等到日落西山,才看到戴着卫衣帽子的赵千出现。

    “齐哥,您可真神了,”怀光觉得自己可以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您怎么知道我们能在拉面店等到赵千?”

    “这真的是我的猜测,时间紧迫,在得到确切的证据之前,值得孤注一掷。”

    很快,工厂里的那些小弟就顺利指认出赵千就是到工厂里取提纯物的人,只不过当时他穿了一身快递员的衣服,他们没有起疑心。但是赵千说是来帮忙邮寄快递,也只拿走了一个小瓶子。以前厂子里叫的送快递,都是大包小卷,形状各异的盒子和袋子大批量输出,细想想,破绽百出。

    “我们还需要张东父母亲的配合,才能完整地拼凑起整个杀人案的经过。”齐晗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个赵千,给我打包准备好。”

    “叶局,您这是什么意思?派小莞到齐晗身边,齐晗什么人您就一点数都没有吗?这么拙劣的把戏他一眼就能看穿。”

    叶杨插着手,“他不是把小莞留在身边了吗?”

    付辛觉得无语,“他把小莞留下来,就是挑明了他已经知道了您派人监视他……齐晗刚刚帮助我们端掉了一个窝点,您这么做就不怕让我们自己的同志寒心吗?”

    叶杨看了看他,“我告诉你付辛,你可以相信齐晗,但是我不信。他能在所有人都不察觉的时候找到真凶,却看不出罗笙是卧底,单凭这一点,就足够我们怀疑了。”

    付辛咬咬嘴唇。他固然心中存有疑虑,但也绝不会认定齐晗就是有问题,更何况,关于罗笙,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更多的细节,现在想想,都怪当时被她古灵精怪,聪明绝伦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有她温柔笑意。

    付辛那天拿到的取样的结果终于出来了,结论是拉面汤里确实检测出了微量的毒品,不致于引起太大的毒瘾,但依旧是最畅销拉面最不堪的原因。

    齐晗知道了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联系张陈生夫妇,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口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