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别怕
    “啊?”九哥以为自己耳朵坏掉了,“你们开房了……?”

    “是两间房,九哥,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九哥想说,你是不是那样的人,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那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齐晗用毛巾揉着湿漉漉的头发,“我去一趟顾婉家,火车站人多,你们尽量不跟丢就行了。要是抓到了,你们就来宾馆,把李小莞也接走,我还有点别的事。”

    “行。”

    齐晗套上一件白色的t恤,他走出房间,走廊里空空荡荡的,没有灯光,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觉。他敲了敲隔壁李小莞的房门,很快门就打开了。

    “……你不看看是谁就开门?”齐晗眉头微蹙。

    李小莞明显愣住了,“啊……”

    “这里不是在家里,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齐晗心里了然,这小丫头在家里恐怕也用不着她担心这些问题,“我要去顾婉家里,你就在这等怀光他们过来。”

    “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

    齐晗垂下眼眸,“不太方便。”

    顾婉家在一个老式的套楼里,墙壁上都是油腻的油烟痕迹,院子里老人和孩子的声音有些吵闹。

    看到齐晗进来,闷热的空气里终于有了一丝安静的氛围,“不好意思,顾婉家在哪?”

    “……在那边那个门边摆了酱缸的。”

    齐晗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谢谢您啊。”

    顾婉的奶奶是个看起来非常和善的老人,听齐晗说,他是顾婉的朋友,热情地把他让进了屋子里。

    “小婉现在工作还好吗?她有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齐晗手里的玻璃杯并不干净,但是他也没觉得不舒服,“还不错,奶奶,您知道戴蒙吗?”

    老人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戴艳芬呢?”

    “你说的是戴家的那个女儿吧,我知道,”老人脸上闪过了一丝愁容,“当年啊,她抢了我们家小婉的对象,带着那个小伙子走了,那之后呀,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个孩子也不容易,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您还记得那个小伙子叫什么吗?”

    “那还能忘嘛,叫个何进……”

    齐晗还记得经纪人递给自己的名片上,就是这个名字。

    还真是意外收获。

    “奶奶,小婉最近有联系您吗?”

    “有的有的,小婉呀,昨天晚上打电话回来说,她要回来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老人笑得开心,像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礼物似的。

    齐晗有些不忍打破老人脸上的笑容,“谢谢奶奶的茶,改天我再来看望您。”

    “好好,改天来玩啊……”

    齐晗离开了老院儿,把他得到的情况告知了九哥,一再嘱咐九哥他们尽量不要跟丢了。虽然顾婉在这个案子里,可能涉入并不深,但他私心还是不希望那个年迈的老人再露出失望担忧的神情。

    然后,他开着车,往夜色更深的群山中驶去。

    李小莞叫了一份外卖,她也不知道齐晗会不会回来吃,但是齐晗第一次不让她跟着自己,李小莞拿起又放下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齐晗的通讯录内容,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吧。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吃着那份重辣的鸭血粉丝,电视里播放着欢快又没有营养的广告。

    她把灯也关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子里只有电视机屏幕的光亮,闪闪烁烁。

    第三十六章 别怕-->>(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把灯也关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屋子里只有电视机屏幕的光亮,闪闪烁烁。

    就在李小莞觉得整个世界都被自己隔绝开的时候,门边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李小莞放下筷子,去开门。

    走到门边,李小莞突然想到齐晗让她出门在外小心一点,就打开了猫眼。

    灯光昏暗的走廊里,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站在门外,看不清他的眉眼。之所以说他是男人,是因为李小莞看到了他消瘦的脖颈上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就在她想问“是谁”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抬起眼眸,那双眼睛映着门灯的光,眼神诡异,显得格外邪气。

    李小莞捂住自己的嘴巴,侃侃掩住自己的尖叫,却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

    敲门声又响了几下。

    李小莞小心翼翼地再凑上去看,那个男人却不见了踪影。

    她靠在门边的墙上,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刚吐出一半,锁眼里就像是被插进了什么,窸窸窣窣地响着……

    李小莞的手哆嗦得厉害,她几乎看不清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字,她遏制着自己的恐惧,按下了拨号。

    齐晗坐在一块墓碑前,没有酒没有烟,只有一朵素白的玫瑰。

    “我一直给自己找借口,忙,不能来看你们……但我知道,我没脸见你们。他们都说我是什么最年轻的福尔摩斯,但是到了现在,我都没有查清楚……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

    齐晗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黑白相片上,年轻的女人精致漂亮,笑容甜甜的,笑意深藏眼底。

    她曾经鲜活的模样,现在却只有这一张照片示人,齐晗的心被扎得千疮百孔。

    他放在脚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齐晗本不想接,他难得来一次,只想和罗笙静静地待一会儿。

    但是手机铃声不停地响着,锲而不舍。齐晗接起来,“喂。”

    “……”

    电话那边压抑的哭声扯回了齐晗飘忽的思绪,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小莞?”

    “老师……您……您现在方便吗……”

    齐晗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吗?”电话另一边除了李小莞的啜泣,似乎还有另一种金属碰撞的声音,戳在他的神经上,像金属刮骨。

    “有人……有人在开锁……我我我不认识……”

    齐晗的神经紧紧地绷起,“小莞,我现在说的话,你要照做。”

    “嗯……我……我知道……”

    “你先在衣柜里拿一个衣架,一头套在门锁把手上,另一头,用防盗链穿过,挂好。”

    过了一会儿,“老师,做好了。”

    齐晗点点头,出了墓地,坐进了车子里,迅速发动,“你试试,能不能搬动桌子之类的东西,不要有轮子的……”车子冲上了回城的高架,收费口的叫骂声被他甩在身后。

    他听到了李小莞那边传来咔啦咔啦的声音。和音量尚轻,但是已经沉稳下来的回答,“老师,我把桌子靠在门上了,但是我推得很轻松。”

    “你做得很好,现在,你拿着茶几上的零食和水,到洗手间里,还有你的手机充电器。”

    齐晗补充道,“我记得洗手间的门是插销的,锁好门。我很快就到……”

    李小莞缩在窄小的空间里,冷汗黏在脊背上,除了门口隐隐的窸窣声响,只有齐晗低沉的声音,

    “别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