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给我支烟
    渐渐暗下去的天空和点点相连的灯红酒绿,催促着心急如焚的齐晗。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因为什么而如此急迫了,碾压着他每一次呼吸的窒息感,让他的耳膜都在嗡鸣着。

    跟在他车后面的警车大摆长龙,呼啸着经过高速路出口收费站。

    可惜齐晗现在没什么心情观望自己的后视镜,不然他一定会觉得极有趣了。

    门边的撞击声越来越大,李小莞背靠着卫生间单薄的木门,次次都像轰鸣在她的耳边,齐晗的呼吸声和匆忙的脚步声,却像一剂强效镇静剂,打在她最紧张的神经上。

    齐晗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不急不缓的跳动着,低低地咒骂了一声,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他们的房间在八楼,齐晗顾不得隐隐的酸痛麻木,“小莞,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有一些话,曾经他来不及说出口,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这些话是多么的苍白无用。

    齐晗再次冲出楼梯间,恰好目睹了那个男人撞破了李小莞房间的门。

    房间里充斥着浓郁的辣椒味,呛得齐晗死死地闭了闭眼睛,才缓和了一些。不过很显然,那个男人也和他情况差不多。

    那个男人没想到齐晗会出现,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只不过他向齐晗扑过来的动作有些凌乱,灯光斜斜地照进来,齐晗看到那人手里闪过一抹渗着寒意的光。

    齐晗迅速地躲开了向他砍来的利刃,手疾眼快地攥住那人握着凶器的手腕,掐准骨筋之中的凹陷处猛地发力,果然听得一声痛呼,和金属落在柔软的地毯上的闷响。

    男人挣脱不开齐晗的钳制,另一只手的动作有些气急败坏,但也破绽百出。齐晗轻松制敌,把男人结结实实地锁在了木床的床腿上。

    金属链磕在沉重的木质床腿上,发出焦虑不安的噪音。齐晗没有理会,跨过他,敲了敲洗手间的门,

    “小莞,我是齐晗。”

    没有人回应。

    齐晗又敲了敲,“开门,是我。”

    依旧没有人应门。

    齐晗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电话显示还在通话中。

    “已经安全了,出来吧。”刚才紧张的情绪一过,齐晗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另一头传来门锁咔哒拉来的声音,但是李小莞软绵绵的声音底气不足,“……我腿麻了……”

    齐晗有些哭笑不得。他走到门边,果然门锁已经开了,拉开门,蜷缩在淋浴间的李小莞抬头看向他,眼神恐惧软糯。

    齐晗的无奈收了收,然后他淡淡地笑了,“出来吧。”

    李小莞看着伸到自己面前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居然咽咽口水,李小莞对自己在这种时候也能冒出粉红泡泡的思想感到郁闷……

    接下来的事实在是好笑又混乱的一场闹剧。

    先赶到的是追了齐晗一路的交警,然后是因为在八楼宾馆房间里睡觉,偶然听到走廊里发生的事情的客人报警而赶到的片儿警,最后赶到的就是自然是顺利在火车站堵到顾婉,看到这混乱场景百脸茫然的九哥他们刑警支队。

    李小莞缩在浴巾里,还没有完全从刚才发生的一切里回过神,讷讷地回答着片儿警的问题。

    知道了发生了什么的交警简单嘱咐了齐晗几句就收队了。

    “那,齐队,这个入室伤人犯我们就带回去了,这一回谢谢您了……”

    齐晗的目光落在门锁上,他想起李小莞最开始打电话的时候,也有细微的开锁的声音。

    第三十七章 给我支烟-->>(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的目光落在门锁上,他想起李小莞最开始打电话的时候,也有细微的开锁的声音。

    “不行,这个人我们要带回去。”

    “啊……?”

    齐晗语气坚定,“我需要问他几句话。”

    “哦哦……”

    “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会把他完璧归赵,交还给你们的。”

    那个小警员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下来,“那行,我跟我们局长报备一下。”

    齐晗点点头。

    九哥刚要开口,齐晗却说道,“给我支烟。”

    几年之后,齐晗第一次把这种像是中了毒的味道吸进肺里,像是窒息的鱼终于浮出了水面,让他重获新生一般,又因为太用力呼吸而咳嗽起来。

    脊背上浮起一层虚汗,齐晗眼里也有点点泪水,他才察觉,自己的手和心脏,都抖得厉害。

    “我可能是疯了……”

    九哥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你去看过罗笙了?”

    “嗯。除了我们,大概已经没有人记得她了。”齐晗靠着酒店的玻璃墙壁,天上的星空被浓重的云雾遮挡。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良久无言。

    “顾婉已经被带回局里了,”九哥打破了沉默,有些事多思无益,“这个……是怎么回事?”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齐晗掐灭了烟头,“虽然我让李小莞用衣架缠住了把手,但其实我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开锁……”

    “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们要找的,杀害戴蒙,并把碎尸放到何进家里的,就是一个会开锁的人,极有可能是一名锁匠。”

    一个公安登记注册过的锁匠。

    齐晗对自己居然才想起这件事感到一丝恼火。

    九哥看看齐晗,从刚才开始,齐晗语意不明,刻意避开的都是关于一个人,

    “齐晗,你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她?”

    齐晗的脸也被乌云遮住,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我爱的,只有一个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她不知道……她们都不知道。”九哥也踩灭了烟,“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暗示一下的。”

    “其实我觉得她们都很聪明,就算现在一时冲动,早晚会发现在他们身边真正关心她们的人……当然不会是我,我只是不希望她们被人欺负,仅此而已。”

    齐晗笑得有些苦涩,罗笙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的,她的笑容甜的让他尝到了这个世界上除了阴暗的人心之外的温柔,他总会忘记罗笙的血和泪,直到她的生命走到尽头,齐晗才发现,罗笙是他血色世界里唯一的光。而这道光,冲破了艰难险阻,才来到他的面前。

    她们都不容易,齐晗的同理心忍不住开始作祟。

    “回去吧。”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