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锁匠
    德州警局日夜不眠的灯火通明,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精力透支的疲惫模样。打印机吱吱扭扭地打印出一份报告,电脑屏幕上的男人脸色晦暗,瘦削阴沉,眼睛里有一种邪邪的恶意,又有一种气血不足的黯然。

    怀光拿起那份报告,走出办公室。

    “有结果了?”齐晗坐在办公室桌子后面,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才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

    “嗯,这个人叫苏魏。是个锁匠,工作间在沪峡支队的辖区范围内,一家叫德铭的商场里。据他工作间隔壁的干花店老板说,苏魏的生意不算好,他经常给人家做上门生意,所以顾客有哪些她也并不是很清楚。”

    怀光转了转眼睛,“对了,她还说,苏魏经常不在店里,不过,她以为都是上门的换锁的工作,就没有特别在意。”

    “这个花店老板的目击证词不能用了。”齐晗的心情不算太好,“苏魏是独居吗?”

    怀光看了看报告,“是的,住在德江天地,那儿的房租很便宜,算是德州的穷人区了。”

    “他的老家呢?”

    “现在还不太清楚。”

    齐晗的指尖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地敲着,然后他站了起来,“看来还是得面对面的聊一聊。”

    苏魏消瘦的手腕上戴着手铐,看起来随时都会被压断似的,弱不禁风的模样实在让人难以和那个拿着凶器入室的匪徒联系在一起,但是他的眼睛里总透着奇怪的情绪,让人没来由地毛骨悚然。

    齐晗走进来的时候,苏魏瞥了他一眼。

    “你没有医院出诊记录,你的病好了吗?”

    苏魏有些惊讶地看着齐晗。

    审讯室外,怀光也有几分惊奇地看向了刚刚过来的孟夏。

    “没什么好奇怪的。”被人盯着,孟夏也觉得不舒服,“他眼神混浊,身形消瘦,至少气血不足……而且他已经去过好几次洗手间了……”

    “你有糖尿病。”齐晗淡淡地说道。

    九哥和林峰一起走了过来,但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愉快,怀光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和你有什么关系!”

    齐晗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不用药,你的四肢会麻痛,”他摸摸鼻子,“你跟踪我们到酒店,又趁着我出去的时候,携凶器闯入李小莞的酒店房间,我想知道原因。”

    苏魏看向齐晗的眼神里的波动剧烈几分,“你的故事编得很好,你做什么警察,去写故事吧。”

    “你有依据吗?”

    齐晗像是就在等他的这句话。他把装在物证袋里的手机放到苏魏面前,屏幕上显示的是苏魏手机的通话记录,“我原本也以为你只是碰巧选中了小莞,还好我们找到了这个。”

    苏魏有些茫然地看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通话记录,上面一串串的数字没有任何异常。

    第三十八章 锁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魏有些茫然地看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通话记录,上面一串串的数字没有任何异常。

    “这是李小莞的电话号码,”齐晗指指几个重复相同的电话号,有拨入,也有拨出,“你是小莞家的锁匠。”

    苏魏的表情狰狞地扭曲了一下。

    九哥淡笑,他也只是随手打开看了一下,没想到,苏魏竟然真的和李小莞有过接触。

    “……我承认我是想要抢劫,她家里有钱,也有看门的,我下不了手,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跟着她。”苏魏脸上满是汗珠。

    齐晗让孟夏把药送进来,他接过来,往桌子上一拍,“你知道她是个警察,还对她下手?”

    苏魏的注意力都被那瓶药吸引过去,但是他伸直了手,也够不到。齐晗抱臂靠在椅子里,没有让他轻易如愿以偿的打算。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齐晗沉默了一会儿。

    “你不觉得这个人没有说实话吗?”九哥看齐晗没再说什么就出来了,忍不住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是要撬开他的嘴,我们还需要更有力的证据。”齐晗神情严肃,他原本只觉得苏魏只是盯上了李小莞而已,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苏魏不像他看起来的那样单纯。

    “顾婉呢?”

    “在留置室。”怀光跟上他们。

    齐晗看看林峰,“你也一起来吧,毕竟是你们的案子。”

    九哥别过脸,心里发笑。起初他认为林峰只是无礼,这一段时间,沪峡支队说是配合,但其实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提供过,如果不是太蠢,就是因为根本不想配合。齐晗脾气不坏,向来以案子为重,他还以为齐晗不会注意林峰的态度,但齐晗这句无关紧要的话正戳林峰因为何进相信齐晗,而不把案件放在心上的姿态,让他既意外,又有些好笑。

    林峰一愣,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反驳。

    他们进去的时候,顾婉已经不像刚刚被抓捕时那样紧张不安了。

    “有些事情我还希望能从你这里得到解答,”齐晗笑得有几分温和,“我知道你只是碰巧出现在现场,你发现戴蒙家的门没有锁之后,就推门进入戴蒙家里,但是那个时候凶手已经杀害了戴蒙,用塑料袋装好了尸块。也许是听到了凶手的脚步声,也许是凶手洗掉血迹的声音,你害怕自己会被杀人灭口,所以你没有来得及擦掉指纹,就逃走了,你也害怕报警会被当作嫌疑人,所以你没有对我们说实话。”

    “我说得对吗?”

    顾婉呆呆地看着齐晗,过了许久,才说道,“你说得没错,只有一点和你说得不完全一样,我到戴蒙家的时候,门确实开着,但我并没有进去,我是在门口看到的袋子……我以为是垃圾,就拿了起来,但是没想到会是……我确实听到了凶手往门边走,才会逃走的……对不起……”

    齐晗没有立刻离开。顾婉情绪稳定了些,他才站了起来,“你还需要在这里留一会儿,我们找到真正的凶手之后,就会……”

    顾婉似乎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目光锁定在齐晗手里的案卷上。齐晗顺着他的目光垂眸一看,是他没有收好的苏魏的档案。

    “……怎么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