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戴蒙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每一分钟里,都会有一个误会诞生。如果有幸,得以化解,如果不幸,就多了一个悲剧。

    戴蒙是从穷乡僻壤走出来的“草根”,只不过,她走出大山的原因,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因为一份能救命的钱。

    她小的时候,父母死于一场车祸,肇事司机逃逸。戴蒙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她的父母什么也没有留下,只给了她一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戴艳芬。

    戴蒙自立自强,善良,美丽,有了几个年纪相仿的朋友。

    戴蒙很喜欢她的这几个朋友,可爱又有才华的顾婉,聪明会照顾人的何进,还有她深深爱着的,勇敢有担当的苏魏。

    顾婉和何进都考上了大学,戴蒙与自己报考的学校失之交臂,苏魏怕她一个人孤独,没有去学校报道,而是留下来陪她。

    两对从小长大的情侣相隔一方,起初,他们通过信笺往来,交换着彼此不同的喜悦,可是就在顾婉和何进读大二的时候,苏魏在马路上突然摔倒,被好心的路人送到医院,确诊为糖尿病。

    昂贵的医疗费,形容枯槁的恋人,戴蒙的生活坠入了深渊。

    戴蒙偷偷给何进写了一封信,希望对方能帮自己演一场戏。

    何进乘火车回到小镇上,却说了让戴蒙深感意外的话。他说,他和顾婉并不相爱,和顾婉在一起只不过希望让顾婉的奶奶放心罢了。

    两人谈了许久。何进认为戴蒙先天条件不错,能在短时间内筹集到一笔钱来治苏魏的病,又不需要一个高学历。进入演艺圈,或许是一个选择。

    戴蒙担心苏魏会担心自己,在这个信息闭塞,与世隔绝的小镇,只要她不说,也许苏魏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付出了什么。

    她给苏魏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是希望他积极治疗,不要担心她的嘱咐,和她这几年攒下的积蓄。

    何进为她找了些前辈引荐,让戴蒙做了经纪公司的实习生。戴蒙肯努力付出,很快拔了尖,她自身的条件也很优异,再加上她的故事本身就满足了一些天然的综艺节目的需求,所以戴蒙参加了一个综艺的录制。

    顾婉没有带何进回家过年,她告诉了奶奶,何进爱的人,一直都是戴蒙,不是自己。

    戴蒙在综艺录制期间,遇到了同样的新晋演艺人,黄欣怡。两人一见如故,成为了好朋友。

    黄欣怡告诉她,她有了一个试镜机会,导演很看重她。戴蒙面对朋友欣喜的表情,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偶然听别人说,那个导演是个骗子,所谓试镜,不过是骗女演员的清白罢了。

    所以她偷偷去了那个试镜,没想到那个男人因为腹泻没能来,副导演和编剧看中了她的演技,录取了她。

    阴差阳错,戴蒙失去了朋友。

    戴蒙为人温和,不计较,所以很多人想火一把的都让经纪人绞尽脑汁来倒贴戴蒙,最后却说是戴蒙来蹭他们的热度。戴蒙的蹿红速度让圈里人无不惊叹,慢慢地,就传出了她不检点的谣言。

    何进想要澄清,戴蒙却阻止了他。

    如果我清白了,那谁还敢用他们呢?戴蒙说道。

    何进既心疼,又无奈。只能尽量让她躲开是非。

    正巧赶上顾婉也毕业了,戴蒙请她留在自己身边,毕竟都是朋友,戴蒙舍不得顾婉在别人身边被人呼来喝去地使唤。

    认识任辰,也只是因为工作上的合作。

    她喝醉了,她的车又和任辰的车一样,就稀里糊涂地上错了车,却被狗仔拍下来,断章取义地歪曲事实,让任辰误会她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只爱倒贴蹭热度。

    第四十章 戴蒙的故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喝醉了,她的车又和任辰的车一样,就稀里糊涂地上错了车,却被狗仔拍下来,断章取义地歪曲事实,让任辰误会她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只爱倒贴蹭热度。

    一个月前的一天,戴蒙发现自己家里的东西似乎是被人翻过了。但是她总觉得说不出的熟悉,房间里陌生的气息,都透着她熟悉的感觉,而且她没有丢东西,不想把事情搞大,所以她没有报警,只是让顾婉帮自己找一个锁匠。

    几年不见,苏魏备受病魔摧残,虽然戴蒙寄回去钱,但苏魏心中不清楚这些钱是哪来的,不肯用,顾婉早已经认不出苏魏。

    但是戴蒙却一眼认出了他。

    可是,几年的时光,两人心里的感情已经慢慢发酵,早已不同于曾经的单纯天真。

    苏魏盲目地认定戴蒙是出卖了清白,换得现在的功名利禄,何进背叛了朋友,还夺走了他最爱的女人。

    恨,就像一颗种子,在仇恨肥沃的土壤里,飞快地生长着最狠毒的念头。

    何进和顾婉都撒了谎。

    他们知道可疑的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苏魏,但是却没有告诉齐晗。

    是因为,他们认为苏魏是最爱戴蒙的人,不可能伤害她。却没想到,爱情生出的恨意竟是一把涂了剧毒的匕首,毁掉了一切。

    后来跟踪李小莞,是因为害怕李小莞会把他认出来。但是他被关押在留置室时,才看到戴蒙写给他,也写给自己的那句话。

    苏魏把戴蒙大卸八块,是想缓解自己的心被撕得粉碎时的痛苦,可是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他的心,才是真的四分五裂。

    “一心求死,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心情了。”这个身患糖尿病的杀人凶手脸上,挂着凄凉的笑容,“谢谢你。”

    齐晗把案卷塞到林峰手里,“这个案子最后还是要交还给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峰叫住了已经准备离开的齐晗,五大三粗的男人面对着消瘦的齐晗,脸颊表情凝滞,“……真的抱歉,希望下一次联合办案,我能弥补这次的无礼。”

    齐晗笑了笑,“谢谢。”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怀光在他身后偷偷对孟夏说,“孟夏姐,我买了两张电影票,今晚的,去不去?”

    孟夏笑着摇摇头,“朋友今天过生日。”

    齐晗不动声色地弯弯唇角,恐怕怀光这个傻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孟夏发了好人卡。

    “齐哥,咱们现在去哪啊?”

    齐晗收拾起自己无奈的笑意,“去医院。”

    怀光还在思考齐晗的意思,孟夏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淡定。

    她看着齐晗挺直的腰板。医院,只能是去看李小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