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柳暗花明
    李小莞一头雾水,没看出来九哥这几个问题里有什么不同寻常,“我们怎么确认他没有说谎呢?”

    九哥看了看她,“谁闲的没事报这种不着边际的无厘头案子。”

    “那……也有可能是恶作剧啊……”

    “你看那个房子,是回廊式的设计,屋里根本看不到门口发生了什么,”

    “啊?不会又是撬锁入室吧……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啊?没道理啊……”

    九哥也并没有想通,如果不是房主自己做的恶作剧,而另有其人的话,那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但是他也同样想不通,如果是房主做的,其中又有什么必要,难道只是觉得有趣?可是看刚才那个人的样子,又似乎没有什么玩笑的意思。

    “先让技术队检查一下这个手机再说。”

    不确定的事情,他也不打算编一套逻辑来忽悠李小莞。

    “哦。”

    怀光搓了搓手臂,炎热的夏季里,一踏进这栋楼,都觉得像另一个季节。

    “哎哥,我怎么觉得这地方有点儿邪气呢……”

    齐晗“嗯”了一声,不知道一会儿见到吴建义的话,怀光会有什么反应。

    电梯“叮”地停了下来,齐晗迈出了电梯。

    走廊空空荡荡,怀光第一次过来,心态和齐晗有所不同,他打量着每一处,除了阴暗压抑之外,怀光很想念齐晗的住处,虽然格局是上上个世纪,但宽敞大气。老旧也是不一样的风格。

    “齐哥,今天上学的上班的,家里没人吧,咱们怎么进去啊?”

    齐晗瞥他一眼,“所以你小点声啊。”

    “我们不会是……哥你还会这个呢?”怀光压低了声音,“不太好吧……”

    齐晗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银色的金属丝,半举着在手里弯了弯,“万一有人呢,没有也不算我白学。”

    这是非法入室吧!怀光在心里咆哮,但是齐晗要做的事,就算是周局也没什么可能阻止,他还是沉默是金比较好。

    齐晗敲了敲门,他轻轻附在门上,里面没有声音,为了确认,齐晗又敲了敲,就在他认为可以开始检验自学成果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了脚步声。

    他飞快地收起了手里的“作案工具”,“不要轻举妄动。”

    他只来得及叮嘱怀光一句,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吴建义穿着一件贴身的背心,额头上满是汗珠,可是眼神却冷得冻人。

    他打量过齐晗,又看了看怀光,“有事吗?”

    怀光呆呆地盯着他,脊背上已经全是冷汗了。他在吴建义的眼睛里看到了阴冷死寂的寒意,好像没有什么能打动这个人。

    “上一次没来得及跟您交流,这一回我们特地过来向您请教几个问题。”齐晗自然地说道,第一次的震惊已经悄然滑过。

    吴建义沉默着,他看着齐晗,眸光暗沉,像是两个黑洞。

    齐晗也没有让步,他站在那里,坦荡诚恳。

    吴建义终于动了,他向后退了半步,转身进了屋子。

    齐晗刚想抬腿,突然停住,他回头看向呆滞的怀光,“没事吧。”

    怀光回过神来,他抚着自己的心口,胸腔里的心脏跳得剧烈,“……还好,还好……”他呼出几口气,才觉得刚才郁结在心头的那一阵惊惧,慢慢退散。

    “吴先生,吴思明当晚没有回家,您知道原因吗?”

    吴建义摇了摇头,“不知道。”

    第四十六章 柳暗花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吴建义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您没有报警吗?”

    “没有。”

    怀光偷偷看了看齐晗。吴建义消极的态度,很难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但是看齐晗的样子却像是胸有成竹。

    “那您的家人也没有担心吗?”

    “没有。”

    齐晗笑了一下,“如果是您的女儿夜不归宿,您会报警吗?”

    他的这个问题就像是深水炸弹,吴建义的脸色变了,他转了转脖颈,发出咔咔的声音,“你什么意思。”

    齐晗从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狂热,“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故意又勾唇一笑,嘴上却还是无伤大雅的问题,“回答我。”

    吴建义喉结滚动,“也许会,也许不会。说不好。”

    “吴先生,吴思明遇害当晚,您在哪里?”齐晗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在吴建义暴怒之前,他还有其他几个问题要确认。

    吴建义的眼神在齐晗和怀光之间转了转,“我在家。”

    “您的夫人当晚出了什么事?”

    吴建义愣了一下,但是他很快调整回毫无波澜得冷静,“我听不懂。”

    “您的夫人很溺爱儿子,如果您的女儿因为害怕自己的弟弟不会报警,如果您因为不关心不会报警,那么我相信您的夫人也一定会报警,或是出门找他。”

    吴建义看着齐晗,眼睛里是警惕,警觉,“她前一天打了麻将,那天早睡了。”

    齐晗点了点头。

    怀光疑惑着想开口。吴建义在说谎,但是齐晗已经说出了让他没办法再纠结于这句话的问题,

    “吴先生,您爱吴倩。不是父爱。”

    吴建义的瞳孔陡然缩小了,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怀光也同样做出了反应,但是齐晗站了起来。

    “但是你还没有告诉吴倩。”他悠悠地说道,“我希望,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齐晗弯腰收起了桌子上的记录册,没有再看吴建义,径自向门外走去。怀光心里再困惑也没有留下来的道理,何况,他实在是不想和吴建义共处一室,他匆忙跟上。

    他们自然没有看到吴建义在他们背后杀意决绝的眼神。

    齐晗步伐很快,他从楼梯间走下楼,紧缩的眉头微微放松,颠着刚刚声东击西时偷拿的棒球棒。

    “哥……你什么时候顺了这个出来?”

    齐晗挑眉,“你猜。”

    怀光看着齐晗手里有些生锈的球棒,突然恍然大悟,“这不会就是……”

    “消失的凶器。”

    齐晗挑起唇角,看起来得意而痞气,“如果这上面能检测出鲁米诺反应,吴建义的嫌疑会更大一些。”

    “喂?”齐晗接起了手里的电话。

    “齐哥,手机已经检查过了,”九哥的声音上扬,听起来很是愉快,“上面只有那个房主的指纹,但是我们根据手机序列号查了这个手机的机主,你猜这个手机曾经属于谁。”

    “别卖关子了。”

    九哥愉悦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吴思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