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蛛丝马迹
    “指纹比对除了房主没有其他人的指纹。”

    齐晗靠在椅子里,“九哥,你怎么确定房主不是凶手呢?”

    “虽然没有证据,但他没有撒谎,也不像是在恶作剧,”九哥看了看坐在一旁发呆的李小莞,“多亏了你这个小跟班,我去问过那个房主的邻居,他看到那个房主下班回家之后就没有再出来,那个小区隔音不好,开门都听得很清楚。所以可以算是有目击证人。”

    齐晗想了想,“手机里的数据可以恢复吗?”

    “技术队说要一段时间。”李小莞抢答道。

    “那这段时间,让我们的两个小组分别在那个房主和吴思明家周边布控。”九哥还不知道他们在吴思明家的新进展,齐晗补充道,“吴建义有很大的嫌疑。”

    他拿着棒球棒,在空中翻腾着转了一圈,又落回他的手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棒球棒上生着扎人的铁锈,他这一抛一接,虽然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孟夏心里一紧,就着手套接了过来,“哎法医实验室呢,舞枪弄棒的去训练场昂。”

    齐晗点了点,“给这个球棒做鲁米诺实验。”

    “这应该是技术队的活儿啊。”孟夏又递了回来。

    “你看看这铁锈杂质和吴思明尸体上的成分是不是一样的。”齐晗压低了声音,不管怎么样,先取样再说。

    “哦,疑似凶器是吧,行。”孟夏用镊子取样,分着装进了五个试管里,“好了。”

    齐晗拿起那只球棒,上面印了几个字,桑迪克中学棒球队。

    “王芳还在留置室吗?”他转头问怀光。

    “对,她之前算袭警,咱能多关她几天。”怀光对这种熊孩子的缔造者没什么好感,言语上挤兑的成分就多了。

    “行,那就先去看看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在了,也挺可怜的。”齐晗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怜悯的意思。

    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多得是,有的是天灾**,有的是咎由自取,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没那么善良。

    “这个,你认识吗?”

    王芳眼圈泛着黑红的颜色,想也知道悲伤过度,休息不好,不过好在没什么力气跟他们再恶言相向,比之前配合些,“当然,这是我儿子的球棒。”

    “怎么会锈了呢?”

    “哼,”提及女儿,王芳依旧是不依不饶得蔑视和厌弃,“还不是他姐姐洗衣服泼上水了……你看看,都坏成什么样儿了,根本就没法儿用了……”

    齐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要是只是水而已,怎么不能擦干呢,“你的丈夫知道这件事吗?”

    王芳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滞,“你什么意思啊!”

    怀光往前了一步,“坐下!”

    王芳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有些忌惮把她扔进这里的怀光,愤愤地坐了回去。

    “你的丈夫知道你的儿子用棒球棒殴打你女儿的事吗?”

    这个问题陈述的事实是齐晗半推半猜的。吴思明辱骂殴打他的姐姐由来已久,青少年暴力往往会由直接接触到借助器物实施。这个球棒是吴思明的,齐晗才做出这样的推测。

    王芳看着齐晗,似乎有些恐惧,不甘,“起先不知道的……”

    “那你丈夫是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吴倩穿着睡衣出来倒水喝,他看见了……”王芳的神情流露出了极大的恐惧,“他问她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第四十七章 蛛丝马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一次吴倩穿着睡衣出来倒水喝,他看见了……”王芳的神情流露出了极大的恐惧,“他问她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他什么都没说。”王芳咬紧了嘴唇,似乎这样就能阻止自己一想起当时的场景都会吓得唇齿打颤。

    齐晗点了点头,“你女儿脸上的伤也是你儿子弄的吧?”

    真是讽刺。

    明明还有一个女儿,心里却只有儿子,天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母亲……齐晗真恨不得敲醒她。

    “……对。”齐晗的神色如常,但明亮的眼睛里却像笼上了一层乌云,阴鹜骇人,“那个小贱人开衣柜的时候撞破了他的手指,报复一下怎么了?”

    就连站在一边的怀光,都忍无可忍地狠狠瞪着王芳。

    “你的丈夫也知道这件事吗?”

    “……”

    齐晗已经不需要答案了,王芳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站起身,走到门边时停顿了一下,他转回身,“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我们也会尽全力抓住杀害你儿子的凶手。但是,”齐晗的脸色变了,他冷冷地对那个肥胖的溺爱儿子成瘾的女人说道,“恕我直言,你的儿子就算能顺利长大成人,”他轻轻突出几个字,“也是个人渣。”

    他推开门,恍若未闻身后女人的谩骂声震耳欲聋。

    “哥,你最后这句话说得可真是太过瘾了!”

    齐晗“啪”地一巴掌糊在怀光的后脑勺上,“你小子给我这点儿好吧,就记这些东西了……”

    “诶诶诶……”怀光心疼自己的脑壳。

    “你把这个给技术队送过去吧,让他们看一下这上面有没有血迹。”

    怀光接了过来,“得嘞!”

    “齐哥,”门卫室那边的小警员跑了过来,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有个中学生来找您,说是您认识他……”

    “哦,让他进来吧,”齐晗没有停下脚步。

    “好。”

    果然没一会儿,杨开就大摇大摆嘚嘚瑟瑟地走了进来,不过看到齐晗,他明显收敛了些。

    “这个时间,”齐晗甩甩手腕上的手表,“你不应该是在学校吗?”

    “哥,反正考警校也不需要成绩多好,学那么多没有用的还不如跟着你学点儿真本事呢。”

    齐晗看看他,少年的恣意和朝气飞扬着,他也曾经有过这样放纵的年纪,“你知不知道,破案需要地理、化学、生物、数学、法律等等知识之外,还需要你有逻辑思维,哲学修养,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平和稳重的心态,和脚踏实地的精神,甚至还要求你要有很高的文化素养,正确的三观。”他眯起眼睛,“小子,你还差得远呢。”

    杨开被他堵得一愣一愣的,眨眨眼睛,“哥,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回去……上课,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他嘀嘀咕咕地出去了,怀光赶紧闪开,还回头看了看杨开,“这什么情况啊?”

    “逃课的。”齐晗端着茶杯喝了口水,“有结果了?”

    “哦,对,上回技术队还留了点试剂,这回刚好用上了,上面确实有鲁米诺反应。刚我过来的时候,孟夏姐跟我说她取的那些样品里检测出了血迹残留,她说要试试看能不能比对一下dna。”

    齐晗摸摸鼻子,“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