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心经
    “吴思明的手机已经恢复了一部分数据,他生前最后一通电话是他父亲吴建义打来的。”

    “棒球棒上的铁锈杂质成分同吴思明尸体上的成分一致,dna比对结果,球棒上的血是吴思明的。”

    “而且有一个意外收获,吴思明的手机有家庭手机定位分享功能。”

    齐晗摸摸下巴,“叫上徐川,去吴建义家里,以谋杀吴思明的罪名实施拘捕。”

    “老师,你不去吗?”李小莞走到门边,又回头看向一动未动的齐晗。

    “嗯,这种事,我就不去了。”

    反正有徐川在,吴建义也逃不掉了,上次的话说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再去,恐怕是要打草惊蛇,万一那个男人破罐子破摔,玩个畏罪自杀,他想不出的那部分真相就永远的消失了。

    吴建义根本没有拒捕,他心平气和地戴上了手铐,就好像踏上归途的旅人。

    他看着坐在审讯室里的齐晗,唇边扬起一个冷漠的笑容。

    “吴先生,很高兴又见面了。”齐晗打破了这场可能没有终结的沉默。

    吴建义还是没有答话,他似乎在等着齐晗说出压在他心里的事。

    “你想要亲手杀害吴思明,但是你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杀死他,所以你才等了这么久,久到那根棒球棒都生满了铁锈。”

    他的开场白有些突兀,但很奏效。

    吴建义脸上若有似无的笑容,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齐晗接着说下去,“吴倩不小心泼到吴思明的棒球棒的水,是肥皂水,或是其他的液体,左不过女孩子是在做家务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她弟弟的棒球棒。其实,清洗一下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没有发生。”他笑了笑,“应该是你回来了吧,吴先生。”

    “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因为这样的事情就要对自己深深爱着的女孩子动手,你无法继续保持沉默。”齐晗的语气低了又低,“所以你自认为是英雄救美,甚至是为了惩罚他们,你每天都把女儿做家务活时的水泼在那根球棒上。直到它完全生锈。”

    “然而最近,你终于忍不住下了手,因为你女儿的脸被那个没有教养的儿子彻底的毁了。”

    “起因只是吴倩不小心划伤了吴思明,吴思明却用沸水泼向了他的姐姐。你目睹了这一切,吴先生,但是你没来得及阻止,或许……”齐晗顿了顿,“你不在乎吴倩美不美,你就是爱她,而且你在为杀害吴思明寻找一个借口。”

    吴建义还是没有开口,但是他脸上的那个笑容,却变得越来越诡异。

    “你找到了你认为是惩戒的杀人方法,像是古代罗马惩罚不守规矩的奴隶的主人。你开始了你的杀人计划。首先,你找了一个理由,让吴思明在学校里等你,吴思明不敢拒绝,因为他怕你,然后你来到操场上,用球棒打死了他。然后你开始了行刑,砸烂了他的脸和手,让他为伤害吴倩付出代价。”

    “你没有丢掉棒球棒,而是带回了家,这一点我只能猜。你不留下痕迹,躲避监控,擦掉血迹,应该不是畏罪,而是不希望吴倩知道,是你杀害了她的弟弟,你不想吓到她。对吗?”

    第四十八章 心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没有丢掉棒球棒,而是带回了家,这一点我只能猜。你不留下痕迹,躲避监控,擦掉血迹,应该不是畏罪,而是不希望吴倩知道,是你杀害了她的弟弟,你不想吓到她。对吗?”

    吴建义转了转脖颈,神情有些病态的迷醉,“没错,我爱她,”他看向齐晗,眼神里却仍然满是讥讽和嘲笑,“但是证据呢?”

    齐晗把吴思明的手机放在桌面上,“我们很幸运,你看错了你希望能保持沉默的人,让我们找到了你故意想要销毁证据的手机。那天晚上,你为了确保能杀死他,在之前就连接了家庭手机位置共享的功能。你当晚出现的位置,就是吴思明尸体的地点。”

    “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后悔这么做,”吴建义的笑容温和而病态,“亲手杀了他,是我能为吴倩做的唯一的事情了。”

    “有一个问题。”齐晗收起了笑容,“为什么选择学校?如果你选择一个偏僻的地方,或许吴思明的尸体我们到现在都不会找到。”

    吴建义也严肃起来,“你不明白?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地痞废物,是怎么死的,不然,”他似乎有些失望,因为齐晗的这个问题,“我选择的那些仪式,又有什么用呢?”

    齐晗靠回椅子里,轻轻摆了摆手,两名警员进去了,把吴建义带走了。至始至终,齐晗没有再动,也没有再说什么。

    “老师,您真的好厉害啊!”李小莞难以言喻的崇拜就写在脸上。

    齐晗看了看她,“怎么厉害了?”

    “您一眼就看穿了凶手作案的过程,这难道不厉害吗?”

    齐晗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在否定自己能重现作案过程,还是这是一件厉害的事,“真相一直都摆在我们眼前,我没不只是要看,还要成为凶手。”

    “啊?成为凶手?”

    齐晗被呛了一下,他咳嗽着,“不是让你去杀人,是让你揣摩,如果你是凶手,你的杀人动机会是什么,如果你的动机是这样的,又会采取怎样的手法杀人……人的心理,哪怕是精神病人的心理,都有其中的因果。”

    “哦……”李小莞只听过几节心理课,她只觉得心理学是破案中最不可控的因素,到了齐晗这里,反而成了最可靠的佐证……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好大啊……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真相。”齐晗看向她,“作为一名警察,你更需要在意的,是证据。把凶手绳之以法,不滥抓无辜,随意栽赃,就是你的工作。”

    “那老师您为什么一定要弄清楚真相呢?”李小莞不解。

    齐晗沉默了片刻,“因为我必须要知道真相,我要确认,她在案件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李小莞歪着头,她总觉得,齐晗说得不是今天破获的这起案子,好像……

    “齐哥,门口有人闹事……”

    齐晗蹙眉,“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告诉我干什么?”

    “……是,是一个正在做直播的网红被人砍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