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舆论的力量
    周局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仿佛卷起了超低气压,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沉默,这种时候冲在最前头的,死得最惨。

    “齐晗呢?”

    怀光拉长着思索的音调,“呃……齐哥,出去了……”

    周栋听到这个回答,显然并不是很满意。他冷了脸色,手里的文件在桌子上一下一下拍的让人糟心,“出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跑哪儿去了?赶紧打电话!”

    “诶,诶诶……”怀光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拿出手机拨出了齐晗的电话。

    “哎哥,你在哪儿呢?周局……”

    他话说了一半,周栋就蛮横地拿走了手机,“齐晗,你知不知道,这件案子已经上了微博头条了?赶紧回来,把这个案子解决了,听到了没有?”

    九哥看向齐晗,眼睛里冷冷的,口型吐出两个字,放屁。

    齐晗吃着面条,等着周局讲完,才道,“我和九哥现在就在外面走访目击证人呢。”

    “目击证人?”周栋一愣,挑眉发怒,“不是密室杀人吗?你哪来的目击证人?”

    齐晗无可奈何地喝了一口面条汤,寡淡无味,只有淡淡的面香,“周局,直播间里的观众集体目睹了这场谋杀,咱们的目击证人可是多了去了。”

    “少给我打哈哈,凶器找到了吗?”周局倒是很快反应过来,齐晗下了个不大不小的套儿,就等着他糊里糊涂地往里跳。

    “别说是凶器了,就是疑似凶器都没找到。”

    施倩收拾好仓库,回来就看到齐晗把面汤都喝了干净,不禁张了张嘴,无声问九哥:这是饿了几天了?

    九哥蹙着眉头摇了摇头,眉间挤出深深的川字。

    “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晗无声地叹了口气,“周局,这个案子不难,但也没那么简单。我也只能保证尽快破案。您要是让我现在就给你拎个杀人犯回去,我只能把我自己交给您了。”

    周栋憋了一口气,但是又不能发作,“你小子知道就好。”他挂断了电话,对着怀光也狠狠地哼了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齐晗挂了电话,有点儿无奈地摇摇头,“面不错。”

    “你还要吃点儿别的吗?”他要得急,施倩根本没来得及给他加点儿什么真材实料。

    “不用了。”齐晗摆摆手,“等我把这个案子破了,再来尝你的手艺。”他站了起来,微微歉意地把空碗往前推了推。

    “哎,”他们要走出留音酒吧时,施倩叫住了他们,“你们两个都好好吃饭啊,就算破案忙也不能不吃饭吧。”

    她的叮嘱变成了嘟嘟囔囔地抱怨,齐晗淡淡地笑着,走出空空的酒吧,外面的阳光正盛。

    “走访目击证人?”九哥挑眉打趣道。

    齐晗晃着头,“也不知道怀光和小莞那边怎么样了……”

    九哥也沉默片刻,“这件事对黄晶晶的父母来说,打击应该很大……”

    “是啊。”齐晗抖抖肩,似乎抖掉了什么压抑的情绪似的,“所以还是留给他们头疼去吧。”

    “黄晶晶家里应该还有一些凶手留下的痕迹。”

    “看来咱们想到一处去了,走吧。”

    黄晶晶的房子里,空调已经关掉了,隐隐的臭味让齐晗掩了掩鼻子,大概是放在桌子上的零食因为炎热的天气霉掉了。

    第五十二章 舆论的力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黄晶晶的房子里,空调已经关掉了,隐隐的臭味让齐晗掩了掩鼻子,大概是放在桌子上的零食因为炎热的天气霉掉了。

    胡皓玥,邹琴,王磊。

    这三个名字在齐晗的脑子里转了几圈,他一直肯定自己的直觉并没有错,这三个人中,并非像他们自己说的,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他拿出手机,给技术队发了一条信息。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需要佐证。

    过了几分钟,齐晗收回了望向阳光照射的地面的目光,眼前仿佛戴了一双黑篮色的墨镜。

    「黄晶晶直播间从她被杀那一段直播后,粉丝数从原来的15462涨到了315978,那段杀人直播的点击数也上了百万。」

    齐晗慢慢走向厨房,他记得之前来过那次他看到黄晶晶有一套刀具。

    他打开了黄晶晶的那段视频,画面有些模糊,但是他倒是很清楚地看到了刀具的形状。

    和摆在他面前的这一组类似,都有黑色的刀柄和印在刀柄附近的商标。

    只不过,刀架上少了一把。

    上次他只顾着查看黄晶晶是左撇子的证据,而忽视了摆在他眼前的事实。

    “是我的问题出现了漏洞。”齐晗道。所以才没有找到他们三个人真正的谎言。

    “需要再把他们叫出来吗?”

    齐晗看了看窗外的江宁大学,“不用了。”

    齐晗和九哥装作只是在江宁大学里转一转的观光客,经过他们身边的年轻学生,脸上带着明媚单纯的神情,一尘不染,却有些懒散。

    “当年我念高中的时候,只知道庆大,”齐晗有些忧愁,不过,也只是忧愁而已,“最后却报考了警校。”

    “是因为你父亲的那件事吗?”九哥问。

    齐晗点头,“是啊,我父亲作为目击证人,指认了那个人,他却以自己喝醉了酒作开脱,”他看了看九哥,“你没见过,那个女孩子的眼神。”

    “最后呢?”

    齐晗摇摇头,“只判了那个人十年有期徒刑。理由大概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是个七十岁的老人了。”

    他嗤笑一声,却有些苍凉,“你说是不是很可笑……一个古稀老人,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孩,怎么判都是欺压弱势群体。”

    九哥长久地沉默着,最后他问,“那个女孩子现在还好吗?”

    “我父亲前几天去看过她,她说很感谢我父亲当时能站出来帮助她,但是我父亲对我说,那根本就不是帮助,那个罪犯马上就要出狱了,他什么都不能做。”

    齐晗突然止住了话头,九哥也回眸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邹琴和王磊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言笑晏晏。

    他们对视一眼,都没想到,这次“突击”能取得这么大的收获。

    “你好,”

    看到齐晗和九哥,邹琴和王磊的笑容微微凝固了一下,之前在警局的精致伪装尽褪,齐晗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还是因为晶晶的事吗?”王磊抢在邹琴开口之前。

    只是在齐晗看来,王磊的保护欲在这个时候有点儿可笑,“黄晶晶知道,你身上的范思哲相恋水晶的味道是哪儿来的吗?”

    齐晗看到,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孩子渐渐变得惊慌失措,面色苍白,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