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遗产纠纷
    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齐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也开始处理这样的家务事。

    “齐哥啊……齐哥出去出去帮行动队追一个犯人去了。”怀光看见周局,心里有点儿犯怵。从来都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宁可被徐队临时揪去蹲点。

    “如果嫌疑人真的和你们说的一样,没有购买汽车火车飞机票的话,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种是他选择了不需要身份证的交通工具,比如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另一种就是他根本没有离开德州。”齐晗突然打了个喷嚏,眼泪都窝在眼圈里,气势陡然没了大半。

    徐川有点儿担忧地看着他,“没事儿吧?最近流感挺严重的,你那儿有感冒药没啊?”

    齐晗摆摆手,刚想说话,又接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大概是最近空调开得太猛了吧,忽冷忽热就感冒了。”

    “你们可以查一下最近德州摩托车市场的租赁情况,还有他名下的房产。”

    徐川有了具体的搜查方向,齐晗看起来又不是很舒服,他自然不再留他,“行,你快回去歇着吧,我让小董送你回局里。”

    “好。如果没有结果,再通知我。”齐晗上了车,车里没一会儿就已经被晒得滚烫的皮椅让他们都不自在地扭了扭。

    “齐哥,您是不知道啊……我们查这个人都查了好几天了,你这一来,不到十分钟这案子就算结了。太牛掰了!”

    齐晗擤擤鼻涕,“你小子就别拍马屁了……哎对了,你们最近没什么特别的案子吗?”

    小董开着车,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就只今天这个案子,犯人跑得太快,不然,这种小案子怎么敢劳烦您这最强大脑啊。”

    齐晗没顾得上说他又拍马屁,手机就响了起来。

    “哥,你现在在哪儿呢?”怀光故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

    齐晗知道一般都是有领导在,怀光才会这么收敛。

    “今天上门儿的是哪个啊?”

    “是周局。”怀光回眸看了看,确定周栋听不到他的声音,“不过,是上头儿的案子,还是点名儿让你来负责。”

    齐晗“哦”了一声,“行,我现在正回去,你让他们再稍等一下。”

    怀光应下。

    “让李小莞在办公室等我。”

    “啊?”怀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哦……行,行,我知道了。”

    李小莞疑惑地挑眉,“老师让我去,他的,办公室?”

    怀光点头,“对啊,你先去。”他见李小莞不想挪地方,“怎么,你想跟这儿陪领导啊?那行,我去办公室……”他话没说完,李小莞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怀光得意地笑了笑,齐晗的心理战他还是学了些皮毛的,用来哄李小莞这样的丫头,还是易如反掌的。

    大太阳烤得地面火烫,柏油马路上像是流着油。

    怀光等在门口,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不想在里面陪着那些领导,才肯跑出来“体恤人民群众”,共同接受高温的洗礼。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喜欢也得学着喜欢,不然你小子什么时候能露脸啊,想靠着我给你请功往上升啊?”

    怀光撇嘴,“哥,我还就真只想跟着你干。你看咱们队,除了你,谁还有本事玩得转啊……升上去了我还怎么跟着你啊……”

    齐晗瞪他一眼。

    第五十四章 遗产纠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瞪他一眼。

    周栋陪着一家人坐在会议室。每个人脸上都有几分沉重,一个看起来只有初中年纪的小女孩也穿着黑色的衣服,手臂上戴着白色的孝带。

    “齐晗你回来了……”

    周栋的话音还没完,齐晗就猛地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啊,有点感冒。”

    周栋也没有就这件事做文章,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

    齐晗坐了下来,“案子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周栋看了看身后的男人,似乎是在忌惮什么。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齐晗看清了他的脸,“严局,您怎么过来了?”

    齐晗叫他严局,其实严正并不是他的上司,而是德州的司法局局长。

    “齐晗,好久不见了。”严正和齐晗见过几面,对齐晗的印象不错。此时他虽然脸上阴沉,但风度气派丝毫没有折损,让齐晗有几分敬意。

    他们握了握手。

    “我们一家三口今天过来,是想请你帮我个忙。”

    “您请讲。”齐晗也严肃起来。

    严正拍拍夫人的手,“齐晗,你能不能帮我开个证明,证明我是我父母遗产的第一继承人。”

    齐晗愣了一下,问道,“您有您父母亲在公证处留下的口录或是白纸黑字的笔头证明吗?”

    严正摇摇头,“没有。”

    “那您开具过您是唯一子女的证明吗?”

    “没有。”

    齐晗顿了一下,“抱歉严局,我们不能做这个证明。”他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周栋一定要自己在场了,恐怕不是因为严正的指名,而是拿他来做挡箭牌。

    “严局,您是司法局局长,应该最清楚这方面的规定,我们没有办法开具您需要的证明。”

    严正的妻子抽噎了一声,哽咽着说道,“老公,我说过的……算了吧,也不要为难他们了……”

    严正的女儿眼眶红红的,“爸爸,我想回家……”

    齐晗别开了目光。严正是个很正派的领导,同样给予了他们很多便利和帮助,但是有些事情他不能“网开一面”。

    “严局,您能跟我说一说,您需要这项证明的原因吗?”不过,他愿意尽可能地帮助他们。

    严正也没有想到齐晗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转头对周栋道,“周局,我想和齐晗单独聊一聊。”

    周栋自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多余的听众,微微怔愣之后,退出了会议室。

    “严局,您请讲。”

    严正叹了口气,露出了疲惫的神情,“人家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现在……我不知道谁能帮我,齐晗,我希望你可以发挥你所长,帮我这个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