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出事
    一切好像都平息了。

    齐晗端着自己那杯鸡尾酒,有些出神。

    施倩看看他,转向了九哥和怀光,“这什么情况啊?失恋啦?”

    九哥嗤地差点笑出来。怀光摆手,“姐,你怎么看出来是失恋了,没准儿是失业了呢?”

    李小莞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风姿绰约的女老板,看起来似乎和齐晗他们关系很好的样子。

    “你们两个能不能盼我点儿好啊……”齐晗虽然在发呆,但是窜进他耳朵里的可都不是什么好话,齐晗自然不可能听之任之。

    怀光摊手,“哥,你和小莞一回来就这副表情,难道……”

    “行了,停止你的想象力。”齐晗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怀光的脑海中上映着怎样的一出大戏。

    施倩从怀光看到齐晗,“那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啊?”

    “啊……这么明显吗?”齐晗摸摸鼻子,第一次显得有点不自然。

    九哥抬抬眼眉,满脸都写着“非常明显”。

    齐晗看看李小莞,“你也能看出来?”

    李小莞有点儿委屈,“……老师,您为什么要用……你也能啊……”

    齐晗喝了口鸡尾酒,不想回答这个犀利的问题。

    “就是在想,如果我父母留在国内,我会不会也变成和不孝子,和他们吵架……你们这眼神都是什么意思啊?”

    施倩咂咂嘴。

    怀光摇摇头。

    九哥摸了摸下巴,移开了目光。

    李小莞呆呆地看着他,“老师,我之前一直以为您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的意思是……第一次听您讲父母的事,有点儿……”

    “诡异。”怀光坚定地补充。

    齐晗无语。

    “所以……你是想他们了?”施倩眨着大眼睛,妆容精致,眼线勾勒得极美。

    齐晗乐了,“你不会是也觉得我就是个石猴儿吧?”

    “那倒是没有。”施倩嘟着嘴巴,但也没有给人做作的感觉,似乎是因为什么事而发愁。

    “行了,不跟你们扯皮,我是觉得,严正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他蹙着眉头,又给自己加了一点伏特加,“他姐姐看起来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不是穷凶,就是极恶……只不过是被书生气遮了大半而已。”

    李小莞和怀光对了个眼神,他们俩没敢插言。

    九哥先接了话,“说起这个严正,他愣是连周局都没有正眼瞧,你给我们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施倩听他们说起严正,似乎很感兴趣。

    “告诉你们是让你们帮我盯一下,不是让你们出去说的。”齐晗揉揉眉心,“徐川那边也经常要我过去,我担心自己会错过什么。”

    怀光低声吐槽,“连你都错过的……我们岂不是更发现不出什么问题了……”

    施倩道,“就是德州司法局的那个严正吗?他怎么了?”

    齐晗只觉得头疼,“对,就是他。他怀疑自己的姐姐拿了钱和房子以后,就没有好好照顾老太太,一定要我过去给他看看。”

    第五十七章 出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只觉得头疼,“对,就是他。他怀疑自己的姐姐拿了钱和房子以后,就没有好好照顾老太太,一定要我过去给他看看。”

    “最后还是老师进去的……”李小莞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嘟囔囔着。

    施倩转向李小莞,“你是……”

    她刚才就很想问。

    “齐哥的新徒弟。”怀光快言快语地答疑解惑。

    “你们警局是不是最不缺的就是徒弟啊?”

    “哪有,就齐哥一托二呢,其他人可不敢带徒弟。”

    齐晗一巴掌拍在怀光的后背,“就你话多。”

    施倩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前几天,我倒是听说,严正的那个外甥结婚了。”

    她这句话,就像是个深水炸弹,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齐晗猛地炸醒,“结婚了?”

    “对啊,”施倩点头,“我的几个客人聊天的时候我听到的。严正没有带夫人和女儿出席,只送了一个红包。据说,那个红包里只放了一张纸,那张纸上还写着一句话……”

    施倩后面的话他已经无暇顾及。

    结婚了……

    齐晗在记忆中搜寻着,这正是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严正的外甥手上戴着一枚戒指,家里却丝毫没有年轻女性居住的痕迹,没有结婚照,没有适当摆放的照片,甚至没有家居用品……

    这个新娘,去了哪里呢?

    “女方是什么人?”

    施倩被他忽而沉浸在思绪中,时而严肃急迫的态度吓了一跳,“……就……就是个普通家庭……”

    齐晗的心跳得厉害。但是他还没有串起一个完整的故事。

    就是个普通家庭……

    “哟,帅哥儿,怎么一脸不高兴啊,一起玩玩?”几个打扮艳丽,画着浓艳烟熏妆,手指间夹着香烟的女孩子挤到齐晗身边,光裸的白皙手臂搭在齐晗肩上。

    李小莞被她们身上浓浓的香水味熏得头晕。

    齐晗抬头瞥了她们一眼,明亮的眼眸里倒映着整个银河。

    “哎几位妹妹,我陪你们玩吧,我哥有事……”怀光赶紧站起来解围。

    那几个女生抽着烟,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怀光一番,嫩了点,但还可以,“行啊,”为首的那个摸了摸齐晗的脸颊,“下回再一起啊~”

    李小莞看傻了,她嗫嚅道,“老师……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齐晗并没有注意到那几个女生说了什么,他在极力回忆自己可能错过的细节。她这副紧张的模样让施倩笑起来,“你是第一次来酒吧吗?”

    李小莞咽咽口水,点点头。

    施倩怔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开心了几分,“不会吧……”九哥给了她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施倩勉强自己收了收难以相信的表情,“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你和齐晗是一类人。”

    她这话说起来像是无意,但听者有心,李小莞心里咯噔咯噔地跳着,齐晗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为什么每个人都似乎很了解,只有她什么都不知道……

    齐晗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他的思绪,“喂,我是。什么……我现在就过来。”

    “怎么了?”九哥站了起来。

    齐晗的脸色严肃暗沉,“严正的母亲过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