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谋杀
    严正母亲的尸体,停放在殡仪馆的太平间。严正的姐姐已经离开了,两人似乎有些不愉快地争吵,看到齐晗过来,严正的表情才有一点点的放松。

    “遗体您看过了吗?”

    严正摇头,“没有。我姐姐留的是她自己的联系方式,她还特意交待殡仪馆方面,不管是谁来了都不可以让人进去看……”

    齐晗抿紧嘴唇,转身往太平间门卫那边去了。

    “不行,我们这儿的规定……”

    齐晗几乎把证件甩在对方的脸上,“我赶时间。”

    “……啊……不好意思警察同志,”刚刚头都不抬的接待员,这时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那个谁,过来过来,带这位同志进去开一下258号柜。”

    齐晗回眸叫站在窗边的严正,“严局,可以了。”

    殡仪馆里,和外面湿热的夜色不同,处处透着阵阵的阴气,像是游走在两界之间,似人非人,似鬼非鬼。

    太平间的停尸柜一格一格,两个人过来,握住258号柜门的把手,用力拉开,咔啦咔啦的滚轮声外,依旧是死寂和悲戚。

    “您先,”齐晗向后退了一步。他不怕死人,但对死者心怀敬畏,依旧是齐晗心底里的底线。

    严正啜泣的声音像是鬼哭一般,在沉寂的停尸间里,显得诡异又悲哀。

    齐晗别过了眼神。

    “……齐晗……”严正拍拍他的手臂,“我觉得……”

    他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齐晗的神经再次绷了起来,“怎么了?”

    严正只是扭头看了看露出半截身子的遗体,像是抽拉出来的火柴。

    齐晗低喃了一句,“冒犯了,”他快步上前,手指却背在身后。他伏下身子,看向老太太的遗体,掩藏在寿衣下的脖颈处露出不自然的痕迹。

    齐晗从自己外套内侧口袋里摸出一副手套,小心翼翼地拉开老太太寿衣的衣领处,并不太明显的吉川线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他登时走到严正面前,“严局,我认为您的母亲是被谋杀的。不过,您现在的家庭情况,我必须要请您写一份同意书,才能做更细致的尸检。”

    “好,我现在就给你写。”

    齐晗拿到同意书,九哥已经叫来了警车。

    “严局,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警笛呼啸着划破沉寂的夜色,渐渐远去,齐晗才转向严正。

    严正眼神微微闪躲,“……你说。”

    “您是怎么知道您的母亲是被谋杀的呢?”

    “齐晗,这是我的私事。”

    “我必须知道。”齐晗不会让步。

    严正似乎还想要拒绝,但他看到齐晗的目光,还是改变了自己的打算,“下午我母亲跟我说,我姐姐经常不管她有什么需要,还说,如果她在添乱,就弄死她……”

    “我明白了。”齐晗快速地说道,“有结果了,我会立刻通知您。您姐姐这边,就看您的了。”

    第五十八章 谋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明白了。”齐晗快速地说道,“有结果了,我会立刻通知您。您姐姐这边,就看您的了。”

    “齐晗,”严正突然叫住了他。

    齐晗眸光奕奕,严正疲态尽现,但还是严肃的,“你女朋友的事,我听说过。”

    齐晗心里一紧,双手不由得握紧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中间的细节,但我还记得她在法庭上,保证你完全不知情。齐晗,直觉告诉我,她或许有难言之隐。”

    “严局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也在努力查明真相,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尽管开口。”

    齐晗淡淡地转头,“严局,我做的都是我该做的,您不需要有负担。更何况,最终结果还没出来,还是等等再说吧。”

    严正没有再说什么,齐晗上了车,直奔警局去了。

    严正的话,虽然让齐晗回想起痛苦的记忆,但也更证明了齐晗当初相信的观点,罗笙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没有辩驳自己的清白。

    他虽然不愿意把破案变成利益交换,但如果严正真的能帮他,自然是好的。

    “小心一点,这个最好能不进行化验。”齐晗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点无理取闹,不能进行化验的尸检几乎是无用的。但,他想到严正的姐姐,还是放心不下。

    孟夏倒是没有说什么,“我知道了。”

    由于停尸间的低温和所处环境的湿度,尸检有一点点阻碍,不过这还是难不倒孟夏,“是被勒杀的,直径不超过三毫米的细绳,因为死者年老体弱,也极有可能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被杀害的,所以吉川线较浅。”

    “尽快出一份报告给我,口头鉴定未必……”齐晗呼出一口气,摸摸鼻子。

    “齐晗,你是不是最近太紧绷了。”在孟夏看来,接下来的工作只不过就是找律师打官司而已。

    齐晗闭闭眼睛,心情沉重。

    或许有人知道了他们的介入,反而不惜一切代价,杀害了老人,为什么呢?向严正示威,还是真的觉得老人是个累赘呢?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无法进入严正姐姐的家。

    “怀光,你去让技术队查一下严正那个外甥的结婚对象。”齐晗拨出了电话,“查得仔细点。”

    “喝点儿水吧。”孟夏把茶杯递给齐晗,他身上带着淡淡地酒气,她知道自己心里是嫉妒的,但是她不愿意让齐晗为自己的情绪分心。

    “谢谢。”齐晗灌了几口热水,头疼减缓了些,“出了报告让怀光过来拿,我先走了。”他喝光了杯子里的热水,随手放到洗手池里去了。

    李小莞等在齐晗的办公室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坐,我们现在也只能等着了。”齐晗和九哥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默契地叹了口气。

    李小莞看了看椅子,犹犹豫豫地说出了在她心里转来转去的话,“老师,周局让我去陪陪严局长……”

    李小莞这句话刚说出来,齐晗就猛地抬起了头,“坐这儿。”他看李小莞既安心又担忧,既安定又焦躁的纠结,语气放缓了一些,“就坐这儿,周局要是说你,你就说是我找你有事。”

    九哥轻轻地哼了一声,让一个小姑娘去陪已有家室的司法局局长,亏得这位警局局长想得出来这么个糟糕透顶的主意。

    齐晗心里自然也有诸多不满,但他更担心的是,在他毫无察觉时,恐怕已经多了一位被害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