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跟踪者
    置身审讯室,男人不安的情绪被再次放大,他的眼角神经过敏一样地抽搐着,小心翼翼地轮番看向齐晗和九哥。

    “我没杀人……”

    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齐晗打开男人在工厂档案室的档案,“王大富,三十七岁。老家是……川南县。”

    王大富点了点头。

    “跟我们说说吧,今天上午你怎么发现那具女尸的?”齐晗补充了一句,“我会发现你有没有在说谎。”

    “不敢不敢,这哪好讲谎话的……”

    上午十点钟,出钢厂早就开始运作了。这个庞大的工厂里有上千个和王大富一样的工人在工作。

    王大富请了小半天的假,因为他的女儿突然发起高烧。爱女心切,王大富带着媳妇儿爱云和女儿去了医院。

    十点钟,医生开了几盒处方药,叮嘱他们要上心,这么大的孩子发烧很容易落成脑膜炎。爱云带着孩子回了家,他到钢厂来上班,旷工一天可是要扣不少钱的。

    王大富骑着他那辆除了铃儿不响哪都响的破自行车,这是他花了一百从修车铺老板那儿讨价还价买回来的。到工厂的小路上,王大富看到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有一片白色浮在水面和河畔的交界处。

    他觉得奇怪,就走过去查看。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儿把王大富吓死。一具被水泡得浮肿起来的女尸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他面前。

    他慌乱地踱了几步,也没注意自己的劳保鞋在女孩儿的裙子上留下了一个脚印。他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向工厂骑去。

    “你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件事吗?”

    王大富惊魂未定,重新回忆起这件事显然是再次刺激了他的神经。

    “没有,当然没有……”

    九哥蹙起眉头,向后靠在椅背上。

    “有没有人议论这件事?”齐晗继续问道。

    王大富摇了摇头,然后齐晗就看到他的脸上突然闪烁着阴晴不定的表情,“你可以告诉我们。”

    “我也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九哥重新坐直了,“你是说,这个人的声音你没有听到过,你也看不到他的脸,但是你听到了他在说那具女尸的事是吗?”

    “对……他说,那个女孩儿不是处了,客户不满意,他就处理了,丢在湖里。”王大富说道。

    齐晗道,“你有听到谁在和他说话吗?有没有什么称谓,或者是其他的内容?”

    “……没有……”

    齐晗有些失望,线索断了。

    “齐哥,要不要去找李晟睿问问看,毕竟那是他的工厂,如果真的有人口买卖,非法代孕这种事,他应该会知道的吧?”怀光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

    齐晗和九哥都不抽烟,他们也不能在公共场合吞云吐雾的,一个个憋得抓耳挠腮。

    “这是下策。”齐晗说道,“不过也不是不可行。李晟睿,李启阳,如果他们没有参与其中,那就是全然不知情,一旦参与,就是这个犯罪集团的最深的人物。”

    “不管怎么样,这个出钢厂内部有问题,我们必须更深入的了解情况,”九哥打量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如果有必要的话,希望你们能配合。”

    “九哥,做卧底的话,我是没什么问题。”

    齐晗摆摆手,“怀光你不行。”

    “为什么?”

    “……你见过哪一个工人像你这么细皮嫩肉的?”齐晗无语地打量着他的脸,“你要是去卧底文秘还勉强凑合。”

    怀光撇撇嘴,“也是……”

    方哲说,“那我去吧。”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和他的姓氏倒是很搭。

    第七十二章 跟踪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和他的姓氏倒是很搭。

    齐晗看看九哥,“你说呢?”

    “得等一个机会,不然他们会起疑心。”九哥顿了一下,“李小莞呢?”

    他这么一问,大家都注意到平时坐在齐晗身边的小姑娘今天没来。

    “我让她回去休息了。”齐晗道。

    李小莞看了看那条巷子,昨天下午她听到的跟踪者的声音还在脑海里盘桓,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但是她并没有看到过这个人,说不定只是她的臆想而已。

    李小莞深吸了一口气,她怎么能害怕这种没来由的事呢,就算有人跟踪,她也要揪出这个家伙,教训他一顿。

    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李小莞打了个激灵,她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是齐晗。

    “齐……老师,”

    齐晗听到她的声音嘶哑,还在发抖,“你在哪里?”

    “啊?我马上就到局里……”李小莞边说着边走进了那条巷子,齐晗在等着她,也许是出现了新的案子,不能因为自己的恐惧耽搁了。

    “嗯,注意安全。”

    还是这句话。李小莞有些疑惑地停住了脚步,“老师,最近是出了什么事吗?您怎么总让我注意安全?”

    齐晗被她问得一愣,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也会啰啰嗦嗦地嘱咐这种琐碎的事情,“德州可能出现了一个人口贩卖的团伙,对象极有可能是年轻女性,他们作案手法针对每一个人都不太一样。”

    李小莞回眸看了看巷子入口,“我知道了老师,那我要过一会儿才能到局里了。”

    “好。”

    李小莞挂断了电话,去公交车站还有另一条大路,虽然远,但是相对安全。

    她转回身,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和昨天一样的声音,窸窸窣窣。李小莞警觉地回头,然而还没有看清从废旧老楼间窜出的那个影子,口鼻处就被人捂住了。

    挣扎中她手指猛地撞向手机屏幕,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世界在她的眼里天旋地转,慢慢变成了一片黑色。

    准备去找孟夏获得更详细的尸检报告的齐晗再次接到李小莞的电话,“喂,小莞,还有什么事儿……”

    然而另一头却只有滋滋啦啦听不清的杂音,还有脚步声,乱七八糟。

    齐晗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回应。他挂断了电话,回拨过去。

    这一回,没有人接听。

    齐晗止住了脚步,他拉开了刚刚走过的技术科的办公室门,“小王,”他把自己的手机放在警员的桌子上,“把最后一段通话录音调出来,我要听。”

    “齐哥,你这手机……”

    “录音了。”

    “ok,马上就好。”警员把齐晗的手机连接在电脑上,他打开一个页面,上面全是英文和数字的编码。

    齐晗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背景音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

    “有耳机吗?”

    小王从抽屉里拿出一副耳罩式耳机递给齐晗。

    屏蔽了周围嘈杂零碎的声音,齐晗听清了夹在脚步声音里的嗡鸣,是建筑工地的声音。

    他再次拨打李小莞的手机,依旧是漫长的等待音,没有人接听。

    “齐晗,尸检报告拿到了吗?”九哥路过技术队门口,看到齐晗的背影,有些意外。

    齐晗摘下耳机,“李小莞可能被绑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