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迷雾重重
    “齐晗的鼻子够灵的。”李晟睿歪着头看着报表数据,“该不会是属狗的吧……”

    “他能查到这里不奇怪,毕竟在他手里还没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李启阳把齐晗破过的案子简报做出来的一本册子放到李晟睿的桌子上,“他破案的速度越来越快,说真的,这才能算作我们的对手。”

    “那我们要怎么做?守株待兔,瓮中捉鳖,还是束手就擒?”李晟睿看着报纸上齐晗模糊的照片,他怎么可能忘记这张脸呢?

    他看起来苍白病态,像个大病初愈的患者,却动若脱兔。

    “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女孩子,所以现在,没有到和他当面对峙的时候。”李启阳把手里的材料递给他,“我觉得你会对这批货很满意。”

    李晟睿随手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子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不加妆饰的素颜说不出的恬淡清秀。

    “这个多大了?”

    李启阳靠过去看了一眼,“17。”

    “哥,咱们会不会太不讲究了啊,这还没成年呢……”李晟睿蹙起漂亮的眉头,像是遇到烦心事的天使。

    李启阳挑眉,“等她过了18岁生日,这张照片才会出现在那些人面前。”

    “那齐晗呢?”李晟睿把女孩子的照片丢回那一堆凌乱的照片里,又拿起刊登着齐晗照片的简报,“哥,你不觉得他很……不一样吗?”

    “小睿,你没有忘记他就是害你在那个肮脏的少管所里待了三年的人吧?”李启阳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李彦辉的儿子聚众滋事,教唆杀人,指使强奸……三年少管所,都是因为李晟睿没有成年而已。李彦辉花了大价钱把这件事压了下来,没有见报。

    “当然记得。”

    李晟睿抬眉看向李启阳,“哥,你吃醋了?”

    他的脸上洋溢着纯粹又剔透的笑容,好像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使他愉快起来。

    徐川拿着列出来的几个工厂的资料,并没有什么异常。所有的厂子都是正规运营的,没有不良记录,珍珠粉的来源和用处,进量和用量也都没有任何出入。

    他抓了抓头发。

    放下的手机又拿了起来。

    “齐晗,哥们儿遇到坎儿了。”

    齐晗正在赶往宋喆工作地点的路上,“我先解决掉我这边的问题。六点局里见。”他挂断电话后,太阳穴处突然阵阵刺痛,这几起撞在一起的案件,到底是巧合,还是之间确实有什么联系……

    看不透的谜题,真相愈是朦胧,齐晗的神经就绷得愈紧,不让无辜者被陷害,不让有罪者逃脱,这一次真的能看清吗……齐晗不确定了,但是他必须要继续下去,李小菀现在在哪里,他必须找到她。

    “齐哥,你没事儿吧……?”

    怀光担忧地问道。

    齐晗的拇指紧压着突突跳着的额角。

    ?

    “晗哥,你可以做到的!别灰心。”

    “……你就这么信任我?”

    “当然,你可是我的老师啊!”

    “丫头,现在也就只有你还愿意相信我能破案了。”

    “那你不要让我失望嘛,好不好?”

    “好。”

    ?

    “齐哥……齐哥!你怎么了?”

    齐晗猛然惊醒,车子已经停了下来,怀光和开车的警员都担心地看着他,脊背上的冷汗打湿了他的t恤,他躲开了他们关心的目光。

    “啊……我没事,走吧。”

    罗笙是他说不出口,无法面对,压在心底的秘密。这些甜蜜的回忆是罗笙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唯一的痕迹了,却一想起,就觉得心如刀绞。

    宋喆的办公室干净整齐,似乎是预感到自己会离开一段时间似的。

    “他平时喜欢一个人待着?”他随手拉了一下写字台旁边的抽屉,是锁死的。

    “对的,这个人平时独来独往的,也不跟我们说话。总是冷着一张脸,像别人欠他钱了一样,”保安领班道,“还不是因为他身手比较好才留下来的,不然,就他那几天一个投诉的……谁还敢住在小区里……”

    齐晗问道,“你们有这个办公室的钥匙吗?”

    “没有。这些钥匙和锁都是宋喆自己装的。他这个人就是喜欢和别人不一样,难管得很啊,还旷了这么久的班,这回一定要辞退他……”

    齐晗沉吟片刻,“好,谢谢您的配合,我们自己在这边看就好,您去忙吧。”

    第七十五章 迷雾重重-->>(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沉吟片刻,“好,谢谢您的配合,我们自己在这边看就好,您去忙吧。”

    “有事随时叫我。”

    “齐哥,这没有钥匙,我们怎么查……”怀光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这,不太好吧,”他环顾四周,视线范围之内没有监控摄像头,“万一……”

    齐晗挑眉,“那还不给我打掩护?去门外站着去。”

    怀光刚走到门口,又被叫住了。

    “把你的包留下。”

    怀光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装材料的手包放到桌子上,“哥,那你快点儿啊……别被他们发现了……”怀光压低声音,不放心地嘱咐道。

    齐晗点点头。

    怀光关上了门,齐晗迅速地开始了手头的技术活儿。他鼓捣着手中的铁丝,钥匙口里响着咯啦咯啦的声音,锁扣咔嗒一声弹开了。

    齐晗拉开抽屉,抽屉里东西不多,齐晗依旧戴上了手套,才拿起里面放着的一本笔记本。

    这是一本日记类的记述,没有日期,但看得出是按照时间记录的。他翻看着,宋喆跟踪过很多女孩,根据他的记述,他跟踪过的女孩有穿着校服的,有一身ol装的,也有穿着杀马特风格的,他跟踪这些女孩,意淫她们和自己发生关系,满足自己变态又怯懦的**。

    但是本子里没有这些女孩后来的结局,也没有记录名字,所以齐晗想,还需要和局里接到的失踪报案做对比才能确认这些女孩的身份,和她们现在的情况。

    齐晗没有再找到其他有价值的证据,把笔记本装到包里,他重新关好了抽屉,才整理了一下衣服,拉开了房门。

    “齐哥,”

    “可以了。”齐晗把包塞进他的怀里。

    怀光感觉到了包里多了点什么,比之前的分量重了些。

    齐晗径直往前走去,怀光也赶紧跟上。

    徐川已经盯着摊在桌子上的几份材料有一会儿了。从齐晗说他那边还有事,过了几十分钟了,徐川试图用齐晗的方法思考,但是他依旧找不到这之间的关联。

    “徐川,看见齐晗了吗?”九哥在孟夏那边拿到了两起凶杀案的验尸报告,果然和齐晗判断的一样:杨柳堤死者在被挖出眼睛拔掉牙齿的时候,死者还具有生命体征。

    “噢,他说手头还有点事要处理,要一会儿才能回来。”

    九哥点点头。

    “哎九哥,”徐川突然抬起头,叫住了他。

    齐晗不在,这不还有一个现成的天才吗?

    “怎么?”

    “我们在排查可能成为第一现场,或者是凶手可能的工作地点的工厂,齐晗给我们的条件还不够继续筛查的……”

    九哥站了过去,和徐川一起垂眸看着这些工厂的材料。

    “……如果我是你,就多关注一下,”九哥挑出一份文件,“这个工厂。”

    徐川接过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看它隶属的集团:崴仑萨。之前的那一起案子,就发生在这个工厂旁边的远景湖畔,一个现在都没有办法查明身份的女孩儿被杀了。”

    “你觉得这两起案子之间有关联?”徐川试探着问道。

    “还不好说。但是这两起案子之间有几点相同之处,死者身份不明,都被抛尸,而且算是做得很干净,不同的,就只有死因和死法……如果这两起案子真的是同一个凶手所为,那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杀人如麻,心思缜密的凶手,也有可能,是一个有组织的杀人团伙……”

    “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两起案件之间有联系,”齐晗走进了办公室,“不过,崴仑萨集团里,一定有非法的生意和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那边有什么进展?”

    怀光把手包里的笔记本取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嫌疑人宋喆,是一个有跟踪偷窥癖的人,但是这上面没写他对那些女孩儿做了什么,我们只能先找到他,从他嘴里撬出真相,才能知道小菀在哪里。”

    齐晗叹了一口气,“我和怀光去过他的家里,没有人在家。这个人,消失了。”

    “也许他是有一个藏身之处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齐晗看着九哥,“宋喆在德州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有银行卡在酒店消费的记录,如果他确实是藏起来的,那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判断他会选择的藏身地点。”

    “宋喆有偷窥癖,喜欢黑暗,独处……”九哥复述着齐晗给他的侧写,“他的心理安全区内,有没有拥有废弃地下室的建筑?”

    “那片老城区一楼不住人,楼梯下的门内就是地下室,但是没有钥匙,我们没能进去。”

    九哥脸色沉郁,“那现在带着爆破组过去看看,分秒必争。”

    李晟睿托着腮,看着窗外渐渐深沉的夜色,“处理干净了吗?”

    “干净才无趣。”

    李启阳淡淡地笑着,“我怕他们跟不上我们的节奏,错过一场好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