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我是怕你笨
    九哥把马东越的资料,和这几起杀人案的材料一一摆在桌面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齐晗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只有徐川还有些茫然地拿了资料去看。过了半晌,这位队长也明白过来,“崴仑萨集团?”

    九哥点头,“我想这不是个巧合。”

    他和齐晗对视了一眼,“我记得几年前,德州有一个富二代,教唆一个小男孩儿杀害自己的亲生母亲,当时齐晗查到了关键性的证据,这个富二代为此进了少管所,因为还未成年,所以没有判处死刑。”

    “对,就是他,”齐晗看着屏幕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李晟睿。他父亲为了不让这个消息见报,可是花了大价钱。”

    “看来这小子是死性不改。”

    齐晗沉吟片刻,“这一次如果真的是他在幕后主使,就叫他有去无回。”

    “齐晗,我建议你不要再参与这几起案子的调查。”

    九哥这话一出,连徐川都怔了一下,“什么意思啊,咱们能查到现在,可有齐晗的大半功劳。”

    齐晗笑了笑,“九哥,你是在担心我?”

    九哥不买账,神情依旧严肃,“我觉得这个李晟睿不简单,就算他痛改前非,这件事也未免太巧合了。如果是栽赃陷害,手法太幼稚,可能性不大,那么马东越真正听命的人,只会是李晟睿和李启阳。这兄弟俩,出席任何场合都不带女伴,与其说洁身自好不近女色,我更相信是另有隐情。”

    “你觉得这兄弟情深其实是同性相吸?”齐晗有些惊讶。这件事是超出他预期的,李启阳在商战上的手段,和他对李晟睿的全力维护,确实很难只用兄弟情深来形容,只不过,齐晗还没有往同性恋这方面去想。

    九哥耸肩,似有几分无奈,“这只是我的感觉。”

    感觉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准得让人头皮发麻,但是有的时候,就可能使人误入歧途。

    九哥属于前者。

    他有惊人的洞察力和敏锐的直觉,但是执法者考虑的是证据,而不是直觉。如果不是齐晗反复印证了这种可怕的天赋,九哥早就离开了支队。

    “那咱们就去确认一下。”齐晗道。

    九哥不赞同地张张嘴,刚想说什么,齐晗就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你不要担心我,我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李启阳看着那辆路虎缓缓驶进崴仑萨集团的大门,唇边浮出了一个笑意。

    长毛地毯上铺着一张瑜伽垫,李晟睿阖着眼眸,做着深呼吸,拉伸着全身僵硬的肌肉,瘦长白净的脖颈拉出一个优美的弧线。

    “愿者上钩了。”

    李晟睿也浅浅地笑了一下,拉长了音调,“来之前不打电话通知,这应该不算是愿者上钩吧……我看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不管怎么样,他还不算是太笨。”李启阳身上的衬衣袖口翻起扣好,金色的纽扣精巧别致,手腕上的手表价格不菲。

    齐晗走到门口,刚要推门,玻璃门就从里面被拉开了。

    “齐警官,好久不见。”

    齐晗看着李启阳:衣冠禽兽。他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衣着得体精致,眼镜后的精光显得格外勾人心魄。

    “好久不见。”

    他心里却想着,不如不见。

    “哥,请贵客进来啊。”

    里面的声音懒洋洋的。

    李启阳脸上的笑容灵动起来,他侧身让出一条通路,齐晗和九哥走了进去。

    李晟睿不认识九哥,他仰躺在沙发里,眯着眼睛看了看他,然后目光又转回了齐晗身上。

    这一回,连齐晗都觉察到了异样。

    李晟睿的目光就像一条冰凉黏湿的毒蛇,在他身上蜿蜒缠绕,丝丝地吐着鲜红的蛇信子,藏着毒液的尖牙贴在他的喉咙上,随时就会要他的命。

    “晗哥,”

    李晟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紧身的瑜伽服显得有些松垮,露出胸前大片皮肤,不知道为什么,九哥居然想到了一个形容词:放荡。

    齐晗定在原地,这个称呼……这个称呼,李晟睿为什么会这么叫……

    “这么久了你都没来看看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李启阳看到齐晗向后退了半步,似乎李晟睿身上有什么难闻的味道似的,不由得冷冷地笑起来,只不过走到他们面前时,却还是那一副毫无破绽的笑颜,“小睿,齐警官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你不要随便开玩笑,引火上身。”

    他这话说得意有所指,齐晗和九哥都听明白了。

    “这火从来都是自己烧起来的。”

    李启阳眼睛里闪过一丝敌意,但还是保持着那个笑容,“这位是?”

    齐晗道,“我们支队顾问,九哥。”

    第七十七章 我是怕你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齐晗道,“我们支队顾问,九哥。”

    李晟睿挑挑眉头,无辜单纯,“你们支队还招编外人才啊?晗哥,我以为你这么厉害,根本就不需要别人帮助呢。”

    齐晗不理会他有意挑衅的语气,“我们过来是有事情想了解一下。”

    李晟睿绕到办公桌后,九哥注意到他的眼睛无意识地看了看书架上的某个位置,但是这个眼神有些过于刻意了。

    “马东越,是崴仑萨公司的员工吗?”齐晗装作没有觉察到李晟睿和九哥之间的眼神互动。

    “是啊,”李晟睿点了点头,“我记得他是工厂里的吧……”

    齐晗突然笑了一下,李晟睿有点儿发懵,“晗哥,你笑什么?”

    “我笑崴仑萨集团董事长真的是关心员工,就我所知,马东越只是一个工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别的机会露脸,应该是默默无闻的吧?”

    “齐警官,还真被你猜对了,”李启阳迅速地答道,“有一次我们的车突然抛锚,就是这个马东越给我们修好了车子。”

    齐晗的目光转向了李启阳,“哦,原来是这样,”他垂眸笑着,“我还以为马东越是靠其他什么能力得到董事长的青睐的……”

    “怎么会呢,小睿也很忙,哪有空儿去接触这些事情呢?”李启阳笑道。

    九哥听着他们的对话,随意地向书架边走去。既然李晟睿想让他发现点儿什么,骂那他就将计就计好了。看看这个家伙能耍出什么花样,心里早有界定为好。

    李晟睿果然向他这边看过来,但很快收回了目光,“晗哥,你提到他是出了什么事吗?”

    齐晗从笔记本里拿出几张照片,李启阳上前一步,接了过来。

    齐晗微微惊讶,但却说了句谢谢。

    李晟睿看着照片,脸上惊讶之色溢于言表,“他死了?”

    齐晗看着他,“你刚刚做了瑜伽,因为早上你吃了牛排,牛排热量过高,你觉得自己的胃里很胀,体重似乎平白地多了几斤。”

    李晟睿喉结微微地动了一下。

    齐晗笑了,“你知道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人的表情是不会说谎的,真正的惊讶稍纵即逝。你刚才的表演太过了,现在的惊讶才是真的。”

    李晟睿的表情有些难看,“你有证据吗?”

    齐晗挑眉,“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你怎么急着为自己辩驳呢?还是你已经是在承认,自己和马东越的死有什么关联?”

    “齐警官误会了,”李启阳插言道,“小睿只是想起曾经的事了。”

    “这么说,”齐晗歪着头,“还是我的错了?”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九哥从书架上拿下了一个本子,里面贴着满满的剪报,他眼角余光看到李晟睿故作恐惧,实则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不由得说道,“没看出来,董事长这么有爱心,资助了这么多女童。”

    果然齐晗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到九哥手里的本子上。

    李晟睿站了起来,“是啊,当初多亏了晗哥提点,让我悬崖勒马,改邪归正。”

    九哥点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看来董事长是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他突然一转话头,“不过,这个本子我要带回去再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正如齐晗说的,真正的惊讶会一闪即逝。

    “……没问题。”

    齐晗站了起来,“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改天再来拜访。”

    九哥不愿意和这对兄弟再多说一个字,先出去了。

    李晟睿送齐晗到门口,“晗哥,我留给你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

    齐晗笑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东西留给我?”

    李晟睿眨眨眼睛,仿佛他们也是关系亲密的兄弟,那张好看的嘴唇贴近齐晗耳边,轻启,

    “我是怕你笨。”

    齐晗泰然自若,“那还真是多谢提点了。”

    九哥翻开本子,“李晟睿一开始故意让我找到这个本子,是为了岔开话题,也是为了让我们意识到,他已经不是当初会做出那些事的人了,但是,后来他却对我要把本子带回去的提议很意外,显然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重要信息的。”

    齐晗没有说话,九哥问道,“怎么了?”

    “不管李晟睿和李启阳是什么关系,我都可以确定,这个李启阳绝对不简单……真是奇怪,当初我怎么没有注意到他呢?”

    齐晗思索着。

    “已经可以确定了吧,”九哥道,“人是他们杀的。”

    “还不确定的是,他们只涉及这几起杀人案,还是其他不该做的买卖也掺了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